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天的约定2,爱的答案

唇做笔,蘸着浓情和泪水……

可能是宇镇奇怪的行为引起了怀疑。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再说谎了。刚才宇镇把我介绍成他女朋友时,为了不让他在朋友面前难堪一直保持了沉默。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怕宇镇受到伤害,不想只为了这一理由说谎把事情弄得复杂。我下定了决心,慢慢地开了口。“宇镇和我……我们只是……”“我先走了。”宇镇打断了我的话从座位上忽——地站了起来。“喝了点酒脑袋有点疼。海吟,我先出去了。”大家看出我们之间微妙的关系,所以谁都没有出声。我也被宇镇的行为吓了一跳,但马上恢复清醒后去追他。宇镇把头埋在了方向盘上。我静静地开开前门后坐到他旁边。车里的空气像我们之间的氛围一样紧绷着而且沉重。“我不能说谎。”我一下子打破了紧绷着的沉默。“可能吧……”宇镇没有动,保持原来的姿势继续说道。“姜海吟,我怎么了?看见你总变成另一个人。有时真的……连我都不认识的我存在在自己的身体里,我都觉得毛骨悚然……”“……”“总是去在意你的一颦一笑,每天都这样快要发疯了,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明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可笑……我也不知道。心里总是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冒出来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只要有一刻你不在眼前,我就会坐立不安……不自觉地总是想去找你,找了又找。”宇镇长长地,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慢慢把头转向我。现在该说清楚了,姜海吟……不要让任何人受伤……“可我并不那样,宇镇。”“……”“我……不是。因为不是,对不起。但……虽然不是但不想强迫自己去改变。”“……”“我哪一边都不是。我……我并不属于你们中的任何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可能是。我想成为这样的姜海吟……想自己一个人……”“……”“对不起,带给你伤害。我做了不可原谅的事……绝对不会就这样埋掉的。”我不想再哭了。不想再像傻瓜似的掉眼泪了。宇镇的眼神在颤动,深深地。然后开始变得模糊,因为眼睛里装满了泪水。他可能怕我看到避开我的视线开始踩油门。我也被这种状况搞得身心疲惫,看着窗外。这就是我的选择,我只是按照常理去选择……让他们疲惫的人是我,就是我姜海吟。如果我在他们俩中间消失的话,他们俩就会受到同样的伤害。哪一方也不会多痛一点,那一方也不会少痛一点……这样公平一些。思考了几十分钟,被宇镇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就……就这样私奔,怎么样?”“要不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呀?”看到我脸色变得苍白,宇镇笑了。“是玩笑。私奔又有什么用呢……姜海吟的心又不在那里。反正姜海吟的心只会留在这里。结果不还是带着你的躯壳逃跑了吗?就像傻瓜小偷一样……把最重要的留下只带走了躯壳。”“……”“我爱的,不只是躯壳……不只是心灵……而是二者合一的姜海吟。”“……”“结果我还是不能成为像傻瓜一样的小偷了。因为没能力使二者合二为一。就算怎样努力……怎样挣扎……结果肯定会落下一个……”最终我还是没能忍住眼泪,放声哭起来。就像傻瓜一样……虽然忍了那么久……“求你别哭了。”宇镇的声音只会让我更悲伤。“你一哭我就不愿意放弃了。会让我有宁愿躯壳也不放弃的想法……”我努力让自己不再落泪。因为哭嗓子疼得难以忍受,但还是忍了又忍。就像不让傻瓜小偷进屋的主人一样死死地关住门,我也把哭声不留缝隙地深深地埋在了心里。刚回到家里海俊就紧跟着走进了我的房间。“姐姐,进来时没看见那位哥哥吗?”“谁?”“他……名字叫……啊!叫申赫元的哥哥。他刚才来找你,说打不通你的手机……一直在家门前等你。我让他进来等,但他一直在外面等……你们错过了吗?”下一个瞬间我踢开门冲进电梯里。行动远比想法快,明知道不该这样做,明知道要果断地行动,但我的身体却向着赫元挪动。再看一次他的脸然后放开他吧!我只想再看一次。气喘吁吁地跑出公寓的我,左顾右盼地找着赫元。“在找谁呢?”临近的声音使我的心脏坠到了地上。在电梯里哀求我并抓着我的赫元向我走来。真想跑过去扑在他怀里。真想告诉他,我也爱你,也不想放弃你。但……只能忍耐。“不要用傻瓜一样的脸看着我。虽然就像个傻瓜……”赫元曾经用悲伤的眼睛看着我苦苦哀求我的样子不见了,现在的他就像从前一样开着玩笑。他走近我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我的手里,我慢慢地展开了那只手。虽然已经决定了要放弃两个人,但我的心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在看到戒指的瞬间心很痛。那个银戒指……是我掉在电梯里面的宇镇送给我的戒指。

