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格拉斯博格,自爱和贞操不在两腿之

3.刮腿毛(本来应该在与巴瑞干那档事之前就刮的吧?)

而tony从Steve刚才在台上说要求婚时脑子就一片空白,而当Steve说出那句话时,他便毫不犹豫的回答道:I do。

安铁一听这个小丫头要叫自己爸爸,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心里琢磨,操!我他妈才25,怎么成九岁孩子的爸爸了,这要是算起来16岁就生孩子了,那也太他妈强悍了。想到这里,安铁哭笑不得地看着瞳瞳说:“我说你怎么回事,登鼻子上脸啊,我有那么老吗?” 瞳瞳一看安铁好像不太高兴,低着头小声说:“我是觉得你对我这么好,就像我爸爸一样,又没说你老。” 安铁说:“那也不行!别跟我拉关系,你在这里住几天还是要走的,叫什么爸爸呀!快点睡觉去,别在这里跟我啰唆!”说完,安铁连推带拽地把瞳瞳拉到书房里。 瞳瞳被安铁按坐在小床上后,用无辜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安铁,说:“一点也不像个好爸爸,就知道凶人!” 安铁一听,火大地说:“赶紧睡觉,再啰里吧唆的还把你送派出所去!” 瞳瞳听完,把眼帘垂下来,又把手指放到嘴里,开始啃自己的指甲,安铁注意到瞳瞳一紧张或者琢磨事情的时候就啃手指,食指的指甲都被她啃得残缺不全了,红通通的,像要流血了似的。 这次,安铁终于忍不住了,拍了一下瞳瞳的小手说:“别啃手指,都这么大孩子了,怎么落下这么个毛病,再啃把手都搞出血了,你不疼啊!” 瞳瞳用眼尾扫了一眼安铁,嘟囔说:“还说我啰唆,你比我还啰唆。” 安铁被瞳瞳气得又满地转悠,过了一会,走到门口说:“睡觉睡觉!再耍你那小脾气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瞳瞳猛地抬起头,怀疑地看着安铁说:“我不信!” 安铁一边拉门一边说:“那你就等着,看你哪天把我气急了,我好好揍你一顿!” 瞳瞳撅着嘴,对安铁做个鬼脸,说:“坏爸爸!我睡觉了。” 安铁一听,无奈地看了一眼这个难缠的小丫头,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安铁从书房里走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刚想拎着包出去上班,走到门口才发现自己早晨随便套了一条裤子就出来了,裤子上皱巴巴的,便回到卧室,打算换一条裤子再去上班。 安铁找裤子的时候,又开始头疼了,现在安铁在自己的房间里都找不到自己的东西,那个小丫头把他的衣服和裤子折腾个底朝上,让安铁找条裤衩都困难。 安铁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才找到那条自己一向认为穿上去很帅气的裤子,只见那条裤子被瞳瞳整齐地叠在衣柜的最底层,看上去像是洗完又熨过一遍。安铁的家里虽然有熨衣服的家伙,可安铁一向邋遢惯了,根本就没有熨烫衣服的习惯,估计那个熨斗早已经落上了一层老灰。想到这里安铁不禁佩服这个小丫头的渗透能力实在很强,现在安铁都不记得那个熨斗被自己放哪了,她居然能找得到,真服她了。 安铁把那条裤子从衣柜里拽出来,抖开一看,这条深黑色牛仔裤被那个小丫头熨烫得很平整,像新的一样,安铁摇头笑了笑,把裤子换上就出门上班去了。 安铁到了楼下,把那辆破自行车打开,心情还算不错地蹬着自行车往报社走,一路上,安铁发现许多路人在看自己,有时看完自己还对身边的同伴议论一下,痴痴地笑着。 安铁得意洋洋地想,操!我不至于这么帅吧,男女老幼照单全收了?还是他们在笑话我,笑我的自行车很破吗?妈的,谁让爷底子太薄呢,等过两年,咱也整个小车开开,让你们笑话我,到时我等下雨天甩你们一脸稀泥,看你们他妈还乐不乐,嘿嘿。 安铁被人行了一路的注目礼,但也没太在意,都用鲁先生笔下的阿Q精神给搪了过去,也没细琢磨自己今天到底哪不对劲。等安铁到了报社,发现还是有许多人在看自己,看完笑得更过份,安铁拐进卫生间,仔细打量了一下今天的穿着,看来看去,脸眼角都揉了好几遍,也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安铁郁闷地走进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就陈红和一个编辑在,那个编辑正专注地对着电脑整理文件,陈红则百无聊赖地在那看杂志,安铁一走过陈红的办公桌,刚想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就听陈红的大嗓门说道:“呦!安公子,今天怎么着?穿得这么酷啊!哈哈”说完,陈红笑得前仰后合,整个办公室都是她那老母鸡下蛋似的笑声。 安铁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操!我今天撞什么邪了?我也没发现我哪里不对啊,都笑我干什么?” 