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童话,幸福是什么

在一个大学校园里,有一名酷爱运动的女孩,因为要经常的运动,所以,她的鞋子总是要坏掉,同样是在这个校园里,有一位和蔼可亲的修鞋匠,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甜美的微笑。自然而然的,女孩成为修鞋匠的常客。在交谈中,女孩得知,修鞋匠原来是一名工程师,因为单位减员而失去工作。正当失去经济来源的同时,他的妻子也以外地出了车祸,所以他从单位拿的那些遣散费都用在给妻子治病上,然而妻子现在还是下半身瘫痪了。现在他们的女儿也在上大学,和这个经常去修鞋的女孩一般大。女孩很同情修鞋匠的遭遇,就介绍她的同学都来关照修鞋匠的生意。一天,女孩在宿舍里,突然外面乌云密布,不一会就下起雨来,女孩担心起修鞋匠,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来到修鞋匠面前,对他说:已经下雨了,看来今天也不会有什么生意,我来帮你收拾摊子。修鞋匠很感谢的对女孩笑了笑,那笑容还是那么甜美。此时,女孩突然有一种想法,就对修鞋匠提出要到他家去看看的要求,开始修鞋匠愣了一下,因为觉得意外,不过,他很快就答应了,脸上还挂着以往的笑容。女孩跟着修鞋匠走到了一所很小的屋子面前,修鞋匠说因为要给妻子治病所以把以前的大房子卖掉了,希望女孩不要见笑。进入屋子,女孩看到一位中年妇人坐在椅子上,腿上盖着一条毯子。而妇人的脸上挂着和修鞋匠同样甜美的笑容。修鞋匠进屋后,立即跑到妻子面前,问:今天有没有不舒服?坐着腰累不累?而妻子也同样急切的问候丈夫:今天工作累了吗?外面下雨有没有淋到?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相互询问着。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面挂甜美的笑容姑娘跑了进来,看见父母,甜甜地叫着:爸、妈我回来了!女孩知道这一定是他们的女儿,她看见了一幅幸福家庭的美丽图画。