图片 1

采彤:巴黎好吗?现在这里已经是11月了,天气冷了,就连手脚都开始冰凉了呢。怀念夏天的一切,怀念你在的日子。期待着你从巴黎学成回国的那一天。即使我在遥远的地方,也会为你祝福的!永远的朋友兰生又一封电子邮件,从李兰生的手中发出。关闭了电脑,李兰生站起身子,走到了柜台前,付了费,然后走出了网吧。凉凉的秋风,已经开始染上了冬的气息。低下头,她看了看挂在脖子上的粉红钻戒,然后拢了拢外衣,把戒指拢在了衣服内。她对方浩然真的没有感情吗?在离开方浩然的这两个月内,她不停地问着自己,可是答案,却连她自己都答不出来。如果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留恋的话,她又怎么会把这戒指从鱼缸内取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的举动,却是身体最直接的表现。背起了简单的行囊,她拨了拨已经有些长的刘海。两个月的时间,就连刘海都变长了。“看来,等会该把刘海剪一剪呢。”她喃喃自语着,搭上了一班公车,朝着目的地而去。离开了方浩然之后,她并没有再回PUB工作,而是一直以流浪人的身份在城市之间飘荡着,而现在,则是回到了当初她出生的那个城市。古朴的小城,似乎和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那样的清静,没有大城市的繁华,拥有着小城独有的宁静。“天水站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准备!”售票员喊道。小城不似那些大城市,公车上依旧还有售票员,而非无人售票车。售票员的存在,让李兰生又多一份亲切的感觉。下了车,李兰生徒步走了20分钟,来到了一幢有些古旧的建筑物前,一块泛着黄色的牌匾上,写着“德开孤儿院”。轻轻推门而入,她看见的是那些正在玩耍的孩子们。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是——孤儿!“这位小姐,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一位穿着义工服装的年轻女孩上前问道。“我只是来这里看看而已。”她有些怀念地看着那熟悉的建筑物说道。“是吗,那么你请随便看,我们这里都是收养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每年,都会有些好心人捐助一些衣物和钱,也有一些没有子女的家庭,会来这里领养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不过,孩子们最需要的还是人们的关爱,如果您平时有时间的话,可以常常过来……”女孩热情地说道。李兰生一边听,一边跟着女孩走着。“这是我们的院长。”走到了一间大房间的门口,女孩指了指正在屋子内和一群孩子玩耍的老妇人。满是皱纹的面上,挂着慈祥的微笑。“方院长……”李兰生喃喃道。“咦,你认识我们院长吗?”对方诧异道。认识,她当然认识了!老妇人带着孩子们玩耍,无意中看到了站在门口处的人,“兰……兰生?”她不确定地喊道,然后疾步走了过来,对义工女孩道,“你先陪着这些孩子们玩会儿。”语毕,方院长领着李兰生,走到了后院,“兰生,真的是你?”语气之中,满是不敢置信。“是我,方院长。”李兰生点了点头。“你终于来了,我这两个月一直在找你呢!”方院长说道。“找我?”她疑惑着。“你怎么突然给孤儿院捐了那么大一笔钱,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诧异。”方院长看了看李兰生一身的风尘仆仆,“就算在外面真的赚了钱,也多少给自己留些啊,不用全部都捐出。”“我……”她讷讷着,“我捐了多少?”