上帝真tm是个天才,关于女权主义

图片 1

前段时间,一篇《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文章引发网络大讨论,许多女性朋友觉得文章写得很好,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男性朋友们也不甘示弱,也有许多人士奋起反击。

女权(性)主义

在说事情之前还是先让我们看下《闻香识女人》这段经典的飞机上对话:

少谈些男权社会,少抱怨些男女不平等,这一次,让我们关注女性自身的塑造。现代女性如何实现“自救”?APEC女性领袖峰会举行期间,听“新华国际”特邀嘉宾、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洪晃如何解读中国女性问题,也许更具启发。

我在微信上关注了一个叫“菁城子”的人,前几天,他在文章中披露了一封女性读者的来信。其中提到,她支持计划生育,理由是独生子女家庭的女孩子也能被给予厚望,这真正提高了女生在家庭中的地位,“如果不是计划生育,在这个有着四千余年厚重农业思维的国度,女生的好日子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也有可能永远都不会来。我只能说对于死于计生的无辜女孩说抱歉,每一个幸福的女生背后就有另一个灵魂死去。这当然很不幸,但是对我而言,我感谢计生。因为它从父权手中夺了一点资源给我们,它让重男轻女的思想变得不再重要。”

今天,我想谈谈女权主义


*女人,能怎么说呢?谁创造她们的?上帝真TMD是天才. 秀发,秀发是最重要的部分.有没有把鼻子埋在云鬓中,然后希望就此睡去的经验?还有香唇,轻轻黏上你就像越过沙漠后喝下的第一口美酒.乳房,大的小的,乳头瞪着你像秘密探照灯.还有腿,不管符不合符合黄金分割比例,那两腿中间,是前往天堂的通行证 。***

【中国女性被商业严重物化】

引号中的内容是原文引用。看完这段话后,心里拔凉拔凉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有同样的想法,如此自私的心灵我不知道该怪罪家庭教育的失败还是社会环境的“熏陶”。但上面这位女生所主张的显然不是女权主义,尽管她没有说这是女权主义,不过这倒让我想起了“女权主义”。

作为一个外语学院的学生,我们的生活与社交圈子几乎是被女性所占领的,所以我们更注重女性的权利,关注男女平等。

对待这段话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把女人看成玩物,一种是把女人看成尤物。这两种人都是女权主义的倡导者,那很显然易见地是,更喜欢第二种。

洪晃认为,目前中国女性被严重“物化”,这已经成为中国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一个导演必须是美女导演,一个作家必须是美女作家。这个‘美’听起来是褒义,但实际上是把职业的成分淡化了,而强调女性的外表和性别。但中国女性似乎并不拒绝这种‘赞美’,甚至连女性也流行互称‘美女’。”

严格来说,女权主义应该叫做男女平权主义更合适,这也应该是“女权主义”的初衷。因为字面上的理解很容易望文生义,很容易理解成为女性争权利,却忽略了男性的权利。在男权社会中为女性争取权利当然没错,但一些“女权主义”举动却往往走错了道。

而我对女权主义的了解,只限于老师课堂所讲以及周围女权主义者的影响。准确的来说,我不是一个女权(女性)主义者。但是,可以勉强算一个女性(女权)主义者,我对女权主义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平时在生活学习中对于有关男女平等的话题也比较敏感。

在写这篇文章前,我已斟酌好久,如何以一个平和心态去讨论这个问题,而不是站在另一个说法的完全对立面。随着个体的思想成熟以及社会的社会形态变化,身边也越来越多的人来倡导女权主义,这没有问题,不仅女性需要关注这个问题,男性也同样如此。

