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日记第十三篇,夫妻私房话

夫妻私房话--你也能叱咤风云的昨晚跟爱妻在厨房齐心协力为全家的地道中餐晚饭战斗,再忙活,也不能忘了聊天,忙只是手忙,嘴可不能闲着(让嘴在吃饭前几分钟忙活忙活,不是吃饭时效率也高不是?),一则可以互通有无各自当天的见闻,二来增进夫妻感情不是?爱妻说,孩子舅妈最近升官了,不再直接数钱了,手下管着七八号人,真担心她能管住人么?她的脾气不急不躁的!我答:你就别操这份闲心了,权位就本身带有威慑力的,不信,假若当年邓小平要是把你指定为他的隔代接班人的话,你也会像胡一样叱咤风云的,你看胡的重要讲话稿秘书写好,场面上照着念就是了,那次跟国民党名誉党魁连战会谈,总算破天荒没有拿讲话稿,但是也能一眼看出是下了功夫背诵的秘书给事先准备的讲话稿。每天的行程也都是手下打点的仔细周到,不是最近新闻报道胡在峰会上的风头都盖过奥巴马了吗?到时咱也可以借你的光以第一丈夫的身份光宗耀祖不是爱妻哈哈大笑,炒菜铲子挥舞的更快,更有节奏了,就连锅铲的撞击声也不再聒吵,倒像伴奏的音乐似的。附注:昨晚的菜的色香味是前无古人的!

  局长要开会,开会要讲话,讲话要讲话稿,讲话稿要秘书来写。
  秘书是新来的大学生,费尽心思诚惶诚恐地完成了初稿。局长拿过来只看了看开头,便说是客观形势分析不到位,要重写。于是秘书战战兢兢地又写了二稿,局长又看了看中间部分,说是结合本单位实际不够,还要再写。秘书只好如坐针毡地再写了三稿,局长又看了看结尾,说是缺少感染力,还要再重新来过。
  看秘书为难头疼难以为继的样子,局长说:“算了算了,瞧你这这两笔刷子!真是‘小公鸡扑拉膀——白起屁儿’!还是让老末写吧!”
  于是叫局情调研室的老末到局长办公室。
  “老末,这两天有啥忙的?”局长一边让老末坐在沙发,一边寒暄。
  “看局长说的,我能忙啥?业务科的小刘求我,让我帮她写情书……”五十多岁的老末答应着。
  局长笑了:“呵呵,老末,俺来这么长时间,你的故事听说了不少。说你竟给别人帮忙了。自己不是党员,却给别人写入党思想汇报,自己啥职称也没有,却给别人写职称晋级材料,自己一辈子没打过官司,却给别人写打官司的诉状,这回,又给别人写情书……,你给自己的老婆写过情书没?”
  老末也笑了:“呵呵,不瞒局长,我老婆出身劳动人民家庭,六岁捡煤核,七岁扒树皮,八岁时上学,倒是念了三年,可都是一年级!后来就下地干农活,情书这两字啥意思还不知道呢!”
  “呵呵,看你,真够幽默的……”,局长显出同情,随即又换出诚恳:“不过你可不能当陈世美啊……你的长处还要发挥,早就听说你是咱们局里的一支笔。听说你不是给人家写情书,就是自己闷在屋子里研究啥‘冰比冰水冰’的对句,听说你还研究出了回字的九种写法,哈,比哪个叫孔啥乙的还厉害!”
  老末吭哧瘪肚:“这,这不是没啥事干么……。局长,回字真有九种写法……”
  局长一挥大手:“呆着你的九种写法吧!你要不是整天研究这个,民主测评能总是老末吗?你给前三任局长当过秘书,俺来了也有一阵子了,也听说你有点才气。这不,给你创造个机会,找你不为别的,咱们局里的情况你都熟悉,这次的会议很重要,俺的讲话稿,还是要启用你这个大秀才来写。”
  老末表情木然。
  局长深情地望着他:“老末,说起来你资格也够老的了。可是快退休的人了,这些年待遇始终上不去。俺也想了,争取给你个副主任待遇,让你风风光光的退休。”
  老末一下子感动了:“局长,这么说,你还没忘了我……”
  结果是当然是老末接受了局长的下达的任务,使出妙笔生花的本事,认认真真地把稿子写完了,送交局长:“您看看哪里还需要润色?”
  局长略看一遍,喝彩道:“老末,你小舅子的!这才叫‘寡妇生孩子---有老底’!这稿子不赖不赖!啥润色,‘蝎子教徒弟,就这么蛰(着)’吧!”
  开会的时候,老末和大家一起在下面聆听主席台上的局长讲话,听得很认真。散会了便和大家一起往出走。有几个人向老末问道:“老末,老末!局长的稿子是不是你写的啊?”
  没等老末回答,旁边的人就说:“这还用问?除了老末,谁能把领导报告写得这么好!”
  旁边又有人说:“稿子写得好是一方面,咱局长讲得好更重要!听局长那嗓子!看局长那手势,那表情,多有气势,都快赶上和老毛头了!”
  他说的老毛头是谁,大家都知道;这话迎来一阵赞同。
  老末却说:“有几个字,局长没念标准音。”
  众人倍感惊讶,不约而同发出一声:“你说啥?”
  老末说:“局长把‘阐述’念成了‘善诉’。把‘液体’念成了‘义体’。还把‘人肉’念成了‘银又’,把‘日子’念成了‘义纸’,这都是东北方言,不是标准音啊。”
  大家一下子沉默了。不知谁低低的叨咕了一声:“老末,你又犯老毛病了,找抽呐吧。”
  这句话之后,众人不再说什么,一个个的离开老末,把老末一个人撂在那里。老末吧嗒吧嗒嘴,蔫不搭的,一个人蹒跚而去。
  第二天局长把老末叫到办公室,声色俱厉:“那啥……巴子的!你咬文嚼字搞到老子头上来了!这几个字俺一辈子都这么念,干嘛非得念你那个什么标准音?俺不念标准音还不是照样当局长?你真是‘黑瞎子推碾子———挨累还闹个熊样’!你标准,你就当你一辈子的标准科员得嘞!”betway必威 ,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晴

