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牵挂,感情就

宁娴落寞的坐在那里,窗外那条树荫簇拥着的小土路上没有她想要的答案。她的眼里没有亮光,只有伤感和不懂。那些在旁人看来再明了不过的现实,在她那里是一道难以解答的问题,没有原因,只有结果。树叶上跳动着午后日光的余晖,阴阴暗暗光光亮亮的在宁娴的脸上变幻着。

感情是最难以琢磨,最风云变幻,也是最说不清为什么,也能说清为什么的。比如白菜萝卜各有所爱,我就是喜欢白菜不喜欢萝卜。尽管萝卜自己认为比白菜漂亮,认为自己粉嘟嘟的小脸是多好的气色,多妩媚的圆润;可是有的人偏偏觉得粉色俗气;在一片长满了风信子的大地里,所有的风信子看起来长的都一样,可是我只喜欢唯一的那一朵,因为那一朵在我看来就是那么特别。可是等到某一个时刻,我又会忽然觉得白菜没有了味道,新鲜的嫩绿好似太过单调了一点,如果有一抹粉嫩,或许更妩媚;那只我曾经感觉特别的风信子,怎么会忽然觉得她其实跟别的风信子没什么俩样。。。感觉如此靠不住,那就多加点理性的选择进来。有的人说,嫁人就要嫁豪门!从此过上阔太的日子,想起来就踏实,吃香的喝辣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辈子不用为钱发愁,爱嘛,还是不用考虑了。只有爱没有呼风唤雨的日子,想起来就憋屈。所以我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选择跟一穷小子骑着个破自行车笑。那有什么用?没有了钱没有了面包,房子车子和票子,一切都是浮云!所以我不想在单车后面笑,我笑不出来!男人对于女人嘛,不要太重视外貌了,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不能要,内在心灵的美才是硬道理!内在美才能使你幸福。。。看到类似的言论,我就想,是哪个偏激的人发布的呢?何以见得在宝马车里就一定会哭,在单车上就一定会笑?又怎么见得美女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心灵美好的女人就一定长的难看或者一定会带来幸福?为什么在宝马车里就一定不会笑,在自行车后面不能哭? 抑或美女就不能也有一颗美好的心,长的难看的就不能心灵恶毒?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位同学裴楚先,相貌俊朗个性幽默,是校内的足球守门员明星,人特聪明。喜欢他的女生不计其数,各种女追男的的事情每天都有,咱这哥们很是豪放不羁,爱谁谁,稍不如意立马闪人。所以女生对他又爱又怕,唯恐他今天喜欢你,明天立马换人。他似乎从不担心没有女生对他好,但也似乎从没有真心实意的想谈一次恋爱。毕业了我们工作了,还有不少来往,那时候都没结婚,下班后经常没事就聚在一起吃饭玩闹。有次同学一起吃饭玩乐,男生女生都有,席间这哥们忽然像变了一个人,说话由从前的脱口而出不假思索,变得小心谨慎不敢多言,而且腼腆起来。跟之前的他判若两人。我们几个平时很好的同学注意到了这些,都不露声色的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看着看着忽然就看懂了,我们班几乎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聚餐的一位女生乔以囡那天来了,他时不时的经常看着她。乔以囡很是安静,大家豪放的说笑玩闹的时候,她只是在那里安静的平和的微笑着,我记得那天她穿件浅蓝色的连衣裙,一双浅浅的粉色的公主鞋,乌亮的齐肩头发在窗外的一抹阳光里闪动着明亮的光泽。几年不见,我们也注意到乔以囡变了很多,上学的时候她梳着齐头发帘短发,把脸遮盖了不少,而且那时候我们也很少注意她,是不是她太安静了引不起别人的注意。而现在的乔以囡露出平滑雪白的额头,妩媚的眉毛,会说话的大眼睛,的确很美。席间休息了一会,大家各自起身,抽烟的去抽烟,聊天的聊天,乔以囡和旁边的女同学聊的也很愉快的样子。等大家都落座的时候,我们忽然发现裴楚先坐在了乔以囡的身边。他时不时给乔以囡倒饮品,时不时又问乔以囡想吃什么,他就把桌子转到他那里,把乔以囡喜欢吃的夹进她的盘子里,甚至还把栗子剥去了壳放进乔以囡的碗里。乔以囡似乎有些局促,裴楚先不知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局促,还是他注意到了而只是想要这样做。楚先是很强势的男生,也很有勇气,那一刻我们忽然明白了楚先的变化,原来在真正的爱面前,任谁都会投降缴械。