“我不认为大家是恶意的,但这种行为潜移默化得让女性似乎成为一种商品,这是非常可怕的,”她说。

毋庸置疑的是,女性在中国古代的地位低于男性(尽管有个别特殊时期,但可忽略不计),女性被教导要“三从四德”,而且存在对女性种种不合理的生理摧残,比如南宋以后,女性在男权社会的病态审美下,被要求裹脚,不仅如此,还赋予裹脚道德上的意义,裹脚久了之后,女性也竟然适应,竟至于后来很多女性不愿意放弃裹脚。大学者辜鸿铭就喜欢小脚女人,他甚至还需要妻子的小脚来激发写作灵感。可见社会男权压力下的强制不仅极大摧残了女性的生理,还禁锢了女性的精神,而显然后者的影响却更为深远。

我认为,现在的社会依然没有真正实现男女平等,这依旧是一个男权社会。毕竟,从人类历史来说,母系氏族存在的时间很短,比起父系氏族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来,女权主义的崛起以及女权运动的兴起,都在促使这个社会重新认识到女性。女性也是独立完整的人,和男性一样,拥有着不可剥夺的人权,不容侵犯的人格。在这个社会,女性和男性一样是不可或缺的,理应和男性享受平等的权利和地位。

女权主义:追求的是男女的性别平等,权利平等,前提是互相尊重。

近年来,商业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女性越来越关注外表,美女也似乎在职场上更容易成功,这无形中为女性带来了许多压力。洪晃认为,这是女人自己给自己徒增的烦恼,怪不了男人。

到了近现代以后,尤其是民国时代,在知识分子精英阶层中还是培养除了一批独立的女性,优雅而有个性,在那个时代孕育出来的女性精英,你会发现一种别样的气质,不管是宋美龄、杨绛、齐邦媛等,闪耀着人性优雅的一面。

然而,我们的爷爷辈甚至很多父亲辈的人依旧持有强烈的男权至上观。他们认为,自古以来,都是男子外出赚钱养家,女子在家劳作,为男人生儿育女。女子其实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凡事都应该听男人的,这就是所谓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由此可见,传统观念对他们的影响扎根骨髓,既然是即使遗留问题,我们就不能对他们过于苛责。

每当发生一件牵扯到男女之间的问题,网上就像是一种战争。除了少部分人理性的分析,更多的是漫天女性的飞扬跋扈,狂踩男人,随后就是男人的横行霸道,贬低女人。这只是刚开始,随后就开始越扯越多,男人瞧不起女人,女人一定要“独立”这种,后来又被抓住几个点,过几天所有的鸡汤文反鸡汤文全部出来了,一边是要求女人一定要去争去抢,实力打一波鸡血。另一边是将女性物化,来安慰一部分男人。

“并不是每一个人生下来就是美女,这需要我们女性实现自救。“女性必须认识到,女性拥有独立的事业和技能才更重要,而不是把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全花在对自己的包装上。”

让我们把视角拉回到当代,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当我们谈论“女权主义”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女权主义争取属于女性的权利固然没错,但矫枉过正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在我看来,真正的女权主义至少需要避免以下三个方面。

但是,新时代来临,从男女同入学堂再到呼吁尊重女性,男女平权,我们可以看到社会正在进步,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未来的一代人不再会被传统观念所束缚,不会再对女性持有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视。未来,会是一个更平等、更自由、更和谐的社会。

我也曾思考过为什么处理问题大家都喜欢站在对立面来反驳对方,中国式的女权主义有些确实是很奇怪的。举个例子:当一个男人出轨的时候,如果这个女的跟男的一刀两断,就会有一部分跑上来说为了家庭如何,如果这事选择了原谅,就是太软弱无能这种话了。真正的你会发现,说这些话的大部分还是女人。前者为了站在社会道德的制高点,贤惠持家来绑架劝说,后者是源于自卑的愤怒。说到底,放不过女人的还是她们自己。是不尊重自己的表现。

