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算初恋betway必威

一封好的情书,是可以改变历史的,起码我这样认为。我的第一封情书,也是我唯一的一封情书就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眼看四年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对我们这些即将走出校门的人而言,对未来充满期待和向往。那时的我,不仅心高气傲,而且自视甚高,对那些还未立业就先确定恋爱关系的人颇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6月的一天,还不到7点人们就陆续回到寝室里,闲聊中因我的一句狂言竟惹恼所有人,即:"我捂上半边脸,也看不上学校里的任何一位女生。"不仅如此,我还冒天下之大不韪,讥笑起室友们找的女友如何不够档次。可想而之,我捅了多大的马蜂窝,当时我可领教了什么是众怒难犯。同寝室的人同仇敌忾,群起攻之,我情急之下,就和他们打了一个连我自己事后都觉得可笑,荒唐的赌。戏言一周内我可以和全校第一校花做男女朋友,而且让他们指定,这个校花是谁。目标马上被确定下来,要命的是这个女生我根本不认识,而且一点印象也没有。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处境有多尴尬,在一边倒的指责,调侃,嘲笑中我真是狼狈极了,尽管我极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但七嘴八舌的口诛还是让我有些招架不住,我装着出去洗漱,那些起哄似的叫阵声还此起彼伏地不绝于耳。那一晚,我失眠了,我可丢不起这个人,我心里盘算着从哪里开始,即使这块骨头再硬我也得啃下来,否则我今后在同学面前就永无抬头之日了。到晨鸡破晓时,我终于有了些头绪。

第二天一下课,我把同学海波拉到一旁,因为他和那个女生是中学同学,并直接了当的告诉他,我要和XX交朋友,请他代为转告。海波非常仗义,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我的请求,并保证今天就把口信带到。接下来我度过了一个非常漫长的下午和又一个无眠的夜晚。"结果会是怎样的呢? 如果被拒绝了怎么办?"我反复不停的自问,当然我顾忌最多的还是面子问题,因为我对那个女生根本没有好感,更谈不上了解和感情。现在看来我当时完全是出于一种游戏人生的冲动,很不严肃。而我在意的,也只是事情的成败和男人所谓的尊严。我是读著表挨到了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的,然后装著若无其事似的走到海波身傍:" 那个如何?"海波把我拉到角落里,然后小声地说: “我说出来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我假装满不在乎的答到: “你尽管讲,我无所谓。” 其实这时我已从海波的语气和神态中猜到了答案。“她没同意,而且口气很绝决。" "怎么讲?" 她说:"那是不可能的!" 海波涨红着脸,有些吞吞吐吐,似乎被拒绝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嗯" 我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尽管事先也想到了有被拒绝的可能,但心高气傲的我还是从心底里冒出一股无名之火,我感到自尊心深深受到了伤害,愤怒的像一头受伤的豹子,一生不吭的转身离开,而把还试图安慰我的海波一个人凉在那里。我一个人回到了寝室,立即反锁上门。像一个听到了冲锋号的战士,全身的斗志都被激励起来,仅用了很短的时间,一封写给XX类似檄文的长信,在舍我其谁的自信中一挥而就。其笔锋有如决堤的黄河之水席卷而下,并使用了当时我所能想到的所有刻薄挖苦之言辞。此文虽有雷霆万钧之势,却仍然不失为一篇精美绝轮的佳作。我快速用眼睛扫一下,便放进了邮筒里。到此,我才如释重负地轻轻舒了一口气,一种置死地而后生的畅快在胸腔内澎湃激荡。第二天上午课结束后,我最后一个从教室中走出来。在经过走廊时,我鬼使神差地瞥了一下挂在墙上的广告版,发现它的边沿处有一个类似信的东西放在那里。我下意识的走上前去,一看果然是一封信,而且信上的署名正是我。显然是我那封信起来作用,而喜欢冒险的性格和好奇心以及事情的不确定性又让她想一试究竟,只是要保守秘密。不然她完全可以通过海波把这封信转交给我。更不可思议的是那里根本不是放信的地方,而我又千真万确有心灵上的感应。如果不是缘分,哪里会有如此天衣无缝的机缘巧合? 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三下并两下地快步跳下楼梯,冲出教学楼,跑到附近一个空旷的操场上,环顾四周无人后,便掏出信快速的阅读起来。在读信之前,我已经预感到老天的爱已经垂顾到我的头上。由于兴奋,我只记得信上约会的时间和地点,其它文字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在数学楼后面的树林里,两个冤家终于见面了。说来奇怪,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却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相见恨晚的感觉。就在那一天,古今先贤,智者仁人无论死去或活着的,几乎都被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男女提到面前,妄言针砭。我们从文章谈到作者,从旧体诗谈到新文化运动后新诗词的演变和进步,就其中好恶,是非曲直,激扬文字,畅所欲言。我们很少聊到自身,就像两个以文会友的知交,完全忘记了来到这里的目的。世界仿佛在我们面前消失了,我们常常以阳春白雪自誉,而以下里巴人晦贬他人。每每此刻,四只被激情燃烧的瞳子里就会沸腾出青春的火焰。