“一千万啊,你不会连这个都记不住吧。我是年纪大了,记性差,你可是还年轻着啊。”方院长说着,又开始和李兰生话起了家常。一千万,一千万的捐款,在她认识的人中,会拿出这么一笔钱的,似乎只有那个人了。方浩然,这三个字,却压得她快要窒息。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名字总是如空气一般地环绕着她。明明告诉过自己不要再去想了,可是……他的名字,他的脸,却还是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曾几何时,他在她的心中,占据了如此之重的位置?她……不知道呵……一千万的捐款,足够孤儿院再盖起一幢楼,改善一下孤儿们的居住条件。拜别了方院长后,李兰生又回到了那个城市——那个有着方浩然的城市。繁华的街道,还是如斯繁华。在这个城市中,外来的打工者有很多。多了一个李兰生,或者少了一个李兰生,对这个城市而言,并不会有什么变化。背着行囊,她漫无目的地走着。为什么又回到这个城市呢,这个曾经束缚过她自由的城市。两旁的街道,那些广告牌上的明星,换了又换。演艺圈太大,可以有无数个袁净儿和宋宁荷。苦笑一声,她垂下了眼眸,继续向前走着。蓦地,在街道的路口处,大厦外壁的屏幕上,让她看到了怎么都无法忘却的人。“那么请问方董,对这次选择与德国的公司合作,而不是和日本公司合作,是否有什么特殊含义?”现场直播中,女主持问道。“没有,公司只是按照竞标方所提出的价格,来选择合作公司而已。”男人坦然面对着镜头,俊美的外表,以及那优雅的气质,引得正立足观看的女人们一阵又一阵尖叫。在这个城市中,方浩然的魅力,显然比那些影视明星更容易引起女人们的疯狂。之前,她曾经是如此熟悉他的音容笑貌,可是现在,却又回复到了最初的时候,只能远远地仰望着他——伫立在这街头的一角,仰望着屏幕上的他!心,在破裂着,那泛出来的东西,是疼痛,还是苦涩?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吗?要了自由,同时也离开了他的怀抱,那个有着暖暖气息的怀抱。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李兰生转过身子,在拥挤的街道上跑着……跑着。想见他呵,想要见那个曾经深深爱着她的男人。也许她根本就不该回到这个城市,也许她根本就不该站在那个街口。可是,胸口中不断泛出的情绪,却在呐喊着,她要见他!砰!身子重重撞上了街上走着的行人。“对不起。”她低着头道歉道。“兰生!”对方喊道。李兰生猛然抬头,“宁远?”是啊,宁远也在这个城市,她怎么忘了呢。“你怎么哭了?”越宁远惊讶地看着她问道。“嗯?”她抬起手,摸了摸已经湿润了的脸颊。原来……她又哭了吗?眼泪……为什么会那么的多呢。越宁远看了看李兰生,随后便带着她,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两杯咖啡,散发着香醇的气息。“有段时间没见你了,过得还好吗?”越宁远问道。“恩,还好。”她低着头,说着谎言。“我后来又去过PUB,不过那里的人说你已经辞职了。”越宁远继续道。李兰生拿着银勺,搅动着杯子内的咖啡,却没有说什么。“兰生。”他轻唤道,“一段时间没见,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变了?”抬起眼梢,她不解。“怎么说呢……”越宁远想了想道,“不是说你外貌变了,而是以前你给人的感觉,总是很超脱的,仿佛所有的人事物,在你的面前,不过是一场影片,而你则是在一旁观看影片的人,即使再怎么被这部影片所感动,也不会融入影片之中。而现在……”语音一顿,他打量着她道,“你才像是融入影片之中,不再是超脱得不似真人。”是吗,她改变了吗?李兰生抿了抿唇,“你呢,过得好吗?”