从前有个商人,他有一个女儿。每天晚上他都带着女儿去参加聚会。一天晚上,这个女孩在聚会中看见一个大人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鼻烟盒,从里面取出烟叶。盒盖上有一幅小巷,那是波斯国王的儿子的画像。王子脸上遮着七层面纱。女孩于是爱上了他。回到家,她对父亲说:“爸爸,我爱上了波斯国王的儿子,你去向他提亲,而且带上我的画像。”波斯国王的儿子因两件事而著名:他长得极美,由于他的这种过分的美貌,他不能被任何人看见,甚至因为怕有人看见他,便在脸上蒙了七层面纱,并且总是将自己关在有宝座的那个房间里,除了他的母亲外,他不见任何人。商人听女儿如此一说,便回答她:“女儿啊,你最好能忘掉这位波斯王子。”但是,商人的女儿从此象着了魔一样,除了这事什么也不想。她开始围着父亲转,对他苦苦哀求,直到商人不忍再看着女儿如此痛苦,决定亲自去找那位脸上蒙着七层面纱的波斯王子,把女儿对他的爱告诉他。王后接见了商人,她拿了女孩的画像去给在另外那个房间里的儿子看。“儿子,你想看看这张像么?”“叫他把它扔进厕所里吧。”王后回去转告商人,那位可怜的父亲恳求她说:“可我那可怜的女儿正在泪水中挣扎呢。”“儿子呀,”王后重又去对高傲的国王说,“他说他女儿正在泪水中挣扎!”“那就把这七条手绢给她。”“我女儿正在自杀!”当王后拿给他七条手绢时,那个可怜的父亲说。“他说她正在自杀。”王后转告高傲的国王。“那就把这把小刀给她,让她自杀好了。”带着这些残酷的回答,老人回去见他的女儿。女儿沉默了一会,然后说:“这个时候人要坚强。给我一匹马,一带钱,让我出发吧。”“你疯了么?”“不管疯不疯,我要去闯世界。”她出门去闯世界了。晚上,她来到一片田野里。女孩看见一处亮光,那是一座小房子,里面住着一位妇人,正守候着她垂死的儿子。女孩说:“您去休息吧,我来守着您的儿子。”守着守着,灯灭了,四周漆黑一团。她摸着黑想找根火柴,但没有找到。“我得在附近试试,看看是否有人能帮我把灯点亮。”她跑出门,在四周转了一圈,看见那下边有一束光亮。女孩走上前,那里有一位老妇人正在向油锅下添柴。“老奶奶,您能点亮我的灯么?”“如果你帮助我。”老妇人回答。“帮你什么?”“帮我给一个青年施魔法,就是住在那边的那家农民的儿子,”她用手指着垂死的男孩住的房子,“油一燃尽,年轻人将会死去。”“我帮你,”女孩子说,“我来添柴,你看油是否沸腾了。”老太太探身去看油锅有没有沸,女孩抓住她的腿,将老妇人头朝下扔进油里,直到觉得她已经僵硬了。然后她点上灯,熄灭火,跑回房子里。在那里,那年轻人病已经好了,已经从床上起来了。这间贫穷的小屋里于是充满了欢笑。“我要娶你!”年轻人说。“不,让我走吧。”她回答,第二天,她带着礼物继续旅行。她来到一处村庄,给一对夫妻的家里干活。可怜的丈夫已经许多年没能起床了。他生了一种不知名的病,所有医圣都弄不明白。女孩在那家干活,开始怀疑那位妻子。她开始注意她,一天晚上,女孩躲在一幅窗帘后,想看看她在夜里做些什么。妻子来了,叫醒丈夫,给了他一杯安眠药喝,等他刚一睡着,妻子便打开一个首饰盒,说:“来吧,亲爱的女儿们,到时间了。”从首饰盒里爬出一团蝰蛇,它们跳到熟睡的人身上,开始吸他的血。等蝰蛇们吸饱了,妻子便把它们扯下来,取出藏在一幅画后面的一口小锅,让蝰蛇们把吸的血全都吐出来,她将血涂在头发上,然后把蛇放回去,接着说:“在水上,在风上,将我带到贝奈文托的核桃中。”随后就消失了。女孩怎么办?她也用锅里的血涂抹头发,并重复了妇人的话。突然,她便来到一个满是女巫的木桶里,她们在跳舞,占卜和施魔法。天刚亮,女孩要在女主人到家前回到家里,于是想:要找到相反的咒语。便试着说:“在水下,在风下,让我远离贝奈文托的核桃。”于是,她一下子又回到房子里。女主人回来时,发现她正在休息,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不过,第二天早上女孩对男主人说:“今天夜里,您假装把您妻子给的那杯东西喝下去,但一滴也不要往下咽。”男主人这样做了,于是一直醒着。当妻子要把蝰蛇放在他身上时,他跳起来把妻子杀了。女人还没断气,丈夫就已经痊愈了。“我怎么才能谢你呢?”他对女孩说:“别走了,我想留你和我永远在一起。”但她不愿意这样。她带上主人给的钱,重新上路。