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發現妻子竟然,冬天的雪花膏

一對夫妻结婚20多年,要協議離婚.

因為備考空降出的考試假,連續兩天和舍友早早起床去梅州的所謂旅遊景點遊玩。想想來這個地方一年多了,自己竟然連一個景點都沒有去遊玩過,說來也不免覺得自己太low,總得去看看吧,不枉說在這個城市裡讀大學。因為景點都是終點站,所以意外地可以坐在公車上隨著不同的人遇見不一樣的大街小巷。

Eighty-first、漫長的一天一夜

原因是自從结婚以來兩人争吵不斷,老是意見不合.

1路車上人很多,特別是老人,每個站點都會上來幾個白髮蒼蒼抑或顫顫巍巍的老人,機器響起的“老年卡”聲似乎就沒停止過。坐在最後排的我和舍友開心地聊著,這時前面的座位已經基本被空出來給老人們坐了,可依然還有兩位老人擠了上來,我和舍友站起來讓他們過來這邊坐下,和其中一個老奶奶擦肩而過時我突然聞到了她身上一股很熟悉的味道,那是雪花膏的味道。我曾經以為雪花膏只是我們那個地方擁有的東西,至少,那種味道會是我們特有的,現在才發現,原來不是這樣的。我猛地吸了一口氣,欸,確實就是這種味道啊。也許每個老人身上雪花膏的味道都能想唸起自己家的奶奶吧。於是我真的霎時很想很想,很想我的奶奶。

門關了,我就呆呆地站在原地,眼淚無聲地流了下來。

個性上南轅北轍非常不和諧,要不是為了孩子着想,早就勞燕分飛了。

因為在外地讀大學的原因,所以近一年多和奶奶見面的機會驟減。大一時還能堅持每個星期打個電話給她,今年以來似乎也沒有那麼頻繁了,也許是因為忙,也許是因為漸漸沒有那麼上心?總之,想起來的時候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過她的聲音了。記憶中的奶奶,胖胖的,很可愛,總是笑嘻嘻特別快樂的樣子,我外公總說我奶奶是好命,面相上就看得出她命里有福。奶奶很疼我,從小到現在,哪怕有了弟弟有了妹妹,三個人里她依然最疼我,以至於其他人偶爾會抱怨奶奶太偏心。當然年少的我也想不明白如此不合常理的問題,我經常會想為何奶奶那麼疼愛我,因為在我的思維中,最應該被疼愛的那個人一定是最小的最值得保護的,而我,一個對00後來說已經老去,時常被叫做“阿姨”的大齡姐姐,真的還是那個可以被偏愛的人嗎?在我眼裡,奶奶是那個早餐吃白粥配豆腐,午餐吃煮麵,晚餐吃午餐剩下的煮麵的借鑒的人;而在奶奶眼裡,我是那個一直沒肉吃,又吃不飽,飽受生活欺凌的小女孩。於是每次回家,奶奶總是購置很多的大魚大肉,因為知道我喜歡吃魚,於是總是擺上一尾很大的花斑,而最愛我的媽媽說這種魚因為貴平時就算我回來她也捨不得一下子整條下手。因為覺得山裡是沒有任何肉類可吃的,於是奶奶會買各種肉,雞肉、鵝腿、豬頭肉、鴨肉,拼成一盒一盒的,攤開了推到我面前說“你吃,你吃,要吃什麼肉都有。你喜歡的雞肉也有。”嗯,在奶奶心裡,我想她一定幻想著我是怎樣在這個大山裡受苦挨凍,像個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吧。

房間裡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我的思緒還停留在容仙的話裡,還能聞得到她的馨香,甚至臉頰上,還留著她的溫度。