【“剩女”这个词太“混蛋”】

一是完全不顾生理上的差异,而强调男女两性的一致。这种倾向在新中国建立后的三十年达到高峰。那时宣扬妇女撑起半边天,在一些农村破旧的土墙依稀还存在着那时的宣传标语与图画,这种极端完全压制了女性不同于男性气质的一面,比如女性在力量上自然比不过男性,然而在那个时代,我们经常可以见到女性发挥出男性的力量,有些女子挑重物完全不在男性之下,今日女子若看见了,必定大吃一惊,哪有今日这般娇柔;强调生理上的无差别自然也就将性深深隐藏起来,有关于性的一切暗示都是不被允许的,女性天然的柔态不允许被展示,因为那将被视为娇柔,吃不得苦,作为无产阶级的女子吃苦当然不在话下。因此,你会看见几乎所有的女性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女性的曲线被视为一种罪恶,易中天曾说,那是一个对性饥渴的年代。当男女生理之别被抹平,这是否意味着男女平等?当然不是,一切强制都与“善”背道而驰,生理上无差异化是通过极权主义之手暂时压制住了男权社会的意识形态,况且那时的男权意识依旧非常重,家庭依旧是男人说了算,只不过国家幽灵直接一竿子插到底,实现了对个人的直接控制。


读到这里,男的不要笑,男人也一样。

说到中国剩女的话题,洪晃直接表态:“这个词太混蛋了!”她认为,整个社会,特别是女性,应该公开反对“剩女”等侮辱女性的词汇。她同时呼吁中国媒体应禁用“剩女”这类词汇,因为大众已经“把它作为一个标签,贴在了中国最优秀的女性群体身上”。

二是更加驱逐物质上的利益,更加喜欢自己所拥有的筹码,以此获得在男权社会中的发言权。这与古代中国女子相比,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建国后的三十年成功实现了对女性魅力的压制,但终究在改革开放之后没能压制住,当一个旧世界的体系被彻底摧毁,而新的价值体系尚未建立之时,最容易出现欲望的横流。这种欲望便是女性终于获得了展示自己身体的权利后,却将自己逐渐物化。没错,虽然现在依旧是男权社会,但女性地位却大为提高,而且是实质性的提高,如今的女性可以有自己的发言权,甚至在今天的校园中还出现了“阴盛阳衰”的论调,这种论调在我读中学的时候造就被提出了,仿佛男性变得更加女性化了。女性如今在婚姻中也有更多的自主发言权,虽然很多家庭依然面临父辈们的淫威,但自主空间终究是大多了,与古时的包办婚姻自然不能比,一些女子在婚姻中也更自信,也更有条件讨价还价,这些都是好的一面。然而,当我们将社会发展的显微镜仔细考察这些现象时,你就会发现,很多女性离真正的女权主义还差得远。

接下来,我来具体介绍一下女权主义。

许多男性受不了女方学历比自己高,工资比自己高,或者无法忍受不是男主外女主内这种情况,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俗称:直男癌 )。其实也是因为一些社会的标签,让男人误以为坚强就是不流眼泪,自信就是死撑着面子不寻求帮助,成熟有时候只是单纯地给予了他们犯错的勇气与借口,而不是勇于承担其后果。越是不尊重自己的男人,才会越物化女性,来欺骗自己得到安慰。

“我们把女性的经济力量开发出来了,但没有把女权意识引进中国,”洪晃说,每一位女性都是社会的一分子,都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利,“不能因为一个女孩子35岁,身边没有一个男人,就被当成剩女”。

这种物化甚至是很多女性朋友自己也可能没有注意到的,在对爱情渴望的绝望后,很多女性更加付诸于物质方面,实际上也就是将自己明码标价,进行一种婚姻交易,虽然渴望爱情,但似乎在看透之后更为现实,更为看重“稳妥”的婚姻,这似乎滑向了另一个极端。当很多女性在选择未来老公时,物质上的东西成为首选,在物欲化的时代,其实不管女性也好,男性也好,似乎进入了弗洛姆所说的“缺乏爱的能力”的时代,虽然古代的强制婚姻也大多为物质或权力所驱动,但现代社会的婚姻由于失去了有形枷锁,却套上了无形枷锁,这种枷锁甚至让人觉得感觉良好,因为这很容易让人感觉到“我是自由的”。正如卢梭那句话所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种隐形的枷锁似乎更具破坏性,因为人往往意识不到。表面上看来女性提高了自己的地位,但却真正失去了精神的独立,当然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又称为女性主义。一般意义的女权主义者倡导的是男女平等,积极维护女性的权利,并由此发起一些运动,发表一些言论等。