当映射在大地上两个长短不齐的身影消失的时候,我才目送着那席散发着芳香,随风舞动的白色连衣裙渐渐远去,而她分别时那一脸的不舍,却象烙铁一样深深的灼烫着我钟情的心。。。。。以后我们又陆陆续续在校园中见了几面,而且每次都相见甚欢。有时无意中,会被那几个和我打赌起哄的室友们撞见,我总能从他们的眼里读出那种又忌妒又羡慕的东西来。每每此刻我高高扬起的脸上,总会挂满不屑和惬意。我们就这样浸泡在甜蜜中度过了大学时代的最后数周。她的分配通知先下来了,留在当地一所省直科研单位,而我还继续等待着毕业分配的结果。

在此期间,我时常去她所在的单位找她,反正她刚到一个新单位也无所是事。有时我们就在附近的公园里边散步边交谈,我给她拍了许多即美仑美焕,又能张显她个各性的照片。我非常自信地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留住她瞬间焕发出来的美丽和灵魂里激射出来的东西。我更坚信,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能理解她的人。直到今天我都认为她是一个聪慧,睿智,坚强,敏感,同时又具备高贵气质的女孩。

一次,我们在公园里划船,正海阔天空的交谈着,突然一阵秋风袭来,小船随即晃动了一下,她顺势扑进我的怀里,并紧紧地环抱着我。面对将头深深的埋在我胸前的女孩,我却不知所措地楞在那里,仿佛一座雕塑,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既而一种胜利者的喜悦划过我的大脑,我感到自己像一个居高临下的君主,而她就臣服在我的脚下。"你不是说,那是不可能的吗!" 我心里这样想着。此刻的我,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讨债者,用小气,刻薄,冷血玷污了她纯洁,也亵渎了自己的情感。。。。。。

当她还在为没有被分到更理想的地方而耿耿于怀时,我的分配通知书也下来了,结果令人丧不已,我被发配到了外地,这到符合父亲的谆谆教诲:"好男儿志在四方。" 我原本可以因为自己是校游泳队队长和海外关系的原故去找系领导理论,或让父母通过关系争取留下来,但我不愿也不屑因此而屈就自己。

当我握着那张将改变我未来的报到通知时,两眼蓄满了忿恨和委屈的泪水。孤傲和倔强的我在文革期间,经常被一群比我大的孩子们围堵追打,侮辱。也曾因父母被关入牛棚无人照顾而饿得虚脱晕倒,但从没有落过一滴眼泪。而此刻的我,竟任由悲沧的情绪肆溢宣泄,泪流满面。在我的心灵深处,原本那些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瞬间转变为对世俗人情事故的失望,同时更为那可能降临而又失去的感情而悲哀。我没有再找过她,深知凭我一己之力是无法阻挡世俗脚步的,我也领教了什么是世态炎凉和无奈。我的 ” 初恋 ”, 就这样结束了。

我的第一封情书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让我有了短暂却铭心刻骨的初恋体验。同学们羡慕我的收获,嫉妒我的所得,但却没有人看到我在通勤车上,默默地流了几个月的眼泪。那年秋天的落叶,也肆无忌惮地在我的灵魂深处飘零几十年。直到今天想起来,我还会真切地感觉到那种让我的血脉都变得僵硬的苍凉。。。。。。

祝全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这算初恋betway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