陈红一边笑一边往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走到安铁耳边说:“安公子,红内裤哦!哈哈” 安铁脸腾地红了起来,没错,今天安铁穿地就是红内裤,本来安铁特烦穿红色的裤衩,这一条还是去年白飞飞送的,当时,白飞飞像个老妈子似的说:“哎呀!看你这么孤苦伶仃,赏你条红内裤穿穿吧,省得本命年倒大霉。” 安铁对白飞飞说:“操!我才不信我能倒霉呢,怎么着,想让我礼尚往来等你本命年的时候送你个乳罩什么的是吧?” 白飞飞暧昧地看了安铁一眼,啐道:“送就送,你要送我就敢当你面穿,谁怕谁啊?” 白飞飞的话一说出口,安铁反倒没话说了,张了张嘴,只有把红裤衩收起来的份。 收是收下了,可安铁一次也没穿过,等本命年一过,安铁更觉得没必要穿了,塞在衣柜的角落里。要不是今天安铁发现所有的内裤都被瞳瞳洗过了,而且还没晾干,他是打死也不会穿这条内裤的。 想到这里,安铁看了看还在憋着笑看自己身后的陈红说:“你倒说呀,我今天哪不对啊,我可是被人笑话一路了,还有,我这穿得这么严实,你怎么看到我内裤是什么色啊?胡猜的吧?” 陈红笑道:“还用猜吗,难道不是你故意露给大家看的呀?哈哈,太好玩了!” 安铁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纳闷地看着陈红问:“你别笑了,快说,你要急死我呀你?” 陈红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了一下安铁的屁股说:“你扭头看看,你这条裤子是不是很前卫,哈哈。” 陈红一说完,安铁就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发现自己裤子的屁股位置有一个大洞,还是个三角形的,洞的周围焦糊焦糊的,红色的内裤正好在三角形的洞口暴露出来,特别明显。 安铁看完后,一抬头,发现陈红还在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的屁股看,而且刚才那个正在忙活的编辑也探过头来,安铁赶紧往椅子上一坐,对陈红说:“看什么看?大姑娘家家的也不害臊!” 陈红白了一眼安铁说:“切,不是你自己露出来给人家看的嘛。对了,这到底是哪个女人给你整得,这也太不像话了,摆明了想让你春光外泄嘛!哈哈。” 安铁听陈红这么一说,一下子想起家里那个小丫头来,火气腾地涌上脑袋,没好气地说:“行啦行啦,快干你事去吧,什么闲事都管啊你。” 陈红撅着嘴,瞪了一眼安铁说:“人家好心告诉你了,连句谢谢也没有,什么人呐,切!” 安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越想越生气,再一次琢磨着把小丫头送走的问题,这时,陈红那个小八婆正在与那个编辑聊着什么,两个人一边聊一边看向安铁这边,偷偷地在那乐。安铁把外套一脱,系在自己的腰上,站起身就想离开报社,这时,只听陈红在安铁背后说:“你看看你这样还不如露出内裤呐,现在是什么天气,你居然穿着短袖就出门,哈哈,安公子,这回你这个人可丢大了。” 安铁回头白了一眼陈红,硬着头皮走出了办公室。 安铁穿着短袖,却把外套系在腰上的搞笑样子,在报社的走廊了还是引得许多人侧目,安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驾驶,匆匆下了楼。 一到楼下,安铁立刻打了一个寒战,缩着脖子走到自行车旁,心想,回到家一定得好好教训那个小丫头一顿,或者干脆把她送到派出所就再也不管了。安铁骑上自行车,四月的小凉风嗖嗖地吹着安铁裸露在外的皮肤,把安铁的鼻涕都快冻出来了。 安铁到了家,一进客厅,没看见瞳瞳,心里估计那个小丫头还在睡觉,就直接奔书房走去,安铁把书房门推开,气呼呼地走到小床旁边,看见瞳瞳睡得正香,婴儿一样缩在小床的一侧,长长的睫毛,脸蛋红扑扑的,像个美丽的洋娃娃似的。 安铁呆呆地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心里的怒气已经消了大半,这时,瞳瞳翻了个身,被子从瞳瞳的身上滑了下来,安铁注意到小丫头的胳膊和小腿很瘦弱,在胳膊的外侧还有一些淡淡的淤青,这些淤青虽然很淡了,可在她细嫩白皙的皮肤上还是觉得很突兀。 安铁轻声叹了口气,琢磨着这些淤青的来历,估计这个女孩肯定是从家里跑出来的,而促使这个女孩离家的原因很可能与这些淤青有关,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打她呢。 安铁站在原地琢磨了一会,发现小丫头瑟缩了一下身子,好像很冷的样子,安铁赶紧把被子给瞳瞳盖好,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安铁躺在秦枫的床上仔细地回忆着,心想,瞳瞳估计现在也像小时候那样熟睡着吧? 正在安铁沉浸在回忆中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外面好像有人进来,安铁刚要下床出去看看是不是秦枫回来了,卧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随后,房间的灯光一亮。

