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死去二十年儿子,一双红色的小脚

他的泣声渐大溃决,她也跟着流下泪来,但没哭泣。

约翰︰所多玛之女,不准靠近我!罩上妳的面纱,让风沙尘埃吹拂,到沙漠里去找寻上帝的儿子。莎乐美︰那是谁,上帝的儿子?他像您一样漂亮吗,约翰?约翰︰让开!我听到宫廷里响起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年轻叙利亚军官︰公主,我求您不要再过去了。约翰︰上帝的天使,你们为何带剑来此?你们来这肮脏的宫廷里寻找谁?那位身穿紫袍者的死期尚未来临。莎乐美︰约翰!约翰︰是谁在说话?莎乐美︰约翰,我渴望您的身体!您的身体就像园里从未染尘的百合。您的身体就像山中的雪一样洁白,就像犹太山上的雪,从山谷中流到平原。阿拉伯皇后花园里的玫瑰,都不及您身体的白晢。阿拉伯的玫瑰,阿拉伯的香料,落日时的余辉,海面上月亮的吸呼……这一切都比不上您身子冰洁的万一。让我抚摸您的身体。约翰︰退下!巴比伦之女!世间最邪恶的女人。不准再对我说话。我不再听妳说话。我只听主的声音。莎乐美︰您的身体太可怕了,像麻疯病人。像是受到毒蛇于其上横爬穿刺;像是蝎子于其上筑巢而居。像是所有一切令人作呕物事的白色坟墓。太可怕了,您的身子太可怕了。是您的头发令我迷恋无法自拔,约翰。您的头发像是串葡萄,就像是以东葡萄园里垂下的串串黑色葡萄。您的头发像黎巴嫩的杉树,像是黎巴嫩的巨大杉木,树影可容狮子休憩,可以让强盗在白昼躲藏。漫漫长夜,当月亮隐藏她的脸庞,当众星消失,但这一切都不黑暗。在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头发的黑沈……让我抚摸您的头发。约翰︰退下,所多玛之女!不准碰我。不准污蔑主的头颅。莎乐美︰您的头发太可怕了,上头沾满了泥巴与灰尘。像是戴在您额前的可笑皇冠。像是盘绕在脖子上的一段段黑色小蛇。我不爱您的头发……我想要的是您的嘴唇,约翰。您的嘴唇彷佛是象牙高塔上的一段红带。彷佛是由象牙刀所切出来的石榴。泰尔园里盛开的石榴花,比玫瑰更显鲜红,但却相形失色。国王警跸的喇叭声,令敌人胆寒,但却相形失色。您的嘴唇比起踩在酿酒桶上的脚要来得鲜红。您的嘴唇比起出没于神庙上鸽子的脚要来得鲜红。它比起从林中走出的屠狮者的脚要来得鲜红。您的嘴唇像是渔夫在破晓的海上所寻获的血红珊瑚,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血红珊瑚!……它就像是莫比人在矿场中挖出的朱砂,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朱砂。它就像是波斯国王的领结,以朱砂染色,再以珊瑚嵌饰而成。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鲜红的嘴唇……让我吻您的嘴。约翰︰不行!巴比伦之女!所多玛之女!不行。莎乐美︰我要吻您的嘴,约翰。我要吻您的嘴。年轻叙利亚军官︰公主,公主,您就像园中之香,高贵之主,不要看这个人,不要看他!不要对他说这种话。我再也受不了……公主,公主,请不要再说了。莎乐美︰我要吻您的嘴,约翰。年轻叙利亚军官︰啊!〔他举刀自裁,倒在莎乐美与约翰之间〕希罗底的侍从︰这位年轻的叙利亚军官自杀了!这位年轻的叙利亚军官自杀了!他杀了我的朋友!我曾送他小一瓶香水与白银加工的耳环,现在他自杀了。啊,他不是已经预言将要发生不幸的事吗?我,也曾预言过,将有不幸的事要发生。我知道月亮正寻求一件死亡的生命,但我不知道月亮要找的人竟然是他。啊!为何我不事先将他藏起来呢?如果我先将他藏在山洞里,月亮就找不到他了。第一士兵︰公主,队长已经自杀了。莎乐美︰让我吻您的嘴,约翰。约翰︰妳不害怕吗,希罗底的女儿?我不是告诉过妳,我听到宫廷里有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他不是已经来临了吗,那死亡天使?莎乐美︰让我吻您的嘴。约翰︰淫荡的女儿,只有一个人能够解救妳,那就是我说过的那一位。去找他吧。他正在加利利海的船上,他带着他的学徒而来。跪在岸上,称他的名字。当他来临时,跪在他的脚边,请求他赦免妳的罪。