好不容易總算盼到孩子們成年,再不需要父母操心。

前兩個暑假,都是在學車。高考後媽媽就給我報了名,那時候不是因為覺得身邊的人都在學所以我也學,而是因為一個小時候的約定。和奶奶的約定。在我讀幼兒園的時候因為爸媽忙,所以是奶奶在帶我,那時她還年輕,會騎著單車帶我去各種地方。有一天下午,艷陽高照,奶奶要帶我去媽媽新開的店裡看看,一切如舊似乎沒什麼不同,但不知為何,那時的我在奶奶把我抱上自行車后座的後,突然深情地看著她,說“奶奶,等以後我有錢了我一定載你四處去玩,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了。”奶奶扭頭笑了笑說“是嗎?你要怎麼載啊?”我仰起頭天真地說“我自己開車載你。”奶奶又笑了,摸摸我的頭說“好啊,那我一定等著那一天。”那時的我估摸不過五歲,但不知為何,我牢記至今,我記得那天的陽光,那天空氣的味道,那天我和奶奶說的每一句話她的每一個動作和表情。甚至偶爾坐著坐著這段記憶就會自己躥出來遊蕩一下。我記得這個約定,是因為我真的很希望能帶著奶奶四處去玩,記憶中滿是她艱難地騎著自行車帶我走過童年的樣子,滿是她胖胖身軀後快樂地坐在自行車後座的我。我一直以為只有我記得,直到。。。。第一次科目二考不過,第二次暑假還要再學時我出現了嚴重的厭學情緒,有一天晚上,奶奶突然問我“你還記得小時候樓下的你嗎?”我沒反應過來愣了下,奶奶接著說“我可是一直記得你說你要自己開車帶我去旅行啊!不知道那時候那麼小的你怎麼能說出那些話,但我一直記著呢。。。”。。。。。奶奶接下去的話我沒一句聽到,腦子裡滿是她那句“我可是一直記得你說你要自己開車帶我去旅行啊。。。。我可是一直記得。。。。一直記得。。。。”原來,原來一直不只是我一個人記得,她也記得!!就是那個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混蛋,因為難,因為煩,就不想學了,而這多麼自私的原因,隨時就可能讓奶奶失望。當然,後來我終於考過了,只是,至今,我依然未能帶奶奶出去旅行,因為我自己開著都心驚膽戰。。。這個寒假!!就是這個寒假!!我一定會帶奶奶出去玩!!我自己開車!!此文為證!!

好像突然間沒有了思考的能力,大腦裡一片空白,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呆滯的等待,靜靜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任憑時間一分一秒,好像每一分鐘對我而言,都是莫大的煎熬。

為了讓彼此在晚年能自由的生活,不用在很受那麼多無謂的爭吵,決定離婚......

很怕失去奶奶,曾經有一段時間特別害怕有一天不知道什麼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奶奶會突然消失,我會成為一個沒人照顧沒人管的野小孩。記憶里很深的一件事,是那時候和奶奶一起住在一條叫“三坊灰墻巷”的小巷子里,那條小巷子現在還在,每次經過看到它的牌子都會覺得心裡暖暖的,很安定,它就像一個牌碑,佇立在我心裡,它不倒,代表著我的童年一直還在。小時候喜歡吃魚,再加上養了貓,奶奶每天都會買魚吃。有一天中午,我們正開心地吃著魚,突然奶奶轉身離開了桌子,我並不在意繼續低頭吃魚,一直到爺爺也起身離開,我依然不為所動,幾分鐘後我才反應過來,跑去問奶奶怎麼了。只見奶奶憋得臉通紅,臥在床邊皺著眉,卻笑著跟我說“我沒事,就是卡了魚骨頭,拿出來就好了,沒事,你快去吃。”我一聽,一下子嚇呆了,卡住了?魚骨頭?那要怎麼辦!?要去醫院嗎?會不會拿不出來,一直在奶奶喉嚨里?那以後怎麼吃東西?奶奶會有事嗎?腦子迅速轉了很多圈之後我發現以我的智商根本處理不了這樣的問題,我只剩傻愣愣地站在奶奶面前和眼裡不停翻湧的淚花。爺爺攙著奶奶走向桌子邊,讓她坐下,把吊燈移了過來,對我說“我來看看能不能幫你奶奶拿出來,你走開點,不要亂動。”我被嚇得大氣不敢出,只是牢牢地抓住奶奶的手,害怕她的手突然溜走。爺爺每動一下,似乎痛的是我。結果,爺爺也沒取出魚骨,只好打電話給了姑姑,姑姑說她立刻過來。為了安慰受到驚嚇的我,奶奶硬是哄著我睡覺,而我。。。也不爭氣地睡了。。。只記得後來的後來,我一覺醒來,奶奶說她已經好了。我嚇了一大跳“什麼?你去醫院了?”奶奶摟住我,笑呵呵地說“沒有,喝了點醋,魚骨軟一些了你姑姑就取出來了,好大一條呢!看,就在桌上。”我瞄了一眼那條大大的魚骨之後緊緊抱住奶奶,低著頭不說話。那是第一次我感覺到我有多麼害怕失去她。