那姐姐回来休养时,她爸妈都是躲躲藏藏的,怕被人知道似的。偶尔看到姐姐出来散步,周边邻居问问,她妈妈就立马一边拉着她快走一边很不自然说着:“没事没事,孩子想家了就回来看看我。”本来很正常的事情被她妈妈弄的大家私下议论纷纷,各种猜测。

1.练习小提琴

Steve慌张的伸出自己的手,握住tony的手,答道:Steve Rogers。

我自己学医的,我就从医学上说下,那个男人最在意的那张膜究竟是什么?

“不错。”他说。他的会话技巧到此基本展示殆尽,开始沉默起来。

华灯初上,多少名流在这里享受这芬芳的时光,纸醉金迷,觥筹交错,表面上的美好,藏在底处的罪恶。Steve想离开了,从他第一步踏进这个宴会时,他就发现他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会接纳他。那美酒佳肴,他却觉得味同嚼蜡,那与夜色相得映彰的彩灯,他却觉得低俗丑陋,那些或有钱或好看的男人女人们和那些有目的的可人儿们黏在一起时,他觉得恶心异常。而当第五个貌似是富家小姐的女人摸了他的屁股后,他终于受不了了,他决定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上高中时,我家周围有个姐姐上大学,在大二时因为下床不慎,一条腿滑到楼梯的另一边,造成外阴撕裂,处女膜破裂。本来这个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和在学校骨折的概念是一样的。就因为处女膜破裂,事情就变了性质。

2.避开巴瑞

某大型颁奖礼上,颁奖人:今年最佳男演员的获得者就是,Steve Rogers,恭喜Steve。


我们得回过头来说说处女贞操这件事了。

他应该算是完成了经纪人的任务了吧,虽然这个晚上他几乎除了瞪了前四个摸他屁股的人一眼和刚才那个女人有过一番对话之外,他没有和任何人有交流。他知道经纪人其实还是希望他做些什么的,就算是被潜规则。Steve是刚进演艺圈才一年的新人,但他也知道最容易上位的方式不是别的,就是他最鄙视的行为。而这个宴会大概是一个可以明目张胆作交易的地方,而筹码除了钱之外,就像刚才那个女人说的一样,别的,比如演艺资源与演出机会。Steve想,他真的该立刻离开这个肮脏之地。

女孩子很伤心问为什么不是娶自己。那男的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那同事和我在一起是她的第一次,我要负责的。一句话伤透了那女孩子的心。一年后男的老婆生孩子时出现点有惊无险的小意外,医生出来时责备男的说,你也太不爱惜自己老婆了,你老婆人流了三次,子宫壁都薄的像纸一样了,以后估计很难再怀孕生孩子了。

最后终于进去了。当他在我身上奋力抽送时,我却仰面注视着Roger Daltry的画像。

betway必威 ,“就因为这个,你就直接走了,害得我去找你。不过最后还不是相当于潜规则了,不是吗?“tony放下文件一边说一边爬起来翻身跨坐在Steve身上,双手不安分的一只试图从Steve后背将Steve 的T恤拉起,一只手伸进Steve 的裤子里。

但是我发现这样的事情不但是谈朋友时对方在意,有时连你爸妈你周边的人也是在意的。

几分钟后,终于云消雾散。当时我和全世界处于同样处境的的女人一样,暗自寻思:就这么完事了?值得这么大张旗鼓么?