betway必威 1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睡晚的缘故,今早我们三个都起晚了。因为我今早有工作,所以发现起晚了之后,简单收拾一下就出发了。今天的钢琴课是石爸爸送,也不知道小伙子表现的怎么样?中午回来的时候儿子正等着我吃饭,撅着小嘴说,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饭呢。说的我心里一阵愧疚感,连忙说,我也是。小伙子说,那我们赶快吃饭吧,吃完饭我去辅导班做作业。

胡淼淼从对门的家里逃出来后就一直恍恍惚惚,真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晚上是小姨和姨夫去辅导班接的他,不用猜,肯定是老高兴了。见我没忙完,小姨说,上次答应送石皓泽一个玩具,先去超市买个玩具,再回来接我。他们走的时候我就想,肯定是个拼装的玩具。果不其然,还真是。到家后,饭都顾不得吃,就忙活开了,这个拼装的玩具魅力真大,连电视都不看了,这样也好,最起码可以有始有终的做一件事情。

就听见手机铃声响起,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助理孙甜甜,才想起来今天上午十点有来访者咨询。

“喂,淼淼姐,别忘记上午十点有来访者做咨询。”

“好的,我一会儿出发去诊所,谢谢。”

很快收拾好情绪,换上职业套装,梳妆打扮完就打算去上班。

打开房门,没想到又遇见某人也正出门。

“晓晓,一会儿让张阿姨送你去幼儿园,爸爸先去上班了。”

“好的,爸爸,放心吧。妈妈,你也去上班吗?那正好可以让爸爸送你,是不是,爸爸?”

“晓晓,不用,妈妈可以打车,不用麻烦你爸爸。还有晚上放学妈妈去接你,可以吧?”

“太好了,妈妈终于可以接我放学了。”

“走吧,我开车送你,你去哪上班?”

“真不用,程先生,我的前夫,我不想麻烦你。再见。”只见淼淼飞快的坐上电梯逃跑了。

看着逃跑的淼淼,程先生摇了摇头笑了,心想: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很快你就会再投怀送抱的。一会儿我们又要见面了,胡淼淼,记着接招。

跑下楼的淼淼叫了辆门口停的黑车就走了,就担心追下来的某人,一想到昨晚又在一起就感觉尴尬。

“师傅,去大使馆国际中心。”

“好的。”

胡淼淼付完钱走入国际中心的大厅,艾恩斯心理诊所就在这栋楼的最高层。

电梯一响,低头走入电梯的淼淼没有注意旁边站的是谁,就在想今天的来访者如何进行咨询。

正低头沉思的淼淼突然被一下子拍醒了,“啊。怎么了?”