后来他们谈恋爱了,裴楚先像变了一个人,原来聚会不断,热闹非凡的他也会推掉一部分同学的邀请,原来豪放不羁的他也会注意跟别的女生交往的分寸,后来他跟我们说,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给乔以囡发消息,问她在干嘛,吃饭了没有,今天都做了什么等等细碎的小事。那段时间的楚先,每次我们见到他,他都一脸的幸福快乐。过了大概半年多,发生了俩件事。第一件事是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接到楚先的电话,约我出去喝酒。我感觉到他声音里的不对,就去赴他的约了。除了我,他还叫了一个很好的同学,我们三个一起吃的饭。裴楚先没吃几口菜,一直在喝酒,很快就喝多了,这个原来快乐的,无忧无虑的,豪放不羁的,我们从没有见过他发愁的快乐男生,竟然喝着喝着流下眼泪。。。他说,你们笑话我吧,我从来没有这样过,都不认识我自己了。我们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今天他给乔以囡打电话,发消息,乔以囡竟然二个小时不理他。后来终于乔以囡的电话拨通了,她也接了,只是说话带着点哭腔,说他对自己没有原来那么好了。裴楚先不明白,问乔以囡她也不说,只在那沉默着。裴楚先说好像她哭了。他委屈的像什么似的,跟我们一再解释说他真的不是乔以囡说的那样,对她不如以前好了。但是我们知道,裴楚先个性豪爽,但有时候豪爽的有点不管不顾,说话的时候有时候不注意分寸,伤着人家了。他们一定还有不了解彼此的地方,产生了误会吧。我们让裴楚先跟乔以囡好好解释一下,了解需要一个过程。后来很晚了,我们说该回去了,可是裴楚先说,你们走吧,他要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会。我们说要送他回家,因为他喝多了,但是他厉声吆喝我们赶紧走不用管他。还没等我们说什么,他已经在给乔以囡打电话了。。。另外一件事是,我们另外一位同学姚雪,是乔以囡的闺蜜,平时跟乔以囡无话不说,一起逛街,女人做的事她们都会在一起。有一次裴楚先喝了酒,本想开玩笑的,跟乔以囡说,姚雪暗示过喜欢他,也隐晦的跟他表示过。乔以囡听了之后脸色都变了,但是她没有吭声,只是说自己有点累,裴楚先就送她回家了。后来有段时间裴楚先觉得乔以囡不爱理他了。他傻呼呼的问她为什么。乔以囡终究是女人,就表示出了对姚雪的不满。裴楚先不高兴了,他甚至对乔以囡吼到,“ 你想什么呢?我跟她啥事也没有,怎么可能呢?” 乔以囡也很委屈,或许也是生气了,就说如果有什么,马上跟裴楚先分手。裴楚先赶紧解释。我们告诉他,既然啥事没有,还跟乔以囡说这个干吗啊?可是裴楚先说,正因为没事才想当做一般聊天跟乔以囡说的,我们大骂他缺心眼。可姚雪却时常给裴楚先和乔以囡捣乱,经常发微博说那样的话,“不要太重视外貌了,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不能要,内在心灵的美才是硬道理!内在美才能使你幸福。。。” 她还经常去找裴楚先, “开导” 他不要那么重视女人的容貌。但是,后来姚雪过生日,乔以囡主动打电话给姚雪,陪着她逛街买衣服,还细致的给她化了妆,之后虽然很累了,还是跟裴楚先一起给她买了好大好漂亮的一个生日蛋糕。但是姚雪似乎并不领情,但是碍于乔以囡对她的好,也没有做什么大鸣大放的事情,只是含沙射影,夹枪带棒,指桑骂槐的话经常说,后来竟然不理乔以囡了。一年后,裴楚先和乔以囡结婚了。我们都去喝喜酒,婚礼上,裴楚先俊朗洒脱,除了笑还是笑,乔以囡仍然是个安静的新娘,穿着雪白的婚纱,那么美那么美。这一对俊男美女是多么的养眼。我们都喝多了,由衷的祝福我们的好哥们,希望自己以后也找一个美丽可爱的新娘。刚结婚那时候的裴楚先还是一个很普通的工薪族,也是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银行的普通职员。裴楚先经常说,他每天下班骑车去接乔以囡,他们幸福的在自行车的前后欢快的笑着。如今的裴楚先,自己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做起了老板,但是对乔以囡依然一往情深。用他的话说,乔以囡是今生那个能够降得住他的那个美好的女人,她的善良包容,温柔体贴,甚至胆小,甚至简单,在裴楚先那里都是那么让他喜欢。他至今也会推掉一些朋友的聚会,他说,有了乔以囡,他就舍不得总出去了。前些年,他买了一辆宝马车,每天接送乔以囡上班下班,他们的宝马车里没有哭泣,只有欢笑。。。