说完Steve又慌忙地松开了tony的手,tony看着steve的动作觉得有趣,忍不住笑了一下:请跟我来,Rogers先生。

记得在《读者》上面看到一篇文章。

6.避开巴瑞

在Steve即将进去的时候,tony才说:那要看你有多棒了,Rogers先生,不让我满意可不行。

等传到我耳朵时已经成了“那家姑娘在大学乱搞,回来堕胎的。一点都不自爱啊。”女孩子本来在议论中就很容易受到这样名誉上的损失。舌头底下压死人,在邻居谣言纷纷中那姐姐的妈妈每天也不出门了,还有点埋怨自己女儿怎么就把处女膜弄丢了呢,没有贞操了以后怎么办。把本来回家疗伤的姐姐抑郁的差点自杀。

可怜的巴瑞!那次第,我真的问过他,“进去了没有?”还真没有!

Steve开始寻找tony的敏感点,到处乱撞弄的tony迷情乱吟,直到最后那声“嗯~”

我很少凑热闹写东西,也很少看电视剧,但是最近的《欢乐颂》真的太刷屏了。不管是公众号还是朋友圈几乎隔三差五的霸屏,最近最热门的就是邱莹莹因为不是处女而被男朋友当场分手事件。很多人都在用不同的角度去解剖这一事件,网上的“直男癌”“处女癌”“男权癌‘的标签满天飞,各种观点各种批判。

第一个问题是让谁来破。我马上认定目标:巴瑞。他是大学里和我一起做电台节目的男生。他人不错,喜欢我多过于我喜欢他,因此我不要担心情感太投入的问题。我觉得他会尊重我的隐私。他话不多,所以应该不会天天缠着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他听。从每个角度考虑,他都是完美无缺的人选。

Steve猛地进去在tony的呻吟当中回到:满意吗,我的stark总裁?

那男的当场懵了,他心中一直以为第一次献给自己的老婆居然人流了三次。

4.避开巴瑞

但那位小姐似乎对他很满意,在他的脸上表现出深深的不满后,她依旧拿着酒杯调笑着说:帅哥,你一晚上多少钱?

难道大家说的自爱和贞操就是长在两腿之间的那张膜上,确定不是长在人的内心里吗?

我看看白色墙壁和油毡地板,心想他是在说客套话。我说,“哪天我成了大牌DJ,我会换上粗毛地毯。”

之后那只手从手臂慢慢移到他的胸部“wow,真棒!”,淘气似的捏了两下,又滑到腹部,最后使劲一扯,褪去了Steve仅有的内裤。而从那只手碰到身体的那一刻起,Steve整个人就僵了,大脑一片空白,直到tony褪下了内裤,手碰到了自己的那玩意儿时他才反应过来,推开tony的手重新穿上裤子,他想他再不做点什么就完了,伸手去拿换的衣服准备离开。而tony怎么可能轻易放手,这么难得的一个甜心大美人,被Steve大劲地推开手后立刻转到Steve面前,用平生最大力气按住Steve 的头来了个热吻,而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把Steve刚刚扒上来的内裤又拉了下去,而两个人光着屁股接吻的结果是什么?很简单,两个人都硬了。

那膜不是完整的,中间有孔,不然女孩子们的“大姨妈”怎么出来。还有有人先天是没有那膜的,有些膜就算发生性行为也不一定会破,也有即使没有发生性行为那膜也会破损的(比如运动员)。

“谢谢。”我一边说,一边优雅地把堆满在紫色床单上的垃圾扫到一边去,“请坐下。”

而刚刚被快扩张好的tony难受得很,却看到Steve停下来思考人生,不禁低吼:快点,Steve,你再干什么?

我们的自爱贞操是爱自己,接纳自己,改善自己,不断超越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思想独立,经济独立,做个灵魂有香气的女人。

他坐下来,环顾四周,说,“房间不错。”

一夜旖旎。


“很好看的墙报啊!”他看着那张“The Who”乐队性感的Roger Daltry的招贴画。

“不用了,我等衣服到了后换了就行“Steve回到。在刚刚走向房间的路途中,他告诉自己事态发展的不对,现在他前面的这个人,虽然不认识,但看穿着打扮和在这座酒店有一个专属房间的情况下,加上那人一开始商人式还带丝轻浮的笑容,这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个交易,他应该马上离开,而不是被这个人的外表俘获后失去理智,然而已经答应了去换衣服,那换完衣服就马上离开,不能久留,但那人的眼睛可真好看。

所以没有必要拿那张胚胎发育的遗留物去证明女人的自爱和贞操。

事不宜迟。所有细节敲定以后,我立马开始行动。毕竟,我还有一大堆其他要做的事情呢。因此,当我在大学酒吧见到巴瑞时,我问他,“喂,要不要上我房间去?”