《白鹿原》作为陈忠实老先生的枕棺之作,五年前读过原作,里面充斥着荒诞的国民性,也写尽了人性的丑陋和民族的劣根。百转千回的人物,荡气回肠的跨度,使得《白鹿原》每一次走上荧幕都注定或断章取义或借壳生蛋。

从准备搬家那一天开始,恩熙每周从市区的超市搬一个空箱子回家,公寓里的小仓库,很快就堆满了空箱子。 「终于,要搬家了。」看着这间住了将近三年的公寓,恩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离开语言班已经一年,这一年来她在华人区的餐馆打工,念书的钱已经存得差不多,两个月之后她就会开始独立生活。 嘟──嘟── 「喂?」刚放下纸箱,她随手接起电话。 晚上九点后电话响,最可能是台湾打来的电话。 「妳还没睡吗?」 「嗯,在整理东西。」 裴子诺没讲话。 「怎么了?」 「恩熙,妳知不知道,妳已经将近三年没回台湾了。」 她垂下眼。「嗯,我知道。」 「入学之前,不打算回来一趟吗?」 「时间很少,因为我还要打工──」 「这些都不是理由。」裴子诺的语调很低沉:「如果妳愿意回来,就会排除一切万难。」 恩熙吁了一口气。「我们不要说这些了好吗?」 「妳真的不考虑回来一趟?」 「如果我想回台湾,一定会通知你。」 裴子诺不说话。 「你打电话来有事吗?」恩熙问他。 「妳看到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裴子诺沉默了一下,才接下说:「妳看到华文报纸了吗?」 「我通常上网看电子报,比较注意国际新闻。」 「妳没看到阿棠的消息吧?」 恩熙没说话。 「妳知道不知道,他可能要订婚了?有媒体报导,他正在跟日本知名饭店集团的女继承人交往。」他直接告诉她。 沉寂了片刻,恩熙对他说:「我有看到这则消息。」 裴子诺苦笑一声。「原来妳知道。」他再问她:「既然知道他已经要订婚,妳还是不回来?」 「我没有回去的理由。」她淡淡地回答。 裴子诺挑起眉。「妳说这种话实在很伤人,难道妳都不想念妳的『前夫』吗?」 恩熙笑了。「如果你想念我,随时可以到美国来看我。」 这三年来,裴子诺仍然持续不断关心自己,恩熙知道自己亏欠他很多,但现在她没有能力回报他。 听到她的笑声,裴子诺反而收起笑容。「妳知道他快要订婚,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没有。」她答。 「妳不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 「难道妳不爱他了?」 恩熙没有说话…… 爱这个字,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了。 「恩熙?」 「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帮我。」 「什么事?」 「在奥克拉荷马州,你有朋友吗?可不可以帮我找房子?」 「妳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便宜的,只要干净就好,其他我没有任何要求。」 「好,我知道了。」他问她:「除了这个之外,妳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没有了。」 他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刚才问妳的话,妳还没回答我。」 恩熙沉默了些许,然后回答他:「过去的事,没有再提的必要了。」 「妳在逃避吗?」 「也许是吧!」她声调很轻。「既然他已经要订婚,我的答案也不重要了。」 「恩熙……」 「国际电话费很贵,我要挂电话了。」 「是我付钱,妳不用担心。」 「就因为是你付钱,我更不好意思。明天我还要上班,我要早点睡了。」 「好吧……房子的事,如果有消息,我会打电话给妳。」 「麻烦你了。」 放下话筒后,恩熙还不打算上床睡觉,她慢慢走到仓库,继续整理那些堆积在地板上的空纸箱。 她的手动着,思绪却陷入回忆里…… 看到谋仲棠即将订婚的消息时,她也曾经呆呆地瞪着那则消息,过了好久都没办法回过神。 这不就是妳想要的结果吗? 拿起身边一个纸箱,恩熙把它抱到房间。 房间里有一迭书,就堆在床头柜上,三年来这些书陪伴她度过每一夜,现在她要离开,书籍她会全部带走。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至少对现在的她来说,过去就像飘渺的记忆,不可能再重生。 时间是遗忘最好的朋友,她曾经这么以为,事实也证明如此。 然而遗忘并不是彻底忘记…… 她忽略了时间只能淡忘伤痛,却不能遗忘伤痕。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白天恩熙在一家香港移民开的餐馆工作。 这间餐馆在大mall里面,老板虽然是香港人,但卖的却是越菜小吃,这一间越菜餐馆其实只是一间小馆子,馆子里的招牌菜就是越南河粉,餐厅的生意很好,有很多中国人都非常喜欢越菜小吃。 「Ann,it'syourcall!」老板娘在里面喊她。 「OK!」照顾外场的恩熙赶紧跑进里头。「Hello?Who'sthis?」 「恩熙?我是舅舅!」台湾时间三更半夜,李昆明特地打长途电话过来。 「舅舅?」 「对,是我!妳怎么这么久没打电话回来?如果我现在不打给妳,妳打算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 恩熙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会一接起电话就被责骂。「对不起,舅舅,因为我工作实在很忙……」 「再忙也不可以这样!而且,妳是不是很久没有打电话给董事长了?」 她沉默片刻。「对。」 