        原本以为只有女人在为年龄焦虑,谁知道对面的男友也会这样说。

那晚,他正和朋友在包厢和朋友唱歌,声音很大。

然后朋友的手机响了,朋友表情怪异的接着电话,说,好,他在,我给他。

然后把电话递给了他。是妻子。

她说打他电话不接,只好打到朋友手机上。

你有什么事吗?他强压着怒火问。

没事,就是看你没接电话以为你有什么事了,想问问你几点回来。

要是没事的话你先睡吧。他挂了电话,

朋友一阵玩笑,老婆可真惦记你啊,有什么秘诀让老婆这样紧张你,给我们讲讲啊。

大家善意的玩笑,却让他感到耻辱,这样的老婆,真是丢自己的面子。

那个晚上,他借着酒劲,对她大吼着,我是个男人,有自己的生活和隐私,你不要随便干涉,你有什么权利?说完他冲进客厅,使劲关上门。

是的,他厌倦了这样的纠缠。这样的纠缠,如同一根橡皮筋,时刻拉着自己,他稍远点就感受到那紧迫的束缚,这样的感觉,让他厌倦和疲劳,慢慢的他开始有了逆反心理,出去应酬更频繁了。

再请假时,他由原先的小心翼翼变得理直气壮。

她纠缠的苗头刚刚出来,他便死死的按下去。

说了跟朋友吃饭,朋友多了去了,我不能把每个人的名字都说一遍吧,再说,说好了谁谁去,但到时候还有变化吧,他一番冰冷的话,果然让她有些收敛。

那几点回来?她的声音也弱了下来。

嘿嘿,他暗自乐了。

还真是,人家说,婚姻就是翘翘板,你上来,他就下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还真是没错。几点回来,这个说不准,谁知道临时有什么安排呢,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回来。

他比以前回来的更晚,她还是等着他,为了避开她的纠缠,他每次回来只在卧室门口探一下脑袋说,我这回睡不着,看会儿书就睡书房了。说完,就钻进了书房。

这样的生活让他感觉很轻松,想出去应酬就去,回来晚了就晚了。不再有纠缠不再有追问,浑身都利索,要多轻松又多轻松。再后来,他更加放松,出去应酬只发个短信回来,今晚我和朋友出去吃饭。

最初妻子会把电话打过来问,又要出去吃饭吗?

他立刻不耐烦的说,不是发短信了吗?没收到吗?那还问啥?

这周都出去三次了。妻子在电话里嘟囔着。

好了我挂了,他根本不给她问下去的机会。他彻底获得了自由,一条短信,便一切都搞定,哪怕和朋友在外面彻夜狂欢也没有心理负担。

**那天,几个哥们约好了饭后去洗浴城修脚,后来就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和他一个包厢的哥们正手忙脚乱的换衣服,手机握着电话,一副惊惶的样子,不停的对他说,坏了,睡过去了,刚看手机,老婆打了八个电话,发了四条短信,我得赶紧回去。
**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来看,屏幕干净,没有未接电话,没有未读信息。那一刻他忽然有些失落,觉得哪怕是一个未接来电,即使不是老婆的也好吧。正想着,那哥们的手机又响了,他听见他说着,噢,噢,我回去给你解释好吗?我马上回,现在就回。他问,你老婆的?那人说,这大半夜的,除了老婆,谁会不睡觉打电话给你啊。

看着哥们走了,他也穿戴整齐的回了家。

她已经睡着了。他用睡书房的方法躲避她之后,她也渐渐不再等他,他轻手轻脚的站在卧室门口,听见她熟睡的呼吸声,他突然很想叫醒她,告诉她自己在洗浴城睡过去了,差点就睡到了天亮。这样想着,他就做到了床边推了推她。

我回来了。

噢。她睁开眼睛答了一句。

我今天和王勇他们去洗脚了。

噢。

差点还在那里睡过去。

噢,知道了。

然后她转过身去又接着睡。

那一刻他说不出心里的滋味,酸涩难言,还有惆怅和失落。有聚会时,他又开始给她打电话,我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饭。知道了。

他还想接着告诉她都有谁,但她已经挂断了电话,她不再关心这些了。

他纵然想说,她也是不愿意听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她不是喜欢纠缠他吗?怎么他要讲她都不要听了呢?玩乐时,他的心情也变了,以前恨不得关了手机痛快喝酒,现在时不时把手机拿出来看一下。
**