“还是和以前一样。”他笑笑道,“家里帮我介绍了个女孩,打算让我去相亲,下个礼拜一见面。”“你要相亲?”李兰生吃惊道。那个有风的夜晚,那个曾经为采彤喝得烂醉如泥的男人,下个星期一,就要去相亲了吗?“嗯,我也老大不小了,是该为自己的婚事考虑了。”他有些尴尬地喝了一口咖啡。原来如此!李兰生垂下了头,没有再开口说“采彤”二字。这两个字,在此时已经变成了彼此的禁忌。原来,有些人的感情,可以轻易地来,也可以轻易地走呵……“对了,你刚才怎么会哭了?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吗?”越宁远问道。“我……”她望着杯中她的倒影,“我发现我爱上了一个男人——直到刚才。”爱上了,承认吧!不再逃避,不再害怕。她是真的爱上了,爱上了那个叫做方浩然的男人。可是……承认了又如何?也许现在的方浩然,就如同越宁远一般,可以轻易地忘却曾经的感情。还是说,这一次,要换她去追逐着他的脚步?伴随着夜幕,不知不觉,李兰生走到了宁静的别墅区,那个她曾经待过的别墅前。如同以前一样,这里还是一片灯火通明。他在干吗呢?有回到这里吗?还是说……绚烂的灯光,迷蒙了她的视线。低头看着那垂挂在胸口处的粉色钻戒,她如同念着咒语般的,喃喃着——“如果有缘,如果你是真的爱我,那么我会闭上眼睛,用着期盼的心情来数数。”缓缓闭上了双眸,她继续道,“你准备好了吗?亲爱的爱人,当我数到10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出现在我的面前,执起我的手,对我述说你一生不变的爱。”“1、2、3……”这短暂却又漫长的数数啊!“4、5、6……”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她该干什么呢?是敲响别墅的门,还是一直在这里等到天明呢?“7、8、9……”期盼的心情,就是自己此刻的心情吗?“……10……”耳边,仿佛听到了汽车的声音。是错觉吗?若是的话,为什么那闭着的双眸,会感受到刺眼的光芒呢?缓缓睁开眸子,在渐渐黯淡的车灯后,她看到了那高大的身影。他一步步走向了她,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化着,有错愕、激动、惊喜、猜测……直到变成最后的冷漠。冰冷的视线,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般,这是他给她的视线呵……眨了眨眼眸,李兰生把眼泪给逼了回去。身子,在一刹那间交错而过,他越过了她,直直朝着别墅走去。“浩。”她轻轻开了口,这是第一次,她主动喊他的名。脚步的声音停下了,方浩然的背脊挺得笔直,“为什么要来这里,是想要告诉我,你的自由如何的好吗?”“我……”唇抖了抖,她想要告诉他的话,她想要说的话……“李兰生,我已经放你自由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打破我的平静呢?”他冷冷道,把自己的感情埋在了最深处。她可知道,在她离开之后的这两个月,他是如何度过的!她可知道,现在的他,每天晚上只有在她待过的那间房间,才能够入睡!她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多见她一次,只会让他愈发地想要拥有她,然后……愈发的痛苦。“我……我不是……”“不是什么呢?!”猛然转过身子,他盯着她,“不要告诉我,你是无意中走到这里,也不要告诉我,你站在这里根本不是在等我!”如冷风般刺骨的话语,让她不知所措。虽然曾经猜测过他的态度,虽然明白,两个月的时间,他有可能早就放弃了再爱她……可是……现在的她,竟然无法平静地面对这一切。无法再用淡然的语气,对他说话。爱一个人,就会有这种感受吗?心痛的感觉,竟然是这般的强烈。