不知道站了多久,聽見手機響了,有些激動地從口袋裡掏出來,發現不是容仙的來電。

離婚了,兩個人走出民政局,男人說了一句,再一起吃頓晚餐吧。

奶奶喜歡用雪花膏,特別是冬天的時候,她會擦很多在自己手上,每次天冷她都會把手搓熱了捂住我的臉。那雙因為操勞過多而出現裂痕,略顯粗糙的雙手,混合著雪花膏的味道捂住我臉的感覺,至今仍能將我拉回任何一個和奶奶生活的片段中。也許,這就是奶奶的味道,也許,每個老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味道,或是常年拜佛沾上的麝香味,或是洗過很多次的衣服上夾帶著的淡淡洗衣粉味,但這些味道,都是最初親情的味道啊。奶奶對孫子孫女的愛,這是一種跨越了一輩的愛,似老牛舔犢的溫柔,似日出前淡淡的溫情,帶著那一絲溺愛,奶奶包容著我整個童年。

失望蔓延了整個心頭,機械地接聽,是老媽的。

女人想,雖然離了婚。但是兩人又沒甚麼深仇大恨,吃頓飯總可以吧...

“餵,星星,你們在哪啊?為什麼我打家裡電話沒人接啊?”老媽的聲音有些懶洋洋的,或者已經到了睡覺的時間吧。

進了餐廳,吃飯,這會兒服務生送来一盤糖醋魚

“西安!”我緩緩地吐出這兩個字,彷彿力氣被一下子抽空一般,頹然地坐在地上,手緊緊地握住電話。

男人馬上夾起一塊魚給女人,說:"吃吧!這是你最喜歡吃的菜。"

“西安?”老媽的聲音一下子警覺了起來。

誰知女人紅著雙眼說:"你就是這樣!自以為是又大男人主義,甚麼事情都自己說了算,從來不管別人的感受。結婚這麼長時間了,難道你不知道我這輩子最討厭吃的就是魚嗎?"

“怎麼去西安了?有什麼事嗎?”

這時男人的話聲也帶起了哽咽:"你總是不了解我對你的心,時時刻刻我都想,要如何討你的歡心。總是把最好的留給你,你知道嗎?這輩子我最喜歡吃的就是--糖醋魚。"

betway必威,“韓學軒把我們的事告訴容仙的父母了!”

兩個如此深愛著彼此的人,卻因為溝通出了問題而面對分開的局面。

“韓學軒?龜兒子,這個敗類!現在怎麼樣了?”老媽有些焦急,各種罵人的話也就脫口而出了。

這是愛情的問題,還是婚姻的問題?

“不知道,容仙和哥哥回家了,我在這等消息。媽,我有點擔心!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我的聲音有些哽咽了,躺在地上,腦袋接觸到了冰冷的地板,一股寒意流竄到四肢百骸。

兩個人在飯後分手,分道揚鑣,她向東走,他向西走,兩個人都怕自己反悔,約定好一個月之內不通電話。

“你別慌,我想,金容仙肯定有分寸,你就安安靜靜地等著!”老媽開始安慰我,一掃平日里的玩世不恭,變得謹慎起來。

男人在走了兩站路以後,手機響起,是女人的電話他猶豫了好久,最終也沒有接通。

“媽,我愛她!”我機械地重複著這句話,好像喪失了思考的能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重複,又重複