我们本没有必要来用社会的标签来标榜自己,贤妻良母,成熟坚强,不是用来粉碎幸福的武器,若不幸福,离去变好。只有互相尊重,尊重自己,才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才会根本地解决男女一些问题。男主外主内?女负责貌美如花还是赚钱养家?两个人在一起幸福,管那么多闲人用社会标签说自己干什么。

洪晃说,许多男人都认为女权主义就是要推倒男性,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读。“首先要搞清楚,女权主义的‘利’不是力量的‘力’,而是利益的‘利’,女性追求自己的利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上面都不是我们想要的女权主义,当然那种为了女性的地位提高,而极尽贬损男人之能事的,就更不值一驳,这种矫枉过正过度的“女权主义”相信很多女性也会对之嗤之以鼻,这将导致“正义”矫正过度,比如我们平常会听到,“男人平常怎样怎样,女人要踩在男人头上翻身等等”,当然这其实也是一种悲哀,反映出女性在男权社会的压抑之下,尤其在男权社会价值观念的压抑之下所作出的反抗,这自然是值得同情的。

以下是我在百度词条里找到的解释:

女权主义:不是舍弃女人独有的特质让自己成为男人。

女性如何争取权利?她认为,首先应该培养起争取权利的意识或思维。比如,对一个作家而言,他人有权批评她的作品,但无权对她本人进行人身攻击。“作为一个女性作家,这是你最起码且应该要求的事情。”

关于女权主义,我们所知道的最著名的那句名言是萨特的终身情侣——波伏娃所说的,“女人是被塑造出来的。”这话是没错的,女人是被社会及其道德塑造的产物,古代有对女子的裹脚的要求并赋予审美与道德意义,现代虽然没有裹脚,但很多人却沦为物化观念的奴隶,这种提现就是身体的物化,以前是羞于展示身体,现在很多却是通过展示身体魅力来获取资本,比如现代的高跟鞋与女性胸罩,其实是男性审美道德下的产物,以前在一篇文章中读到,很多女性在下班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脱掉自己的胸罩与高跟鞋,因为它如此让人不舒服。但反观男性,却没有这方面的限制,而胸罩的发明就是为了让女性保持良好的胸型。但奇怪的是,女性欣然接受了这些限制,并且赞同男性的审美,鲁迅说,“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就像古代妇女裹脚一般,最后要她不裹脚还要死要活,这种深层次的摧残不可谓不深。

    女权主义(女权运动、女性主义)是指主要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妇女的权利、利益与议题。女性主义理论的目的在于了解不平等的本质以及着重在性别政治、权力关系与性意识之上。女性主义政治行动则挑战诸如生育权、堕胎权、受教育权、家庭暴力、产假、薪资平等、选举权、代表权、性骚扰、性别歧视与性暴力等等的议题。女性主义探究的主题则包括歧视、刻板印象、物化、身体、家务分配、压迫与父权。女性主义的观念基础是认为,现时的社会建立于一个男性被给予了比女性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之上。现代女性主义理论主要、但并非完全地出自于西方的中产阶级学术界。

每次一听到有女的上来就非要跟男人比个高低的人,心里总是莫名的压抑,我很反感去争什么,特别是争一些在我看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同性之间也有差异,比如性格,气质等等,异性之间还存在一定的生理差异呢,没有必要去为了跟男人较真然后把自己过得像个男人甚至去鄙视女性可以独有的特质。当今很流行“女汉子”这样的叫法,其实她们不是真的是汉子,而是因为她们被逼无奈,把生活的压力扛在了一个人肩上,我更愿意叫她们强人,而不是汉子,她们并没有失去女人的独有的特质。