她走啊走啊,来到另一个市镇上,住进一家旅店。店主有个年轻的儿子,很久以来一直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分日夜地睡觉。女孩子说:“让我来给他治病。”晚上,她开始守着年轻人。钟响十点,什么也没发生;钟响十一点,什么也没发生。钟响十二点时,“砰”的一声,天花板上破了两个洞,从上面落下两个包袱,一白一黑。它们落到地上,白包袱化成一个美妇人,而黑包袱变成一个女佣,托着一托盘的晚餐。妇人打了沉睡的年轻人一个耳光,把他叫醒;然后,为他准备好桌子,他们开始一起吃晚饭,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雄鸡啼鸣时,美妇人又打了男孩一个耳光,他立刻重新睡着了。两个妇人蜷缩起身子,最后又变成两个包袱,一黑一白,从天花板的洞口飞了出去。白天,女孩对病人的父母说:“如果你们想让这个可怜的孩子治好,就仔细听我说。你们必须做五件事:第一件,杀掉市镇里所有的公鸡;第二件,拴住所有的钟;第三件,准备一块绣着星辰的布,并把它盖在窗户外;第四件,在窗下点燃一堆篝火;第五件,让一个泥瓦匠守在屋顶上,准备补上面的两个洞。”第二天夜里,两个包袱妇人下到房间里,开始和年轻人一起吃晚饭。她们不时地向窗外看,注意看看天是不是亮了,但外面总是布满群星。等啊等啊,外面仍是漆黑一片。听不见雄鸡的啼叫,更听不见钟的声音;两个包袱妇人走到窗边,想看看这一夜为何总不结束。她们伸出手去,发现外边并不是天,而是一块盖布。布突然落下来,露出已升至中天的太阳。于是她们焦急地又化为包袱,朝天花板蹦上去。可是此时,泥瓦匠已经修好了瓦,房梁和水泥层。她们发现归路被封住了。两人又扑向窗户,但看见外面是一堆篝火。不管怎样,她们已没有选择了,只得跳到火上,她们被烧焦,随即逃走了。但在匆忙之中,她们忘记了象平常那样打年轻人一耳光:就这样,年轻人仍然清醒着,并摆脱了魔法。他的父母跑上去拥抱他,欣喜若狂。“那个姑娘!我要娶那个姑娘!”这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可是她呀,唉,脑袋里却另有想法。她从店主那里又得到一堆礼物,再次上路了。女孩遇到一位老妇人,“你去哪里?”她回答:“去找高傲的国王。”“听着,”老妇人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伤心事,给你这根发命令的小棍。想要什么就向它要,它会满足你的。你要知道,高傲的国王就住在这个市镇里。”老婆婆随即消失了,商人的女儿于是来到高傲的国王所住的宫殿对面,在地上敲了一下命令棍,说:“我命令!我命令立刻造出一座与高傲的国王那座王宫同样高大的宫殿,上面有和他那座宫殿一样的七扇窗户,这七扇窗户的一头要和国王的那些窗户接上,另一头则要远离它们。立即,在国王的宫殿对面出现了另一座宫殿,样子完全象她命令的那样。早上,高傲的国王起床后,看见自己宫殿对面出现了一座从未见过的美丽宫殿。他走到窗前,发现在对面离他最远的那扇窗前,站着一位非常美丽的姑娘,为了看清她,高傲的国王摘去了第一层面纱,随后他立刻对仆人们说:“把首饰中最漂亮的那一对手镯拿去送给对面的姑娘,并以我的名义向她求婚。”仆人们用丝绒的垫托着手镯前去执行使命。但姑娘一看见他们便说:“把这对手镯拿去挂在下面的门上,那里正缺两个门环。”随后赶走了他们。第二天,姑娘又来到第二扇窗前,而高傲的国王掀起第二层面纱,站到他的第二扇窗前。接着,他派仆人送去一串钻石项链。“这串项链,”她说,“拿去做拴狗的链子吧,它现在正用绳子拴着呢。”第三天,姑娘来到第三扇窗子前,而高傲的国王已掀开第三层面纱,出现在第三扇窗前,他命令仆人送去一对珍珠耳环。“这对耳环,”姑娘说,“拿去做狗铃吧。”第四天,在第四扇窗前,她回答仆人们,让他们把送给她的珍贵的刺绣围巾拿去做门前的脚垫;第五天,国王已揭下第五层面纱,并派仆人送去订婚戒指,上面镶着一颗核桃大的钻石。姑娘让他们拿去给看门人的孩子玩。第六天,他们为她送去了王后的王冠。“把它拿去做锅的支架。”她说。但这期间,他们都到了第七扇窗前,面对着面,高傲的国王已揭去了最后一层面纱,商人的女儿是如此爱慕他,于是说:“好吧,我答应嫁给你。”这样就着面包和面包碎块吃了一只生了蛆虫的母鸡,新娘万岁!