侍者进来把衣服放到床上,退了出去。Steve立刻拿了衣服溜进了浴室,也不顾什么礼貌。而坐在床上的tony在Steve关上门后便起来了,他站在浴室门前听了一会儿,作为情场高手,脱衣服脱到全裸的声音他是最清楚不过了。Steve刚刚脱光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时,门猛地被打开,Steve被吓得顿时愣住,而进来的tony看着Steve故作自然,调笑的说:天啊,你那玩意可真大。

后来听说回到学校后,明知真相的同学也拿有色眼镜看她,一直喜欢她追求她的男孩子也变得不搭理她了。宿舍还有人把她内裤扔了,不让她内裤挂在宿舍中,就因为她不是处女了。

不过生米终于煮成熟饭了,耶!现在我的待办事宜清单可以修改如下:

Steve听到对面的人的应答才反应过来,心里想自己应该拒绝马上离开这里但嘴上还是不自觉的说道:好的,麻烦你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没有处女膜所以就要被大家这样看待。那姐姐爸妈后来也搬家了,用邻居的话说,她们在熟人群里是无地自容,以后谁会给他们家女儿介绍对象啊,那么小就不是处女了,就算找到男人,也会让男方家看不起的。

我相信当时他张开的嘴巴一时合不拢,不过他并不是给了鼻子就上脸的那种人,就循规蹈矩跟着我回到我那八尺见方的小房间去。一场诚意拳拳的诱惑就此开始。

Steve不满地说:叫我Steve。

一个男的追求一个女孩,那女孩一开始就和那男的说自己以前谈过一个男朋友并且发生过关系。那男的很深情的说自己不在意,会好好珍惜这个女孩子的。谈了两年多,有一天那男的出差喝醉了,被暗恋他很久的同事设计上了床。醒来后男的很纠结,他内心很爱自己的女朋友,但现在又发生这样糊涂事情。他很无奈和女朋友坦白后选择分手,决定娶那女同事。

我在他身边坐下来,靠进去索吻,一分钟都没有浪费。三下五除二,他的T恤和套在上面的短袖衫(我都说过他是做电台的,对吧?)就脱掉了,紧跟着的是我的牛仔裤和农妇罩衫。

潜规则

那姐姐很是崩溃,就独自住在校外。后来一个机会她去了欧洲做了交换生,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换成别的女孩子,她肯定还会计划要穿什么衣服去进行这次“世纪诱惑”,但我还是依然故我,从没想过要换什么衣服。连穿什么内裤都没有在意呢。我相信,连夏娃那片遮羞树叶都比我当时穿的那件内裤更柔滑。也不是说巴瑞很在意这一点。我想他醉翁之意是不在昂贵的内裤上的。

而Steve走后没多久,失去了温暖的怀抱的tony就醒了过来,不满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房间,没看到Steve的身影,他带着睡意又叫了几声Steve,没有人应答,这才真的清醒过来,发现Steve的衣服已经不见了,明白Steve已经走了,很不爽地拿起床头柜的手机:pepper,你最好了,帮我查一个人,Steve Rogers,昨天也来过晚宴,应该很容易查到。

很是讽刺的文章,和《欢乐颂》上面的应勤一样,他们找老婆不是看彼此的性格和感情,仅仅在意对方是不是处女。应勤在分手后相亲了一女子,很快就从老家接到上海,还在微博上为婚前房产证加女方名字的问题。他觉得对方是处女所以就等于女孩子很自爱很保守,就可以结婚。