男人回到家裡整晚翻來覆去睡不著,心中陣陣如火燃燒般的痛在心底無情的煎熬著。

“我……愛她……我愛她……”

他考慮了很久,強忍著痛苦打電話給太太,想要表達他內心的後悔。

“我知道!別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老媽淡淡地說。

打過去之後,卻總是無人接聽。

“媽,我要和她結婚!”突然這個念頭變得特別強烈。

再打了無數遍以後,終於有人接通了,卻是一個陌生的男人:"喂,你好!"

儘管我知道,此時此刻,我說這樣的事情有多麼離譜,我應該保持著理智,去思考未來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個人自說自話,天馬行空。

男人心中有如刀割,正想要賭氣掛掉的時候,電話那頭的男人又說話了。

“我知道,我明白,你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安安靜靜地等著。聽媽媽的話!”老媽用舒緩的語氣安慰著我,就像當初我割脈自殺醒來時的那樣。

"請問你是這位女士的先生嗎?手機上顯示的是老公兩個字!"

掛了老媽的電話,從背包裡拿出筆記本,插上網線,想寫些什麼。卻發現,再多的想法都沒有辦法用言語表達。腦袋裡空空的,心裡也空空的。

"恩,我是她的先生,你是哪位啊?"話中帶著明顯的故意。

自容仙走後,一直到夜幕低垂。我沒有等到她的電話,甚至一點消息都沒有。

"噢,我是醫院的醫生,請你快到XX醫院來一下,你的夫人出了車禍,現在正在搶救阿!"

我想過要打電話過去,握著手機的手微微發顫。思前想後還是作罷了,容仙沒有找我,自然有她的理由和她的無可奈何。

如五雷轟頂般,男人箭一般的到了醫院。

她當然知道我會擔心,憂慮甚至於惶恐。或者,此時此刻,她已經心不由己了。

原來女人在和男人分手後不久,心神恍惚,過馬路時竟然被一輛疾行過來的汽車撞到。

心里莫名其妙地抽痛,好像有一把鈍刀在心頭來回鋸著,一下一下,疼得清晰。有一種心疼的難以呼吸的感覺。

女人在昏迷之前,打了男人的電話,但是他卻沒有接。

也許此時,金伯伯和阿姨在用尖利的話語訓斥著她,將她逼到進退兩難的境地。而我,卻只能這樣傻傻地待著著,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說不了,什麼都幫不了。

"醫生,我老婆怎麼樣了,您一定要把他救活啊!我給您磕頭了!"說著,就要像地上跪下去。

懊惱,揚起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個耳光,臉頰火辣辣的疼痛感讓我清醒了很多。手機放在桌子上,我就趴在桌邊,目不轉睛地看著。

我在等著屏幕亮起,等著鈴聲響起。以前把容仙的來電鈴聲設成了《青花瓷》——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終於,在晚上10點的時候,手機響了。

熟悉的鈴聲,我的心在顫唞,手在顫唞,我努力試圖讓我的聲音不顫,卻做不到。

“容?怎麼樣了?你在哪?”拿起電話,心快從嗓子跳了出來。

“我很好!”容仙的聲音有些沙啞,大概是一直在哭吧。

我想像得到她臉上的淚痕,紅腫的雙眼……那是經歷了怎樣的乞求和無奈,我想把她抱在懷裡,想緊緊握住她的手不放開。

“你……”我想說,老婆,你沒事吧?但我說不出口,她怎麼可能很好?怎麼可能沒事?

短暫的通話時間,容不得我說太多的廢話,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聽到她的聲音,沒有心安,卻更加揪緊……

“哥在書房跟爸爸談,我和媽媽在臥室!”沒等我問,容仙就說了出來。

“你別擔心了,好好照顧自己!”

眼淚又止不住地流了下來,她不放心的依舊是我。電話裡,我聽見了阿姨一聲沉重的嘆息。

不知道禮哥能不能說服金伯伯,預料得到的,是這其中的艱難。

“老公……我愛你!”