「妳怎么可以这样?妳知不知道董事长很担心妳?」 她没有回答。 「妳应该多打电话给董事长,一个礼拜至少要打一次电话。」李昆明吩咐她。 恩熙还是没说话。 「妳有没有听到?」 「我知道了。」她终于回答。 「妳明天打电话给董事长,董事长要是接到妳的电话,一定会很高兴!」他再补充一句:「妳听见了吗?」 「听见了。」 「嗯,妳一定要记得打电话!」挂电话前,李昆明再吩咐一次。 放下电话后,恩熙慢慢走到前面。 「谁打来的电话?」老板娘的北京话有浓浓的广东音。 「我舅舅打来的。」 「什么事呀?」 「他叫我打电话回去。」 「噢,不过妳已经三年都没回去过,好像不该只打电话,反正妳要离开这里到奥克拉荷马州,趁这个机会应该回去一趟才对。」老板娘对她说。 恩熙没接话。 刚好客人进来,老板娘要招呼客人,就忘了跟她说话。 下班的时间也快到了,恩熙收拾东西,准备搭车到社区大学上课。 老板娘的话在她心中酦酵,但是回去这件事情,她是不可能考虑的。 虽然她也想回台湾,看看朋友、看看舅舅,但是早在三年前出国那一天,恩熙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回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受邀到谋家做客,英里脸上洋溢着幸福愉快的笑容。 「夫人您好。」 「好!再过不久,妳就要改口叫我妈妈了!」姜羽娴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迎接贵客,也是她未来的媳妇,观月英里。 英里害羞地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她那个样子,姜羽娴笑得合不拢嘴,英里的端庄娴淑,一直深得姜羽娴的欢心。 谋仲棠笑了笑,扶着英里的腰对她说:「进来吧!」 「是。」跟在谋仲棠身边,英里走进谋家。 「爸不在吗?」谋仲棠问母亲。 姜羽娴收起笑容。「我已经跟他提过,可是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打球,根本没有回来。」在英里面前,姜羽娴收敛很多,没说什么冷嘲热讽的话。 当年谋远雄因为公开认女儿,与自己的妻子决裂,但三年前儿子出车祸之后,谋远雄就已经搬回谋家。 「英里,妳随便坐,我去换件衣服。」谋仲棠上楼前对英里说。 「是。」英里柔顺地回答。 「好了,你快上去吧,有我在这里照顾她就行了,瞧你担心的!等一下我带她到后院的鱼池去看鱼,你别怕冷落她!」姜羽娴笑着调侃儿子。 谋仲棠这才上楼。 他一直住在家中,父母不和谐的关系,他早已司空见惯,可以视而不见。 至于婚后,他会带着英里离开这个家,另外购屋居住,最近他已经吩咐助理开始帮自己找适合的房子。 嘟──嘟──嘟── 电话响了很多声,都没有人接。 谋仲棠看了他房中的电话一眼,想起母亲刚才说要带英里到花园看鱼的事。 佣人不是厨房忙,应该就是到后院伺候女主人陪客人看鱼! 套上便服,他随手接起电话。「喂?」 话筒传来一阵沉寂…… 「喂?」等了一会儿对方没答话,谋仲棠又问一声。 已经很久很久…… 好像有一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恩熙不曾再听到这个声音。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遗忘…… 这个声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喂?哪位?」谋仲棠再问。 他原打算对方再不说话就挂电话── 「请问,董事长在吗?」对方终于说话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 然而那片刻竟像一辈子那么长,长得让恩熙几乎窒息。 「他不在,早上就出门打球了。」他淡淡地回答,语调中有一种生疏的客气。 「是吗……」她犹豫了一下。 他没说话,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我,」迟疑了很久,她终于鼓起勇气。「我是──」 「请问您是哪位,等董事长回来,我会转告他。」他打断她的话,冷淡地这么问。 恩熙的脑子空白了三秒钟。 「不用了,我会再打电话给董事长。」她垂下眼,然后轻轻按下话座。 谋仲棠放下话筒。 他站在电话旁边,足足一分钟没有任何动作。 「仲棠,你衣服换好了没啊?怎么这么久还不下来?」姜羽娴站在一楼楼梯口喊人。 「我马上下去!」他回话。 转身走出房门前,他看了电话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走出房门。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是近来,恩熙之所以不常打电话给董事长的原因。 虽然可以打手机,但董事长的手机时常关机,现在董事长又因为已经退休,她不能再打电话到饭店。 现在要跟董事长联络,唯一选择,只能打电话到谋家。 「恩熙,妳在发什么呆啊?」同在餐馆打工的台湾同学,走到恩熙身边拍她肩膀。 她回过神,对着同事强颜欢笑。「没事。」然后拿出电话卡。 「妳打电话回台湾吗?」 「对。」 「可是妳好像没讲几句话嘛!」 「嗯,因为我要找的人不在。」 「噢,」同事想起什么,突然问她:「妳不是要转校了吗?转校之前,打算回台湾吗?」 恩熙摇头。 同事笑了。「我知道妳为什么不回去。虽然有的时候我也很想回去,但是一趟机票往返要花好多钱,一个星期打工工资只有一百块美金,飞回去一趟,一个月的薪水就报销了!」 恩熙没说什么,只问她:「妳要打电话吗?」 「对啊!我趁老板娘不注意,偷溜出来的。」 恩熙笑了笑。「没关系,我也一样。」 老板娘走出店里,好像在找人。 「我先回去了。」