唇间,尝到了咸味,那是眼泪又一次的喷发。哭泣太简单,而眼泪,则太廉价了。他懊恼地看着她的泪,然后像是再也压抑不住地猛拽着她的肩膀,“不要用这种眼泪来面对我,我已经不是两个月前的我了,不会为你的眼泪而心软,也不会再把我的高傲和自尊奉献在你的脚下。”李兰生沉默无语。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当她数到10的时候,亲爱的人不是执起她的手,说着一生不变的誓约,而是用一份冰冷在面对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扬起头,让11月的冷风吹干她脸颊上的眼泪。颤抖的手,变得平静。她双手绕过颈后,取下了挂着粉色钻戒的项链,“我来,只是想把这个还给你。”她淡淡道。纤细的手指,夹着链子,戒指在晃动着。“你——”他盯着她,久久没有说话。“还了,我们就清了。”她说。清了?!方浩然拧起了眉。不,清不了!怎么算,都清不了。他付出的感情,他埋在心底的感情,怎么可能因为这个戒指而清了!“不接吗?”她静静看着他,刚才那无声的哭泣,仿佛只是他的幻想。双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方浩然抬起手。她取下钻戒,轻轻放在了他的手心。璀璨的光芒,交错着两人的视线。“还想告诉你……”语音一顿,她舔了舔干涩的唇道,“我想我是爱你的吧——虽然你已经不爱我了。”说了,想说的话都说了,那么便不再会有遗憾了。感情的错开,分不清是谁的错。李兰生转过身子,抬步走着。也许明天,她便会离开这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打工吧。在一个小小的酒吧中,当一名调酒师,给城市里形形色色的人调酒……她刚才说了什么?!方浩然呆愣着。爱他?她爱他?然后呢?她又说了什么?他不爱她了?!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了?手心中的戒指,还有着她的体温。而她的身影,则快要融入了夜色之中。“别走,兰生!”猛地跨步上前,他狠狠拥住了她,“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爱我吗?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吗?”她被他搂得脊背生疼。“我不会再放你走了,既然你说了爱我,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他激动地说道。“你——还爱着我?”她讷讷地问道。尽管这个拥抱让她生疼,但是她却舍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该死的,你怎么会以为我不爱你呢?”他低吼道,“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来这里的原因,我刚才就不会那么对你了。原谅我,我以为你到这里来,是想要告诉我你的自由多么的美好,我以为……”爱情,往往容易使人丧失理智,丧失辨别的能力。是吗……他还爱着她吗?胸口的疼痛感,因为他的话而消失了。“兰生,再告诉我一次,你爱着我,对吗?”他语带紧张地问道。幸福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他怀疑这是否是在做梦。“对,我爱你。”凝望他的脸,她说出答案。不知不觉中,他浸透了她的心,而她,则爱上了他。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我想要……和你幸福地生活。”平平淡淡,却温馨幸福的生活,那是她从小的企望。