這一聲有些突然,我沒有想到她會在阿姨身邊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二人獨處時,她說出的愛少之又少,但是卻在這樣的時候說出了這番話。眼淚無聲地流著,我咬著自己緊握的拳頭,拼命抑制著不哭出聲。

電話那邊,只有輕輕地啜泣。

我們在同一個城市,如果此時我飛奔過去,甚至用不了一刻鐘。可是,我卻只能夠遠遠看著,不能保護她,甚至連一句幫忙的話都說不了……

一直以來,我都是自信的。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信心滿滿。而現在,卻開始對自己徹頭徹尾地失望……

“我等你!老婆!”除了這一句,我還能說什麼?

“嗯!”一聲允諾,容仙掛了電話。

慢慢從床上滑落到地上,蜷縮在床邊,抱著膝蓋,依舊呆呆地看著手機,我要等她回來,一直等,就像她等我回去一樣。

一夜,不吃不喝不動。

一直坐在房間裡,我真的明白了什麼叫做凡事包容,凡事忍耐,凡事盼望,凡事期待……

這一刻,除了去思考未知的後果,更強烈的一個念頭就是——我要和她結婚。

今生今世,不管是什麼力量,都沒有辦法把我們分開,除非是死亡。

只要我活著,就不會放棄!不管面對什麼,絕不放棄。

這樣想著,彷彿自己就有了力量。站起身,腿蜷了一夜,麻木了,走了兩步竟然沒什麼感覺,直到走到浴室門口才覺察了一絲疼痛。

冷水噴薄而下,澆濕了我的衣服,一個冷戰,一陣哆嗦,彷彿身上的毛孔都直立了起來。濕透的衣服貼在身上,仰起頭,讓冷水直接拍打在臉上,讓我多了一些理智和清醒。

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身上不覺得冷,反而覺得有些發燙。在屋子裡使勁地跳了跳,努力讓自己變得精神一點。

容仙回來,不能讓她見到我的頹廢,在她左右為難的時候,我要給她力量。

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到老爸那裡。簡單地說了一下我們的處境和情況,重要的是,告訴老爸,韓學軒這個人,我不會放過他。

不管用什麼方式或者手段,我一定要讓他得到教訓。

容仙的家事我幫不上忙,那麼,就把我能做到的事情做好吧……

打開電腦,開始聯繫學法的澀琪,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對付韓學軒的策略,魚死網破是沒有意義的,我要的是,網的毫髮無損和魚的生不如死。

一夜沒睡,再加上一直處在擔驚受怕中。看電腦久了,竟然有些頭暈。

站起身,想倒杯水來喝,晃晃的有些站不穩。

門敲響了,門外是酒店的服務人員,問要不要更換床單被罩。看了看連動都沒動一下的床被,隔著門拒絕了。

過了一會,敲門聲又起,有些無奈了,難道這服務不需要還不行?

懶得多說話,卻沒完沒了的意外狀況,有些煩躁和惱火。

走過去,打開門,剛想說些什麼,愣住了……

紅紅的眼睛,面色有些憔悴,不是容,是誰?

上前將她緊緊抱住,什麼話都不說。不管是不是在走廊,不管會不會有人經過。

容仙不作聲,只是默默地任我抱著,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這一天一夜,竟漫長得像過了好多年。

慢慢地,容仙從我的懷中掙出,摸了摸我的臉,把我拉進屋中。

一份外賣放在桌子上,她的神情有些疲憊,依舊微微笑著。

“你一定沒吃東西,你個大胃王,餓壞了吧……”

沙啞的聲音,有些勉強的笑容。我上前一步,與她額頭相抵。

“容啊,你終於回來了!”環住她,緊緊抱住。

不管她怎麼說,不管什麼情況,我絕對不會再讓她一個人走,一個人去面對。

我會瘋,會心疼,再有一次,我一定會發狂了……

她輕輕地撫著我的背,聲音柔柔的。

“媽媽那已經差不多了,爸爸那……慢慢來吧!”