她压低声音跟同事说。 「噢,好!」同事赶紧转过身,以防被老板娘看到。 在餐馆打工,是她到美国一年后才找到的工作。 虽然这份工作跟在台湾一样辛苦,但是至少能存一点钱,并且自食其力。 她的人生,好像一直都是这么辛苦……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么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离开公共电话亭,恩熙的心跳到现在还不能恢复规律…… 就算还有感觉,那也只是自然反应而已。 她安慰自己。 虽然她有种直觉──觉得他知道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她,但是他的态度疏离而且冷淡,甚至不让她说出自己的名字。 这不是妳想要的吗,李恩熙? 她问自己,却觉得心酸。 她不能忘记他,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三年。 有一天,真的能忘记吗? 踏进店门,她强迫自己对客人微笑…… 她明白,忘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她一辈子的功课。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当天谋远雄回到家中,已经晚上十点。 他当然知道今天英里会到家中做客,然而就因为这样,这三年来只要妻子也会出现的场合,他都尽量避免出席。 他们这对「夫妻」即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对彼此却比陌生人还要敬而远之! 刚回到家中,谋远雄没料到儿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看起来像正在等他回家。 「英里呢?她回去了吗?」谋远雄若无其事地问儿子。 「我刚送她回饭店。」 「一直住在饭店也不是办法,如果她不嫌弃,可以住在家里。」 「可以吗?她毕竟还没过门,您跟妈的情况,不在乎她知情吗?」谋仲棠问,他的口气跟眼神一样冷淡。 谋远雄在沙发上坐下来,他看起来很疲惫。「没关系,你们就快要订婚了,只要她进门,迟早会知道。」 「跟英里结婚后,我打算另外买房子住。」 谋远雄抬头看儿子。「你妈同意吗?」 「我还没跟她提。」 「如果她同意,那我没有意见。」呼出一口气,谋远雄靠向沙发背,稍微闭目养神。 「今天晚上,我接到一通您的电话。」谋仲棠突然提起。 「电话?」谋远雄睁开眼。 「是,应该是一通越洋电话,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远。」 谋远雄的表情,开始显得有点紧张。「对方打电话来说什么?」 谋仲棠凝望父亲。「正常的情况,您应该先问是谁打电话来才对。」 谋远雄垂下眼,反常的没问话。 「虽然对方没报姓名,可是我知道她是谁。」 谋远雄脸色一窒。 「就算是您的女儿打电话来,也是很平常的事,您不必这么紧张。」他的口气很冷静,冷静到几近淡漠。 谋远雄迅速抬起眼,瞪着他。 「她好像有事要找您,不过没留话,所以我只能转告您她曾经打电话来,就是这样而已。」话说完,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谋远雄怔怔地看着他转身走开…… 「仲棠!」谋仲棠上楼前,谋远雄叫住他。 「还有事?」谋仲棠转身问,神色很冷淡。 「你打算什么时候订婚?」谋远雄突然这么问。 谋仲棠看了父亲半晌。「还不确定,不过应该在今年内。」然后他回答。 「这么快?」 「妈想要抱孙子,我也觉得英里是一个好对象,这种事不必拖。」 「可是,你跟她今年才刚相亲,这么快就要订婚,好像太匆促了──」 「只要是对的人就可以,很多事情拖得越久只会越麻烦。」 「你所谓『对的人』是什么意思?」谋远雄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我不希望,你的婚姻只考虑利益!」 「不会只有利益!」谋仲棠的答复很冷静。「除了利益之外,我的婚姻一定会有热情!」 谋远雄不说话,他沉默地瞪着自己的儿子。 「我喜欢英里,她是这三年,我最喜欢的女人。」他一字一句对谋远雄说:「既然喜欢,就不必再多做考虑。因为刚才我已经说过,事情拖得越久只会越麻烦!」 谋远雄皱起眉头。 「您还有其他问题吗?」半晌后,谋仲棠问。 「你真的喜欢她吗?」谋远雄再问一遍。 「当然。」 「就像当年的喜欢,一样喜欢英里?」 谋仲棠瞇起眼。「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谋远雄也不避讳。 他自己的婚姻已经彻底失败,因此不希望儿子重蹈覆辙! 「有人告诉过我,时间是最好的药。」谋仲棠是这么回答他的。「时间不但能让人学会遗忘,还可以让我慢慢的、一天比一天更爱自己的妻子。」 谋远雄沉默地看着儿子。 「只要时间够久,爱就会慢慢超越喜欢。」他面无表情地,继续往下说:「总有一天我会因为爱上另一个女人,而忘记过去的那一段曾经。」 「可是,婚姻不见得能符合时间的期待,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英里的个性跟妈不一样。我选择她之前,已经完全考虑清楚。」他回答。 谋远雄无话可说。 点个头,谋仲棠转身上楼。 坐在沙发里,谋远雄的表情很凝重…… 他说的话都对,事实的确如此。 况且,刚才谋仲棠可以那么冷静地提起恩熙,跟三年前他跌下病床后痛哭,那让谋远雄惊心动魄的一幕,两者印象几乎完全不可能重迭在一起! 三年的时间,让谋仲棠变了一个人。 谋远雄无法评估儿子的改变,究竟是好或坏,然而似乎只有这样…… 每一个人的生活才能风平浪静地,继续过下去。