"啊,好痛"一个小女孩摔倒在地上,她看着正在流血的膝盖,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可是,她看见远处一个美丽的妇人急急忙忙的走过来,立马把眼泪擦掉,向她跑去,高兴的说:"母后,你看蓉儿摔倒了没有哭,是不是很勇敢"那个妇人却并没有看她,径直朝坐在秋千上的女孩走去。她着急的说:"小雪,你没事吧,不是和你说了很多次,要出来让人和母后通报一声,你说你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小雪听了,吐了吐舌头,撒娇的说:"母后,屋里好闷,小雪想出来透透气都不行吗"……

这个年轻人低着头哭了起来说:“我的公司倒闭了,我欠了人家很多钱,我没脸见我的家人,我没用,我给不了他们幸福,呜呜”他很伤心的哭着。

"太子妃,你先坐在这,不要乱跑,太子等会就会来,饿了,桌上有食物,有事就吩咐奴婢。""嗯,你们先下去吧。"等人走后,蓉儿拿下头上的红布,细细的抚摸着,摸下这里又摸下那里。

幸福是什么,其实平淡而简单的日子就是幸福,风雨过后总能看见彩虹,柴米油盐加点小浪漫就是幸福。用心去感受,用爱去经营,等待是一种幸福、知足是一种幸福、回忆也是一种幸福。和自己爱的人互相扶持、互相疼惜、互相给予每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一起哭一起笑,这也是幸福。

"蓉儿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起来吧,蓉儿啊,这都嫁过来了,是不是该叫父皇了"蓉儿听了,脸立马变得痛红,害羞的说:"父皇!""哈哈哈,朕没想到朕的儿媳妇儿这么可爱,你说是吧,书寒。""父皇说是便是吧!"一直坐在角落的人回应着,如果他没说话,或许不会有人注意到他,可蓉儿在进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年轻人听了这些回答又走着,他看到一个年龄很大、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他又走了过去问:“老人家,你知道幸福是什么?”老人的耳朵似乎不太好使了他说了还几遍她才听清。

"这孩子,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皇上焦虑的说。"蓉儿,你别在意啊,书寒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坐在皇上身旁的妇人说。她保养的很好,虽然年进四十,却看不见时光留下的痕迹。容貌跟书寒有几分相似,不认识他们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姐弟呢。"没事,蓉儿明白。若是没事蓉儿先退下了。""你也累了,就先下去吧,后天还要举行婚礼了,有你忙的。"

几年后,这个年轻人凭着自己辛勤的努力终于把债务还清了,他每天依然辛勤的干活,下班后他早早的回到家里和妻子女儿一起吃晚饭,节假日他就会和妻子女儿一起散步,虽然他现在没钱,但是他却从妻子和女儿的脸上看见了他从没见过的笑容,同时他自己的脸上也挂着幸福的笑容。

"你来干什么,彩云,把她给我送回去。""是,公主,得罪了。"小雪不依了,拦在蓉儿面前说:"蓉儿姐姐,你就让小雪跟着你好不好。"蓉儿这下更火了,一把推开她,"姐姐~"小雪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她径直向前走去,狠狠的警告她:"再让我看见你,休怪我对你不客气,还有别在我面前装可怜,我不吃这一套,你母后在慕国的皇宫里,要装可怜去她那里。"

“你是谁?”年轻人问道。

——————分割线

胡须老人又说道:“年轻人,你知道什么是幸福吗?”

"把眼泪擦干,不要哭了好不好,哭了就不好看了,乖哦,爱笑的女孩才有人喜欢"男孩把一块手帕递给她。帅气的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让不知情为何物的蓉儿对他一见钟情。"世子,再 "呀,好痛"一个小女孩摔倒在地上,她看着正在流血的膝盖,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可是,她看见远处一个美丽的妇人急急忙忙的走过来,立马把眼泪擦掉,向她跑去,高兴的说:"母后,你看蓉儿摔倒了没有哭,是不是很勇敢"那个妇人却并没有看她,径直朝坐在秋千只为你一人笑(二)

“那你现在还想自杀吗?”

书寒

“我的快乐就是爸爸妈妈给我做我爱吃的菜的时候。”

从我懂事那天起,我就知道皇宫的人无情,可看到母后对妹妹的宠爱我才明白,愿来那无情是对我一人的,我努力的让母后喜欢我,可她从没看我一眼,直到他的出现,是他告诉我,只有爱笑的女孩才会有人喜欢,我很高兴能遇见你。

年轻的夫妇听见这个问题都很深情的看了一眼对方说:“幸福就是可以和我的妻子一起生活。”他的妻子也很开心的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蓉儿

年轻人又问:“你们没有钱还那么幸福吗?”