柔柔的,润润的,我的脊背贴着她的唇。

▲ 歌德 著

柔柔的,润润的,湿湿的,她的唇蘸着她的泪,在我的脊背上书下她的爱——一撇、一点、又一点……

读书笔记摘录如下。

当书到最后一笔,在一捺的收笔处,她的唇泡着泪水深深地吸吮,深深地吸吮,留下紫红的唇印……图片 2

      1.现在我也想设法尽快见到她,不过再仔细一想,或许还是不见她好。她本人出现在我眼前时也许不像我现在所想象的样子,我干吗要毁坏这个美好的形象呢?

一声霹雳,把我从熟悉的幻境中惊醒。我倏地从床上坐起,大雨发出令我烦躁的喧嚣。三个月来,几乎每个晚上,这铭刻在心中的印象都飘进我梦幻中,让我一次次陶醉,又一次次撕心裂肺。

      2.谈话中间,我一直欣赏着她那双乌黑的眸子。她那生动的双唇和活泼鲜艳的面颊把我整个灵魂都吸引住了,我完全沉醉在她言辞的精辟的底蕴之中,往往连她所用的词都没听见!

那是个多么美妙、浪漫、酣畅淋漓,而又动人魂魄的夜晚啊。当时,也下着这么大的雨……

      3.我挽着她的胳膊,盯着她那极其率真地表露出最坦诚、最纯洁的欢快的明眸,上帝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狂喜。

她留下紫红的唇印,脸依然紧贴着我的背。我全身的血液沸腾了,猛地翻身,将她紧紧地拥进我的身体。天和地融合了,我和她融合了,天在疯狂,地在颤动,岩浆在喷涌……

      4.我的瓦尔海姆,你是知道的,我就在这儿住下了,此地到绿蒂那儿只消半小时,在那儿我感觉到了我自己,体验了人生的一切幸福。当初我选择瓦尔海姆为散步的目的地时,何曾想到,它离天堂只有一步之遥!

我陶醉了,只有喘息没有誓言;她瘫软了,没有耳语只有呻吟。她如一朵云,托着我,飘浮在无垠的天地间……

      5.我生平最讨厌的莫过于人与人之间相互折磨,尤其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本可以胸怀坦荡地尽情欢乐,可是他们却彼此拿一些无聊的蠢事把不多几天的好日子都糟蹋掉,等意识到浪费的光阴已经无法弥补时,已经太晚了。

又是一声可憎的霹雳!云不见了。

      6.有的人控制着别人的心,于是他便利用这个权力去掠夺别人心里自动萌发的单纯的快乐,这种人呀,真是可恨!世上任何馈赠和美意都无法补偿我们自身片刻的欢乐。

我声嘶力竭地呼喊。她的名字撕破了黑黢黢的夜。

      7.倘若你曾葬送了一位姑娘的青春年华,而她后来得了最可怕的致命的病,奄奄一息地躺着,眼望天空,不省人事,惨白的额头上虚汗直冒,而这时你像个被诅咒的人站在她的床前,心里感到,你即使竭尽所能,也已无济于事,恐惧撕裂着你的心肺,只要能给这位行将命赴黄泉的姑娘注入一滴力量,一星勇气,即使付出一切,你也在所不惜。

泪水在我的脸颊流淌。三个月来,我在困惑中挣扎,我实在不明白,她究竟为什么,为什么拒绝我的求婚?

      8.她说出这样的真情和美意令我欣喜若狂,以致我无法表达我的感情。

记得,一个星期后,当我捧着戒指虔诚地请求她嫁给我时,她竟像变了个人似的,一脸的冷酷。她拒绝得那么果断,那么无情。我苦苦央求她,她哭了,她的身体在痉挛般地颤抖。。

      9.我竭力寻找绿蒂的眼睛;啊,她的眼睛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看我呀!看我呀!看我呀!此刻我的全部心思都陶醉在她的目光里,可它却偏僻不落在我身上!——我心里向她说了千百次再见!而她却一眼都不看我!马车开走了,我眼含泪水。我的目光跟随着她,看见车门口露出绿蒂的头饰,她转过头来,在张望,啊,是看我吗?——亲爱的!我没有把握,我的心漂浮不定。也许她是回过头来看我的!——那是我的慰藉。也许!——晚安!哦,我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突然,一个男人出现了。他站在楼下的一辆本田轿车前,不住地按着喇叭。我终于明白了一切。我质问她,她的脸像张铁板。最后,她捂住泪汪汪的双眼,拼命挣脱开我阻拦的双臂,跌跌撞撞跑到了楼下。当我追下来时,她已经钻进了那辆车。

      10.不,我不欺骗自己!我从她乌黑的眸子里看出她对我以及我的命运的关心。是的,我感觉到,这点我可以相信我的心,我感觉到,她爱我!——哦,我可以,我能够用这句话来表达我的无上幸福吗?
           她爱我!——我感到自己多么珍贵,自她爱我以来,我是多么——我可以告诉你,因为你对此是理解的——我是多么崇拜自己呵!