她和约翰各自飞去瑞士,又刻意安排单独前往停尸间。

电视剧播出之后,前半段我是穷追不舍,后半部分开始垮掉,有些人物更是全面垮掉,剧情也有些玛丽酥般的扯淡,所以后来就没再看了。

全球暖化冰河消融,一具无名尸体出现冰层断缝。

感谢如今的自由,哪怕是身负重担的莫须有的自由。

辗转传言说约翰像临老入花丛,每两年换个同居人,一个比一个年轻貌美。

冷秋月悲惨命运伊始的那场戏我记忆最深,感触也最多。就是她和鹿子霖的儿子鹿兆鹏成亲的那场戏。

然而她四十五岁那年,才忽地晴天霹雳,生命钜变。

秋月掀起盖头后的美貌和她温顺的谈吐让人心动,可新婚之夜那双红艳艳的裹着的小脚束缚了他想要的幸福的空间,鹿兆鹏虽然流着原上的血,但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新青年,他要的空间太大了!大到没有地方可以安放这双小脚。

然而一年一年过去,心愿逐渐破灭,早已放弃的二十年后才又另一通紧急电话。

一个物质匮乏自然严酷,落后封建保守的区域,向来都是文学创作的富矿,因为在这里,有太多的可悲,可怜,可憎。尤其是生活在野蛮生长的男权社会的边缘的女性。小娥是可怜的,但那个时代的女人哪一个不可怜?小娥还爱过也被爱过,还反抗过,被关注过,就连死了还被妖魔化过,她是确确实实存在过的。

二十年前是她夜夜痛哭,衔恨他若无其事依然故我,他们的共有命运因而彻底改变;没想到二十年后,她却坐在黑暗中静静聆听,电话那头他像孩子般嚎啕大哭。

betway必威 1

一年后玛丽仍无法接受,也无法接受约翰竟能依然故我,彷佛儿子之死已成过去,不留任何痕迹!