其次是在什么地方破。我那一间宿舍斗室是最保险的,因为我希望在我自己的地盘上给自己破处。

Steve知道就是那里了,他卖力地顶撞着那里,整个房间充满着呻吟与淫靡的“啪啪”声。

我自己都得承认:该是破处的时候啦。光阴似箭,我不能到了二十岁了还是一名处女吧? 于是我开始按部就班地筹划如何给自己破处。

Steve听后停下了动作,既惊讶于tony早就注意到了他又羞愧于tony说的动作娴熟,他的确是第一次,为什么了解这过程是她的腐女朋友Natasha告诉他,以防万一哪一天Steve发现自己是个基佬后而在床上丢人,毕竟Natasha觉得Steve这么优秀还没有女朋友只能是个基佬,而Steve得承认,Natasha永远是对的。

5.多买些速食杯汤

Steve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我当时认为像你这样的人大概只是玩玩,给我点钱或者好处就当作回报。而我是不愿意接受的,我就先走了。

我力图显得我很轻车熟路,却不知所措。我以为可以顺着他的引导,却原来他也是在上下而求索。幸亏我们都还年轻,身手灵活,否则一定会伤筋动骨的。我们不是随着史迪威温德甜美的音乐婀娜起舞,而更像是随着一张跳针的唱片跳着方块舞。

“Rogers先生,你可以先去卫生间清洗一下身体,我去通知他们拿件衣服来。”tony进入房间后指了指卫生间。

最后,我还得挑选好背景音乐。我最后挑了史迪威温德的“Fulfillingness’ First Finale”。

“好吧,那请坐着等着吧。“tony挑了挑眉,打了个电话让侍者送套衣服来,Steve刻意坐在离tony很远的另一边,以防自己离开的决心动摇。然后房间一片沉默,仔细听,只能听到两段不停加快的心跳。

我在床边燃起一根蜡烛。蜡烛是插在一个空酒瓶上,蜡滴沿着瓶子边往下流。音乐响起来,过道畅通,灯光正合适,是出手的时候了。

Steve的生物钟就算在今天也准时的在六点叫醒了他,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发现梦中的美人就在他的怀里,他立刻清醒,思考了一会儿,轻手轻脚地把压在tony身下的手收了回来,又把tony安置好,才起身拣了自己的衣服,离开了酒店。

再是乳头,他先含住左边的那个,轻轻地啃咬,tony心中再次确认这货就是条狗,但只有左边让tony很不爽地又哼唧了两下,而心领神会的Steve转向了右边的宝贝,而为了不让左边寂寞,又用自己的手轻轻地揉搓,tong爽的直哼哼,但不能只停留于此。Steve继续往下探索tony的身体,柔软的小肚子,Steve伴随着tony不满地声音揉了两下“你要知道,我是商人,每天应酬当然会有小肚子”

被tony吻的Steve终于丢掉最后一丝理智,他猛地把tony抱起丢在了那张大床上,扑上去就是吻,一只手握住tony的欲望,从他刚刚就一直想触碰的眼角的皱纹开始,棕色的大眼,可爱的鼻子,迷人的嘴唇,性感的锁骨,他忍不住轻轻地咬了几下,tony忍不住呻吟了两声抱怨道“嗯啊……你是条…狗…吗?”

两年后。

这里,美酒醉人,夜色迷人,美人撩人,这里是stark的酒宴。

对面的人伸出手,笑着介绍了自己:tony stark。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蓝眼睛很迷人?Rogers先生“tony望着低着头的Steve突然说道,打破沉默。

他费力抬起手揉了揉Steve的金发“大狗,干得好。”而刚说完就听到床头柜抽屉拉开的声音,接着就感觉那里一片凉意,不得不说Steve 的手指挺粗“wow,挺了解的嘛,我还以为你是第一次,毕竟刚刚在宴会上的你看起来那么纯情,被别人摸个屁股就恼怒的不行。”

说到这里,Steve慢慢走到了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tony面前,单膝而跪,从那价值不菲的西装口袋里掏出那个理所当然出现的小盒子,打开它,里面是一个看起来虽不是天价却在tony眼里,比任何钻戒都好看的戒指。Steve用他那好听的声音:tony,我完美的恋人,will you marry me?