“你不尊重我,你就给我滚一边儿去”,洪晃说,“我觉得女人如果连这点儿意识都不具备的话,你说男人应该怎样对你?你自己有多low,他就会有多low。”

女权主义自然要避免男性为女性设下的角色圈套。但很不幸的是,这似乎成为一种司空见怪的现象,当一些女性在事业上或者个性方面已经大放异彩,却依旧受到男权思维下的角色代入影响,比如,很多女性即使在事业上很成功,却依旧坚信成家后要听老公的,坚信带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女性带孩子说错的,我只是想表达一种观点,当女性自觉跳入了男权思维中之时,女性就真正被角色化了,就会真正应了那句话,“女人应该要像个女人。”但这不过是男权社会中被男人塑造出来的,它是一种环境的产物,也是一种文化的产物。否则,女性独有表面上的地位,精神人格却不独立。

来自百度

努力是用来提高自己实力的,而不是提升戾气的。

洪晃提到,不管是受传统思想还是现代社会价值观念的影响,中国男性确实有一些自身的问题,但中国女人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自己如何看待自己。“不管男女,你得首先学会尊重女性。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评价一个女人的人生,包括她的腿和胸。”

“女人要像个女人”,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就好像“男人要像个男人,要有男子气概。”这句话往往被很多人误解。女人要像个女人很多时候确实是指女人完全被道德束缚,符合男性审美,但女人有时确乎要像女人,这指的是基于生理上的差异,女性之柔弱作为天生的气质自然与男性不同,当我们在尊重这种天然的差异时,若女性把女性的魅力贯穿于人格之中,由内而外散发优雅的女性气质,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应该要像个女人,而不是在外在男权压制下,强制女人要做家务、要会这会那,这其实完全八竿子不着边;同样男人也要像个男人,男人的雄性气质有着其自然的魅力,倘若像个娘炮,这不仅与自然生理相去甚远,也不符合其天然的精神气质,同样,这里的男人要像个男人,自然是一种懂得尊重女性,有着良善的价值关怀、人格独立兼之男性,动不动就具备攻击性,或者暴力倾向,或者其他有违基本人性的举动,都是对这句话的亵渎。我不知道我表达够清楚了没?

其次,妇女解放运动至今为止主要分为的三个阶段:两性平等;两性平权;两性同格。具体如下:

我一向喜欢跟阳光努力上进的人在一起,很温暖,很有能量,让你想变得更好。但不喜欢为了努力非要把自己装成强者的人,自私,无趣,没有同情心,让人避而远之。现在社会,总是有许多女孩子凶巴巴的,不知道是仪仗男孩子不会跟他们计较,还是不会动手,就对他们动手动脚的,,还有些女孩子很吵,一说话就带着刺,很冲。对待同一个问题,努力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一种是证明自己不输给别人。这是两个心境,前者是自由的,后者不是。放到男女问题上,一种是为了让自己更优秀,一种是让自己不输给男人。前者保留着女人的特质,让人欣赏她是努力的女人,后者扔掉了女人的特质,只会招人厌恶。成为了女尊或者纯粹的女强主义。

“女性若不为自己发声,这个世界是不会公平的。”图片 2

女权主义真的应该要改成男女平权主义。真正的女权主义应该是女性符合生理特性上,建立在生理差距上的一种平等,他不应该被男性定义,同时也不是滑向另一个极端。它不是被压抑的产物,也不是矫枉过正的产物。女性走出有形的牢笼,却步入无形的牢笼,人格不独立,则无女权主义可言。女性的价值观不应被固化,迎合男性社会。真正的女权主义是尊重女性独立基础之上的女性选择。话是这么说,可是能有多少女性做到呢?这表面上要求很高,实际上却是最基本的人性,它并不难做到,若觉得很难做到是因为角色代入太久了或者深陷其中身不由己,摆脱不了了。