說完,她嘆了口氣。

“累嗎?”我摸了摸她的額頭,散亂的劉海,黑黑的眼眶。她一定會說自己不累,又怎麼可能。

“星啊,我好睏,我想抱著你睡覺!”她上前,抱住我的腰,把頭靠在我的身上。

“媽媽讓我在家睡一會,可是我睡不著,現在抱住你,才覺得困!”

“好!”我摟住她,向床的那邊移動了一下,然後掀起鋪在床上的被子,幫她脫掉鞋子,擺好枕頭。

“睡一會吧,有什麼事,醒來再說!”輕輕吻了吻她的唇……

。。。。。

《瘋狂老師》凌睿

K.H.

醫生連忙把他扶起:"我們會盡最大女力去救他的,現在他正在手術,頭部受到嚴重撞擊,即使清醒也有可能成為植物人。你要有心理準備阿!"

男人在醫院空盪盪的走廊裡焦急地來回走著:"如果她死了,我該怎麼辦?我怎樣才能面對自己呢?"

急救室的燈滅了。

幾名醫生推門走了出來,臉色凝重地走到他面前,"我們已經盡力了,他估計活不到明天早上了。進去看看她吧!她已經不能再說話了!"

為了賭一口氣,竟然讓自己深愛的人在心碎中死去,男人沉痛地進了病房。

病床上的女人,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樣子了,滿頭的紗布,只有眼睛和嘴巴在外面。

男人柔腸寸斷的爬到她床前,說道:"乖,我來晚了!"話還沒說完,眼淚已經淹沒了一切!

他正想輕輕地去握住女人的手,卻驚奇的發現女人的眼角濕潤了,兩行細流浸濕了紗布

女人的嘴唇微微顫抖著,好像想要說些甚麼。

男人急忙把耳朵貼了上去,隱隱約約的:"我……给你打電話,只是……想告……訴你,冰箱里有冷凍……餃子,床頭櫃的抽屉里有保險單和……存摺,密碼是你……的生日,還有……我喜歡你做的……麵……條,還有……我……愛……”話還沒說完,女人的嘴卻再也張不開了,她再也呼吸不到這人間的空氣了。

男人在野挹注不住自己的情緒,嚎啕大哭。

他要把自己的眼淚哭乾!

麵條!她還記得麵條!結婚這麼多年,他只在她一次生病時,為她做了一頓極難吃的麵條!

一個月後,男人打開抽屜裡的那張保險單,投保日期就是當年他們倆的結婚日,受益人當然是她的名字。

金額不大,只有一萬元,但是,當中夾著一張字條

"親愛的老公,當你發現這張保單的時候,我應該已經不再這人世了,無論我們今後會怎樣,或許離婚,或許……只要你知道,我愛你的心始終不會改變,照顧你的責任更不會終止,即使我有了意外,這些保險金將代替我,繼續給你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關懷,一如我仍然在你身旁,我會在天堂裡說我愛你!"

看到這裡,男人早已泣不成聲。她到臨死前還是想對他說聲"我愛你"!

生命如此的脆弱又如此的短暫,我們還能說多少次"我愛你"呢?

甚麼面子,甚麼賭氣,在真正的愛情和生命面前都不堪一擊!

寬容些吧!包含些吧!理解些吧!千萬不要讓生命中有這樣的遺憾!

否則你可能錯過這一聲真正愛你的人,最後一次所說的那句"我愛你"。

再多的後悔也無法聽到那句最深的愛的表白!

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去對自己心愛的人說那麼依據"我愛你"呢!

告訴她,讓她知道你有多在乎她,她就是你的氧氣,你的生命!

對自己好點,因為一輩子不長。對身邊的人好點,因為下輩子不一定能夠遇見!

千年修得同船渡,萬年修得共枕眠,請珍惜身邊最平凡的幸福!

簡單的分享動作,告訴另一半你對他/她的愛.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丈夫發現妻子竟然,冬天的雪花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