——————分割线

“快乐就是爸爸妈妈可以天天陪我玩。”

"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太子,她是慕国的长公主。"书寒把玩着被手里的板指,疑惑的问:"慕国不是只有一个公主吗?""回太子,慕国除去那些死去和身份低下的,真正算是公主的只有两个人,她们都为皇后所生,是双保胎。只是这蓉儿公主不怎么得宠。""是吗,派人跟着她,看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嫁给我这样的废物,呵呵""是,太子"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又回到了他自杀的地方,胡须老人仍然站在那,他问道:“年轻人你知道幸福是什么了吗?”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婚礼很热闹,来得都是有权势的人。但来的人哪个不是为了看热闹的,毕竟有谁会嫁给一个废物,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公主。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自杀呢?”胡须老人和蔼的说道。

"我叫慕蓉儿,你叫我蓉儿就行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了。"书寒淡淡的回应:"你又何必呢,我已经是个废物了。"说完便让他的侍从给推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蓉儿暗暗发誓,废物吗,可等我找到最后一味药,治好你的双腿,你还是废物吗。

“知道知道,”他们齐声回到。

蓉儿看着母后和小雪聊的那么开心,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可是为什么,明明都是她的女儿,甚至连容貌都一样,可是为什么?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幸福没有定义,他只在我们心中。

你看,蓉儿终于成为你的妻子了,别人都说,秦书寒是废物,失去双腿的他,空有太子的身份。可是你放心,蓉儿会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废物,蓉儿要让那些嫌弃你不愿嫁给你的人反悔。只为你一人笑(番外)

老太太笑着说:“我们这辈子都不富裕,可是我们都很幸福,因为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可以一起努力,一起哭,一起笑,老头子最喜欢我的笑了!”

我从小出生高贵,虽在帝王家,父母却恩爱有加,可一次的暗杀让我失去了双腿,我开始自暴自弃,直到她的出现,她的笑很美,让我渐渐沦陷。看到她杀人,我努力阻止她,不想纯真的笑容从她脸上消失,可不想最后却害了她。愿来世再和她相遇。

年轻人沉默了一会说道:“我知道了!”

胡须老人看着满脸泪痕的年轻人说:“你根本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我可以让时间停止到现在,但是你必须要去明白幸福是什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betway必威,老人家还在回忆着和老伴的幸福,年轻人走开了,他走到一个石头上坐了下来,他回想着这几年的日子,全都是在公司应酬,一点妻子和女儿的影子都找不到,他从来没和妻子散过步,没和女儿一起玩,甚至这么多年一家人都没正经在一起吃过饭,他从没那样和妻子依偎在一起,也从没见过女儿那样笑,他不知道妻子喜欢什么,女儿爱吃什么,以前他很有钱,但是他却很累,天天怕这怕那,现在他突然感觉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快乐过,他觉得他身为丈夫和父亲,他做的都好失败。年轻人自言自语道:“原来我一直都错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又继续走着,这时,他看见一群小朋友,他笑着走过去说:“小朋友,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幸福快乐呀。”

胡须老人刚说完年轻人就感觉眼前又是金光刺眼,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火辉煌,只有黄黄的土地和绿绿的大山。他看见一个村子他走了过去,当他进到村子里时发现这里人的衣服都很普通,有的甚至还很破旧,但是这些人的脸上却都挂满了很真实的笑容,年轻人常年的做生意,面对的都是生意上的人,那些人的笑容都是那样的虚伪,那样的不真实,年轻人好久都没有看过这样的笑容了,他走进人群,这里好像是一个集市,叫卖声音不断,他继续走着,走着走着他看见一对年轻的夫妇,他走了过去问:“请问,你们知道幸福是什么?”

“我不会自杀的!”年轻人坚决的说道。

有一天,一个看似很伤心痛苦的年轻人要上吊自杀,在他马上要把脖子塞进绳套的时候,突然一道金刚出现,那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当年轻人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胡须老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的幸福是爸爸妈妈搂我睡觉的时候。”

“当然知道,幸福就是我有很多钱,我可以让我的妻子和女儿拥有最好的东西。”年轻人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老人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拿出一张张照片说道:“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和老头子在一起,我们一起干活,一起回家,下雨时一起拿着盆子接从屋顶漏下的雨,下雪时抱在一起互相取暖,一起照顾我们的孩子,一起看着孩子成家,看着孙儿长大,现在老伴死了,我的幸福就跟着一起走了,现在我天天拿着照片就等着去找他的时候一起回忆那时候的日子。”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意大利童话,幸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