两性平等

想要实现女权主义,就是给予自由而不是双标准

【从不提倡“色”消费】

:

19世纪末是妇女解放运动的第一次浪潮,争论的焦点是要求性别包括男女之间的生命全历程平等,也就是两性的平等,也要求公民权、政治权利,反对贵族特权。反对一妻多夫、一夫多妻,强调男女在智力上和能力上是没有区别的。最重要的目标是要争取家庭劳动与社会劳动等价、政治权利同值,往往被称作“女权运动”。

就用最出名,在我看来背了无数骂名的潘金莲来说吧。男人追求性,顶多被说成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女人追求性,就成了骚浪贱等不雅的侮辱贬义。这是最典型的一个问题,也是中国根深蒂固的一个观点,就是男人总是可以被原谅是因为男人的社会标签没有忠贞,而女人却有。

洪晃表示,自己从不提倡任何形式的“色消费”。

两性平权

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关于男性主内的问题。女人主内,会被说成妇道,顶多说个进入了爱情的牢狱,男人主内,就成了不成器,懦夫等恶意的谴责指骂。这是因为我们都有一个观念是,男人的成功社会给予的标签是赚钱的能力,而不是如何维持事业与家庭的和谐。

她认为,在生活中,无论是恋爱还是性,最有意义的部分就是争取对方的喜欢。“这是最有意思的部分,很多人却把这部分跳过。拿钱买,太low了。”

女性主义的第二次浪潮从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开始。人们认为,第二次妇女解放运动最早也起源于美国。这次运动一直持续到80年代。其基调是要强调两性间分工的自然性并消除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要求忽略把两性的差别看成是在两性社会关系中,女性附属于男性的基础的观点。要求分领域对相应适可公众开放,等等。

这种双标准,源于我们经常受到的文化,社会的舆论导向。所以,想要获得自由,首先要独立,思想独立,不去为了适应社会而依附于社会思想。这样在对待男女的问题上,才不会出现人云亦云,才不会出现双标准的情况。

“我认为,在任何社会里,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尊严。不管是消费男性还是女性,都是剥夺被消费人的尊严,而当你用自己的魅力或幽默去争取一个人时,这是人生的快乐,也是对他的尊重。”

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带来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对于性别研究,女性主义的学术研究兴起。因此,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女性主义流派。人们在父权意识形态中形成的概念使得他们从男权的角度来描述这个世界,并且把这种描述混同于真理,认为是天经地义的。而女权主义者对这些人们习以为常的概念提出了挑战。尽管流派众多,但基本点是争取两性寿终平权,彻底消除女性受歧视剥削压迫乃至误对(Abusement)的坏状况。

尊重女权,而不是成为一个女尊或是精致利己主义。

“把谈恋爱的过程省去,你是有多……(此处省略两个字,看自动脑补)。”

妇女解放运动

女权的本质是男女平等,是在同样的角度被同样对待,而不是站在对立面。所以女尊就像大男子主义( 俗称:直男癌 )一样,一旦两性之间形成了这种对立关系,而不是共同相互平衡,会出现很多问题的,最直接的就是女尊总是高傲地接受异性的好,站在一个高度来指点江山。

【怕没男人喜欢,我们一直在退】

两性同格

真正的女权并不是不劳而获,所以最可恨的是精致利己主义者,她们一边享受着男人的赚钱养家,又一边拥护着女权主义追求自己的诗和远方为自己无所事事找借口。正是因为有这批人在一直呼吁着女权主义,才会造成一些误会,才会更容易物化女性。她们一直打着女权的口号,追求享受着物质生活,好像过着贵族的生活,要有贵族的待遇,但实际上不论是品行甚至思想,都没有达到当代女性的独立。反而一直愤愤不平地咆哮在各个角落。

在生活中,当你说自己是一个女性主义者,男人通常会躲开,会表示:这个女人我hold不住。在职场上,工作能力强的女人又被标榜“强势”,所以许多女性害怕自由表达自己,“怕没男人喜欢我们,我们一直在退”。