我不禁发问:当我们的思想和养育过我们的地方发生了错层的时候,新认知的放浪形骸和老地方不可思议的封建仁义孝发生冲突的时候,到底怎么样的表现才算还是个人?

等她逐渐走出阴影已坐五望六,婚姻高不成低不就,只有放手随命。

而剧中最可怜的女人莫过于冷秋月。从来没能为自己活过哪怕一分一秒,荒诞地离开人世间,不留一丝痕迹。

玛丽也自以为一生大抵如此,称不上荣华富贵,但一家幸福安康。

新旧碰撞至今存在,虽说迥异的选择鹤立鸡群无言对错,但数千年的那些东西总还是隐约丈量着所谓的新的自由!思想先进到冷酷无情也会众叛亲离,思想苟同到循规蹈矩有时也可安度一生!难啊!

就像她久别重逢的儿子。

betway必威 2

那种时光倒流的奇异感,是怎样也无法言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smerad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她钟爱二十一年的宝贝儿子,怎能骤然这样凭空消失,不留任何痕迹?

但好在,这样也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和领教这部著作,也算是反哺,总的来说,算是欣慰吧。

她怀疑约翰是否真正爱过儿子,真正爱过她?

有些选择无言对错,却是大悲。

就彷佛他一个月前才机场挥别赴欧游学,这过去的二十年从未发生。

小娥和黑娃的相遇彷佛前世的久别重逢一样,他们都是做过战士的人。他们的战死沙场可歌可泣,他们是存在过的活生生的人。

回美后约翰开始借故前来,自动自发帮她剪树修水电干粗活。

我们也会觉得封建婚配的滑稽和父母愚昧的自私!冷先生可教女儿读书识字却惟独没有一点意识去教教女儿如何为自己而活,没有独立思想的读书识字不过是小脚上的绣花而已,还是小脚!看着秋月独守空房延展悲苦开端的时候,恻隐觉得鹿兆鹏作为一个爷们的混账!无以名状的混账,顾不得他的民族大义!

他的离去曾导致父母的破裂;二十年后他的重现又带来两人复合。

一年后他搬了回来,他们没有复婚,在她心里他不是失而复返的情人,更像一个久别重逢的家人。

一通紧急电话告知,暑假去欧洲游学的儿子独自登山未回。

儿子意外后数年,能再见告别曾是玛丽唯一心愿,“只求再看他一眼,我可以马上死而瞑目!”

但她并不后悔,儿子是他们间无法减熄的灼痛,只有分离她才能疗伤复原。

生命的错综迂回,不得不让她感到怅惘。

拖了三年,无数冷战后,约翰才终于搬了出去。

betway必威 3

中年单身,比她预想还难,许多时候,工作上的自尊,是鞭策她起床面对新一天的唯一动力。

betway必威,生命是个迷航,总自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谁也没有地图,往往只有向晚回首来时路,你才忽地看见一种咫尺千山路的领悟。

她没想到看见的是时光冻止的儿子,他年轻英俊的面容被寒冰栩栩如生地保存下来。

那晚在旅馆上床后手机意外响起,她接起那头却没说话,“约翰‧‧‧?”,数刻她才听见彼端的啜泣。

然而一个礼拜后不但儿子没生还,连尸首也没找到。

她怀疑在他温文平和的面具下,是否真正爱过任何人?

“派瑞太太,他身上衣物符合妳儿子档案记录,妳能前来确认吗?”

玛丽与约翰是令人艳羡的一对,男高帅女秀美,夫妻皆高薪白领,一个兼具父母精华的独生子,多年家庭生活和谐美满。

夫妻赶往瑞士犹抱希望,儿子登山多年经验丰富,而且从不铤而走险。

又过一年多两人才正式离婚,但早形同陌路。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重见死去二十年儿子,一双红色的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