“胡淼淼,我的前妻,我们可又见面了。”只见旁边一脸坏笑的程浩然说道。

“啊,怎么是你,你不是去上班了吗?跟踪我干嘛?”

“你还真能多想,我跟踪你?我还以为你跟踪我呢?上班地点竟然选在我办公室隔壁,你说你是不是后悔了,又想追我回来?”

听着某人自恋的话语,淼淼无语了,不过真么想到Mike竟然选择这个地方,竟然特么还在程氏医生集团诊所隔壁,老天真会开玩笑。

“真不是我选的地方,是Mike选择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怎么选择这里?要知道我打死也不选。”

很快就到了最高层,淼淼立刻走向自己诊所,快点离开这个自大的家伙,真担心自己又控制不住的想他。

“淼淼姐,你来了,现在我已经把来访者基本资料准备好了,你先看看。”

“好,谢谢甜甜。”

“对了,淼淼姐,隔壁程氏诊所的秘书说是邀请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她说她们最近业绩很好,顺便请我们一起去参加聚餐。”

“你替我回绝她,我忙完这个 case下午还要接晓晓放学。你可以跟他们一起去,里面可是有比较帅的医生。”

“好的,那我跟他们秘书说。”

很快一个小时的咨询就过去了,看着来访者离开,淼淼仔细做了记录,希望她能很快结束这段咨询,开始新生。

每次咨询后,淼淼都会习惯听着音乐,站在阳台看着外面的风景一点点放空自己,让自己从那段咨询里快速走出来。

淼淼又想到和程浩然一起的日子,她有什么坏情绪,都是找他倾诉,他就静静的专注的倾听她,让她知道他一直在我陪着她,每次她都很快恢复过来。

可三年了,三年没他的日子,就是靠自己一个人放空自己来一点点的复原。

好像自从回国的这段日子,他们几乎每天都见面,好像从没有分开过。

当初为什么非要离婚呢?当时是相信他,认为离婚了自己就不会再想着控制他,而是想以平等的身份和他匹配的身份站在他身边,可没想到他确是真的出轨了,还有了私生子。

淼淼想起,当初认识浩然的时候,就跟他说:我的原则底线就是不能出轨,精神肉体都不能接受,一点也不行,一旦发现就会离开。

结果没想到竟然真的发生了。

想到以后也可能经常见到莫笑笑,淼淼还是决定尽量避开他们,以免尴尬。

想想自己是不是要开始新生活了,放弃心中的他,毕竟他已不属于自己了。

突然看见蓝天飞过一群大雁,看着一排一字形的大雁自由翱翔,淼淼想到自己以前不也是想着能自由的翱翔吗,做自己喜欢的事。

既然不属于自己那就放弃吧。

心中做好决定的淼淼很快就想开了,然后想着自己应该去换个新发型来次重生。

“甜甜,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亲爱的芸芸,洁洁,还有茜茜,你们有谁想去做头发?”淼淼跟她们发了微信。

很快就收到她们的回复:“等着,咱姐们几个一起去,好久没逛街了,顺便买买买……”

“好的,我先去商场等着你们。”

联系好,淼淼正打算坐电梯下去,就看见对面走来程浩然和他的莫助理,正推着病人去病房休息,看来是刚做完手术。

莫笑笑看到淼淼的时候,吃了一惊,说“淼淼姐,你怎么在这?”看着紧张的笑笑,淼淼笑了。

“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忙吗?我正好来找你问问。”

“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吧,这地方不方面。”急的莫笑笑急忙打断淼淼的话。生怕淼淼给说出来,那样的话程浩然一定不会原谅她。

“看来你们在忙,等下次吧。我走了。对了,莫小姐,我看那件事不需要你帮忙了,我好想后悔离开了,我还是决定抢回来吧。”

胡淼淼一脸笑嘻嘻的说道,看着程浩然,然后走过去,对他说:怎么办,喵喵,我后悔了。

“后悔了就回来,家一直在。”就听见程浩然如此说道。

看到莫笑笑苍白的小脸,淼淼坏坏的笑到,哼,看我还不气死你。

没回答程浩然,而是摸了摸他的脸,亲了一口,就挥挥小手走了。

走进电梯的淼淼,才想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怎么调戏了前夫,都是被那女人气的。

还是去换个发型,开始心声吧。

(待续……)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亲子日记第十三篇,夫妻私房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