提议女性自尊自省自爱自觉自理自治,要求男性辅助女性摆脱蒙昧和压制,走向等位同格。

真正的女权是需要两性共同努力的

但是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不论男女,都应该鼓励彼此争取自己合理的权利。


当有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首先把男人或者女人当成了一个个体,其次才是性别。比如对待同一份工作,在同样的能力下应该拥有同样的权利与机遇,而不是更偏向于男性。(对于有些工作为什么偏爱男性的问题,因为男性不用生孩子,晚上加班了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可以更好地压榨劳动力。同样有些工作又很适合女性去做。关于工作的独特性客观性我觉得不应该牵扯到女权问题。如果一份工作男女都可兼任的情况下且能力相同,另当别论)

洪晃说,长期以来,中国女性太习惯“过得去”,有太多女性为了“过得去”,强迫自己包容一切。

然后,是关于女性主义不同的流派 

有一天走在路上,看着奶爸在喂孩子奶,给孩子换尿布,妻子在外奔波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加细致地更加用心地去体会男性的温柔与女性的刚强,话是用来守住幸福传播幸福的,而不是用来打碎它的。要想批评人时,咬住舌头,要想赞美人时,高声表达。(来自《羊皮卷》)

小编认为,去掉一个“女”字,从“人”出发,从人最基本的自尊、自爱的人性出发,或许,中国的女权主义才刚刚起步。

自由主义流派和马克思主义流派是较早期的流派,以后出现了激进主义流派和解构主义流派。

竟然男女最原始单纯的关系,就是相互的尊重欣赏。犹如这位绅士讲的秀发,香唇,乳房,以及那两腿之间的神秘花园。这些听上去就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一种浓浓的宠爱欣赏情感,外加如此的香艳意景将女性独有的特质描绘了出来。世间竟然有如此尤物,怎能不让人如此感叹道:

【洪晃寄语:年轻女性如何面对他人对自己情感生活的质疑】

这里我主要介绍一下自由女性主义和激进女性主义。

上帝真TMD是个天才!!!

洪晃提醒,首先,女性要学会跟父母讲道理,告诉他们,需要得到他们的理解,这是女性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才能解决。只有父母才是唯一需要女性去耐心解释的人,其他人,都可以回绝,这不关他们的事儿。

自由女性主义

在时间上是所有女性主义的流派的起点,在理论上也是其他各派的出发点或修正和改造的对象。其批判对象主要是法律上、形式上的不平等,所以批判力非常有限,改革诉求也显得过于温和。

内容

十八世纪欧洲女性者因为新资产阶级男人反抗君权的启发而开始质疑男权的神圣性。自由主义崇尚理性,主张人之为人是因为具有推理能力,而非因徒具人之形体,所有人在接受教育以后都具备同等的理性,故应平等对待。而且强调人性不分性别,女人亦具有理性思辩能力,男女不平等是习俗以及两性差别教育造成的,为了消弭人为不平等,应给予女性同质的教育;同时由于在兴趣、才能方面个人差异远大于性别差异,女性应有充分和平等的机会作选择,以便人尽其才,为社会提供更充沛的人力资源,提高竞争力,此外,法律应不分性别,男女一视同仁。妇女运动在七零和八零年代深受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的影响,如“先做人,再做男人或女人”,“人尽其才”,及反对妇女保障名额、修改法律中的性别歧视等主张都十足展现追求平等的精神。

“我们许多人不懂得划界限,但是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自我界限(personal boundary),当再有人问你,怎么还不谈恋爱或不结婚时,你应该清楚的告诉他,这是我的私事,请不要随便评论。因为这是一个界限问题,这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的问题。”