第二天,她消失了,这个世界再没有了她的消息。我追寻她所有的同事,也找不到她的一丝踪迹。

      11.每当我的手指无意间触着她的手指,我们的脚在桌底下相碰的时候,啊,热血便在我全身奔涌!我像碰了火似的立即缩回,但是一种隐蔽的力量又在拉我往前。——我所有的感官都晕乎乎的,像腾云驾雾一样。——哦,她纯洁无邪,她的灵魂毫不拘谨,全然感觉不到这些细小的亲密举动使我受到多大的折磨。当她谈话时把手搁在我的手上,为谈话方便起见,挪得挨我近些,她嘴里呼出的美妙绝伦的气息可以送到我的唇上,这时我就像挨了电击,身体都要往下塌了。

莫非她真的变心了?莫非她的爱是游戏?莫非……所有的莫非都引不起我对她的怨恨。我只相信,她对我的爱刻骨铭心。我天天晚上在茫茫夜色中呼喊,期望感动苍天。

      12.在我心目中,她是神圣的。在她面前,一切欲念都沉寂了。在她身边的时候,我始终弄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似乎我已经神魂颠倒了。

早晨,急促的电话铃将我从昏昏然中拖了出来。

      13.“我要去看她!”早上醒来,我愉快地望着美丽的太阳喊道:“我要去看她!”一整天我再也不想干别的了。一切,一切都交织在这期望中了。

一个声音告诉我,是她的弟弟。“我姐想见你。”

      14.一个人只是为别人而去拼命追名逐利,而没有他自己的激情,没有他自己的需要,那么,此人便是傻瓜。

什么都不用问,只有“想见你”这三个字就足够了。我的心快速地狂跳。

      15.我已经下了几次决心,不那么频繁地去看她。可是谁能做得到呢!我天天都受到诱惑,心里天天都许下神圣的诺言:你明天别去啦!可是明天一到,我却又找个令人折服的理由,转瞬之间,我就到了她的身旁。要不就是她晚上说过:“您明天肯定来吧?”——这样说了,能不去吗?要不就是她让我办了件事,我觉得亲自去给她个回话才合适;要不就是天气好极了,我就到瓦尔海姆去,而到了那儿,离她就只有半小时路程了!

令我惊讶的是,停在门外的车正是那辆本田。

      16.你说:要么你对绿蒂抱着希望,要么就别抱希望。好,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就设法去实现希望,努力达成你的愿望;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就振作起精神,设法摆脱那可怜的、必定会耗掉你全部精力的感情。——我的挚友,你这话是出于好意,也说得很干脆。可是,假如一个不幸的人正被日益恶化的疾病慢慢耗去生命而无法阻挡,你能要求他自己捅上一刀,一劳永逸地结束其痛苦吗?病魔消耗他的精力,不同时也摧毁了他自我解脱的勇气吗?

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坐在他的车里,我的心早已跑在了车轮的前面。

      17.她向小鸟撅着嘴,它便将喙子凑到她的两片芳唇上,仿佛小鸟儿也能体会到它所领受的那份幸福。
           “让它也来亲亲您,”她说着便把小鸟递了过来。——小鸟的喙儿筑起了一条从她的嘴唇通往我的嘴唇通往我的嘴唇之路,它的喙儿同我的嘴唇轻轻一触,我仿佛就闻到了她的一缕甘美的气息,领受了她的绵绵情意。
           “它的吻并非完全没有欲求,”我说,“它在寻找食物,光是空空地亲热一下它并不满足,又要缩回去的。”
           “它还从我嘴里吃东西呢,”她说,——她用嘴唇夹了些许面包屑喂它,她的唇上绽出了欢乐的微笑,透着天真无邪的爱怜。
           我转过脸去。她不该这样做,不该用这种天真无邪、销魂荡魄的动作来刺激我的想象力,不该把我这颗常常对人生感到淡漠的心从酣睡中唤醒!——为什么不该?——她是如此信赖我!她知道,我是多么爱她!