Steve走上台,接过前辈递给他的奖杯,再走到话筒前,笑着发表获奖感言:其实我自己有准备过一篇获奖感言,但被我最爱的人嫌弃,然后他帮我写了一份完美的,他说作为他的男人,必须完美。而我觉得最完美的事莫过于这个完美的人永远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决定若是得了奖,就不会有什么完美的获奖感言,只会给给他一个完美的,让全世界都羡慕的求婚。

而第二天的每份报纸与杂志,当然是被某当红男星在某颁奖典礼求婚某知名企业家成功拥吻的照片占尽整个版面。

Steve轻笑了一声,转向目的地,tony以为终于要做正事的时候Steve却坏心眼的避开了那个,转而吻着他的大腿根部,tony又觉得痒又觉得爽,“Rogers,求你了,快点…”

“是的,但对象是你,潜规则也不错。所以今后还希望stark总裁多多帮忙。”Steve嫌tony动作太慢,说完便把tony压在身下,动手褪去两人衣服。

“额…额,不不,你的眼睛更漂亮,超级迷人。“低着头内心不停默念“保持冷静,Steve”的Steve突然听到tony的夸奖,抬起头看到tony的眼睛后Steve下意识的回答道,又觉不妥,满脸通红,马上低下了头,脑袋里唾弃自己一时沉迷美色都没意识到那句话是那么典型的调情,再这样下去可不行,不能再理会眼前这个人了,他今天才知道Steve Rogers所谓的防线是多么的不堪一击。tony看着害羞的Steve,有趣极了,当他准备继续调戏Steve的时候,很可惜突然一阵敲门声“stark先生,我是来送衣服的。”

“好的,Steve,拜托了……啊…“说完这句话,tony才感到自己的下面被温暖围住,他感受着Steve灵巧的舌头不停地舔舐他的欲望,终于忍不住释放了出去。

Steve边听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住,在这里发怒是不可以的,最后他只好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先走了。

Steve在tony进来后就看着tony一动不动,手里还拿着准备换上的衣服,听着这句话后,更似石化了,tony走向马桶说:对不起,老兄,我实在憋不住了,你别介意。

不集中注意力的低头走路所导致的就是一个经典的撞人事件,而撞到他的人手里的那杯酒又很不戏剧化的撒上了对他来说已经不便宜的西装,他无意识的抬起头,压下脾气下意识的有礼貌的说道:对不起。

而当他抬起头看到撞到他的人时,他突然明白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是他从来没想到他的一见钟情会发生在这他最讨厌的地方。他看着眼前的人罕见的发了愣,那明明是他最嫌弃的放荡浪子式小卷发,这时他却只想摸上去感受它,那明明是他最不屑的商人假笑,他却只觉得可爱,那明明是他最不想遇到的那种中年精明商人,他现在只想用自己的嘴唇感受那眼角的皱纹,用自己的眼睛看透他眼底的真心……

Steve低下头,不想再看见任何人,也不想让任何人再注意到他,快步朝出口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想起了晚宴前经纪人的叮嘱:Steve,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不愿做出那些耻事,但这场宴会的邀请函我们是好不容易得到的,那里面会有很多演艺圈里的真正可以改变你命运的人,你必须去参加,我并不要求你在这场宴会里要做些什么,至少你去了后以后可能会有些人对你眼熟让你的星途更顺畅一些。

Steve听后反应过来立刻继续扩张,“tony,忍下,有点痛”继续遵照着Natasha说的,进去前要安慰小受。Tony刚想抱怨自己当然知道痛,就被Steve的进入痛的一声“啊”

番外

好吧,Steve承认,这个地方真的有美人来撩人,而那个美人啥都还没做,就已经撩到他了。而那位美人不知为何也愣了一下,不过反应过来到比他快,忙回到:不,应该是我要说抱歉,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你的衣服都被我打湿了,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歉意,我楼下有房间,你可以去那里清洗一下,我还可以找身衣服给你换一下。

Steve犹豫着该不该相信他,但点了点头,在tony拉开裤链时立刻转过了去,准备继续穿衣服,而这时他感到手臂一阵抚摸“老天,你这肌肉摸起来可真舒服。”

“oh,得了吧,你没必要骗我,这里的真正的客人中常客我都认识,就算是新的客人也不会在第一次来只穿了一套……我认不出牌子的便宜西装,我愿意出10万,怎么样?很划算的。“这个女人打断了他。

Steve很不爽却又无法不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小姐,我不是……

Steve说完便转身离开,身后那个女人依旧不依不饶“你是嫌少了吗?15万怎么样?你也可以提别的条件,喂!“

Steve看到tony露出与刚才的商人微笑不同的笑容,愣着跟着tony往房间走去。

“那天,你为什么走了?你一直都不告诉我,现在都结婚了,你可以说了吧“tony躺在Steve 的怀里看文件时问到。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betway必威:格拉斯博格,自爱和贞操不在两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