激进女性主义

诞生于60年代末、70年代初,主要的发源地是纽约与波士顿。它是从男性新左派(New Left)的阵营里发展出来的。当时一些投身民权运动的进步妇女在运动里得到次等待遇,他们被男同志视为低下者、服侍者、性对象,也争取不到发言权,因而在愤怒、幻灭之余弃绝新左派而独立出来。他们使用“激进(或基进)”(radical)一词,主要取其语源上的“根”(root)的意义。他们主张妇女的受压迫是所有其他种族的、经济的、政治的等等压迫的枝桠。是以“激进”一词,一方面系指较新左派更根本的革命立场,另一方面也暗示较自由派女性主义更广泛、深入的进步性。

激进女性主义的重点:主张女人所受的压迫是最古老、最深刻的剥削形式,且是一切压迫的基础,并企图找出妇女摆脱压迫的途径。他所谈论的议题多与女人有切身关系,包括性别角色、爱情、婚姻、家庭、生育、母亲角色、色情、强暴,乃至女人的身体、心理等,处处都直接触及了女人的身心,发出了女人最赤裸的声音。

还有,现代社会对女性主义持有不同的态度和评价,以下是关于女性主义批评的介绍:

女性主义批评,作为一种文本批评或话语批评的时尚,则迟至1960年末的政治动荡时期才在西方出现。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初,当代女性主义批评的启蒙者之一,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就已经注意到,在主流话语中缺乏妇女的声音,大部分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其实都只是说着男性作家要她们说的话,做着男性作家要她们做的事。法国女性主义思想家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于1949年提出“人造女性”(即女性是人为建构的)的著名论点,催生了一批女性主义批评家,后者开始关注大众传媒如何与父权制“合谋”建构一个软弱无能的小女人,这些话语批评家相信,对父权制度的批评不能离开对父权制话语的批评。

Virginia Woolf

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

Woolf 被认为是早期的女性主义作家,她的"A room of my own"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作品。她曾讲述了作为一个女作家的艰难与益处。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幸运的是,在她以前,已经有很多女作家为她扫清了阻碍女性前进与发展的绊脚石。不幸的是,现在依旧还存在很多障碍,悲哀的是,这障碍不仅来自于男性,也来自于女性自身,她们不但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受压迫的,反而无尽地嘲笑排挤那些为解放女性而奋斗的人们。

她还提到,在女性追求自由的过程中,阻碍最少的职业就是作家。虽然,女性依然要遵守男权社会的制度,不能自由自在地发表言论,但是相对而言,作为一个作家成本低(只需要一只笔,一张纸就够了),不用依赖于男性,也不用受男女生理机制不同的限制,也基本不用担心被社会批评和拒绝。然而,女性想要实现真正的自由,还需要拥有自己的房间。女性只有有能力支撑自己的生活,不再依赖男性,进而才有追求理想的资本,最后才能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进行自由的思考,自由的生活。

显而易见,伍尔芙拥有着超前的思想意识以及预知未来的能力,她是那个时代的先锋,也依然是这个时代的引领者。她的作品才是真正的经典,永不过时,愈久愈醇。


然而,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对女权主义存在偏见。这里有10个对女权主义的错误认识:

现代女性所获得的平等自由权其实得益于女权主义运动

女权主义其实是认可男女差异的,认可优秀传统的

这只是女大学生发起的一个追求女性自由的运动

女权主义者分为不同的流派

只是少数,并非主流

无知的认识

女权只是追求男女平等!!!

追求男女平等应该是全人类的目标,不分男女

女权主义者并不是盲目的,她们讲求公平公正

女权主义侧重于两性平等,女性自由也算一方面,但并不能代表自由主义

最后

我想说,请以公正的眼光看待女权主义,请尊重女性,支持两性平等。谢谢!

“就像是一个男人不能直接冲着你说‘你的胸不错’,一个道理。”

所以,她强调,女性没有义务回答同事、朋友、同学、老师这些个人问题,而是应该告诉他们,他们这样问不礼貌。

“你必须要有这样的回应。不然你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你心里只会越来越不舒服,到最后你就只能选择自我的否定与放弃。”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帝真tm是个天才,关于女权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