车子在一所医院前停下了。

      18.我竟到了如此的境地,对她的感情吞噬了一切;我竟到了如此的境地,没有她我的一切都将付之东流。

一路上默不作声的他从紧抿的双唇间挤出一句话:“她得了癌症,肺癌。”

      19.我已经上百次起了去搂她脖子的念头!伟大的上帝知道,一个人看到面前有心爱的东西,却不能伸手去拿,他心里多么难受呀!伸手去拿,这原本是人类最自然的本能。婴儿不是见到什么都抓吗?——而我呢?

霹雳。晴天白日的霹雳!难解的困惑顿时驱散,所有的莫非顿时消失,一切都明白了。我的眼前一片茫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踉踉跄跄冲进医院,冲进病房,冲到她的床前。

      20.昨天我离开的时候,她握着我的手说:“再见,亲爱的维特!”——亲爱的维特!这是她第一次叫我“亲爱的”,我听了真是心花怒放,乐不可支。我把这句话反复说了上百次,昨天夜里正要上床的时候,我还自言自语叨叨了好一阵,有次竟脱口说:“晚安,亲爱的维特!”说过之后自己也禁不住笑自己了。

我紧紧攥住她的手,凝视着她憔悴、干枯的脸。她没有血色的唇在颤动,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流着,浸湿了头下的枕。我的眼前模糊了,揉了揉,依然模糊一片。

      21.她感觉到了我所受的痛苦。今天她的目光深深地透进我的心里。我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我什么也没有说,她则望着我。在她身上我再也看不到花容的俏丽,再也看不到卓越的精神的光辉,这一切全都在我眼前消失了。但是她的目光却更加妩媚,流露着最亲切的关怀和最甜蜜的怜悯,她的目光深深打动了我。我为何不可以伏在她的脚下?我为何不可以在她脖子上印上千百个吻来给予回答?她躲开了,逃去弹钢琴了,她那甜美、轻柔的声音合着钢琴的弹奏,唱起了和谐的歌。我还从未见过她的嘴唇如此迷人;微微开启的两片芳唇,仿佛渴望吸吮来钢琴中涌流出来的甘美的声音,只有从她纯洁的嘴里发出奇妙的回声——哦,但愿我能把当时的情景给你描述!——我抵挡不住了,便俯身发誓:芳唇呀,我永远不敢冒昧地对你们亲吻,因为唇上漂浮着天上的精灵。——可是——我,想要!

“原谅我。”耳边是她微弱的声音。

      22.我低下头,看到了她的结婚戒指。——我的眼泪滚滚而流。

“不,是我误会了你。”我伏在她的耳边。

      23.这一夜,我将她搂在怀里,紧紧贴着我的胸脯,在她情话绵绵的嘴上印了千百个吻;我的眼睛在她醉意朦胧的明眸中沉浮!上帝呵!回想起这炽热的欢乐真是销魂荡魄,我现在仍感到极乐的幸福。

“我要走了,我,我想带着你的爱。”她在啜泣。

      24.哦,你这天使!那极度快乐的感觉第一次,第一次无可怀疑地在我心灵深处灼燃:她爱我!她爱我!
           从你唇上蔓过来的神圣的烈火现在还在我的唇上燃烧,我心里还留着新的、温暖的欢乐。

“好,好。我把我的爱写在你的胸前,镌刻在你的心上。”

      25.我感觉到,对于一个为你把爱火燃得如此炽烈的人,你是不会恨他的。

她的脸绽开一丝笑容。我轻轻撩起她的上衣,看着原来丰润美丽的胸如今成了干涸的湖泊,我的心碎了!

我咬住下唇,将心中翻滚的哭咽了下去,努起双唇,蘸着淋淋的泪,书下一撇、一点、又一点……

当书到最后一笔,在一捺的收笔处,我的唇泡着泪水深深地吸吮,深深地吸吮,在她乳房下留下了紫红的唇印。

然后,我捧出了戒指……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100天的约定2,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