每每席间有人的电话响起,看一下来电说,老婆的,然后出去接电话,他就觉得那个人很幸福,有人缠着,有人惦着,自己的分量和重要性才能显现出来,而他不被老婆缠着已经很久了。

这期间,他只是迫切着感受着自由的幸福,却不知道他和老婆的疏离也随着他的自由一起到来的。确切的说是老婆对他的疏离,那些她曾经和关心在意的问题,现在他早已放弃了,这种放弃,也是一种感情交流的中断。

是的,当他握着手机,看着屏幕安静黯然的那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中断这个词,手机就在他的手里,他却失去了老婆的信号。

他走出了包厢,给老婆打了个电话。

我一会就回去呢,你在干嘛呢?

噢,我已经睡了。

他悻悻的挂了电话,心里一片惆怅。

那时,他看见过道里一个男人捂着一个耳朵,正大声说着,我不会喝多的,我真的是和大学同学在一起,不信我可以让王凯接电话。好,吃完饭就回家,不唱歌也不洗脚。好,十一点前我保证到家好吗?

他忍不住笑了。电话的两端,一个拼命解释,一个拼命纠缠,是一种紧密的力量把这样的两个人连在一起,系在了一起。多好啊,一个拽,一个跑,彼此因为对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不空虚,不寂寞,普通的夫妻,普通的女人,那些油烟的日子,不就是因为这些纠缠而有滋有味吗?

而一个平凡的妻子,她对丈夫的那些依恋和需要,多半就是用这些纠缠表达了出来。

**怎么能过失去最亲密之人的纠缠呢?把纠缠剔除干净了,一个普通的男人和女人,还能有多少瓜葛?平凡的婚姻里,纠缠的含义就是和你在一起。
**

用这纠缠,让你知道我存在,让你知道我在你的生活里,你在我的日子里。他猛然的想到这个很有哲理的句子,眼睛里同时蒙上了一层薄雾。虽然他已经失去了这亲密的纠缠,但他想从现在起,开始纠缠妻子,一直纠缠到老。

这就是爱情,当一个女人不再对你吼、对你闹、对你发脾气,管你这管你那时,当她沉默时,你真的在她心里已经失去了那个不可或缺的地位了。纵使她还爱你、但是有些东西真的变了。纠缠,看似很烦,其实是最幸福的。

以前,别人纠缠我,我宁愿把电话放到音响那,继续玩自己的。

直到某一天不再有无数的电话和信息了,我才知道。她已经放弃了。

那时才觉得空虚和惋惜。太多太多。。语言再也表达不来了。

请珍惜那个对你发脾气的人,请珍惜那个对你唠叨的人。

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没有人再对你好了。也不会有人会管你这么多了。不要让你从她的心里变成可有可无的人。仅此而已。

1、请珍惜主动给你打电话、发消息的人,因为没有谁会吃饱了撑到了去和一个自己不在乎的人啰嗦。

2、请珍惜在你每一次难过、伤心时都陪伴在你身边的人。

3、请珍惜给你取外号的人,这个人肯定是希望你可以记住他多一点。

4、请珍惜经常和你开玩笑的人,说明你在这个人的心中肯定有一定的分量。

5、请珍惜整天就掂记你的人,如果这个人和你的关系不好的话,这个人是不会掂记你的,相信这一点。

6、请珍惜在你心情不好时第一个发现,但总是最后一个发现你心情好的人。

7、请珍惜总是来烦你的人,特别是在你特别闲时这个人不找你,当你忙得不可开交时,这个人就来烦你了,总的来说就是“想你时,你在天边;烦你时,你在身边”。

8、请珍惜总是帮助你、只要能做到,绝对在所不惜的人。

9、请珍惜肯为你打抱不平的人,不是谁都肯保护你的 。

10、请珍惜你身边的傻瓜……因为肯定是陪你到最后的人,那些有心计的人,早就抛弃你了。

门铃响了,宁娴慢慢的站起身走到门口,是一位送车票的女人,宁娴接过车票,轻轻的说了句“谢谢”,关了门,依旧坐在窗前,把握住手里的车票揉皱后松开手指,任它滑落到地板上。宁娴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车票,眼泪也跟着滑落在地上。这是她最后一次看那张车票上的地址,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或许是不能看了,因为一切跟那张车票的所有关联,都到今天切断得干干净净。

图片 1

        王娟和林涵交往快一年了,经过介绍人相亲认识。从陌生到相处。王娟总觉得差点什么。

认识滕子辉的时候,宁娴是一位多么快乐的女孩子。那时候滕子辉28岁,在法院工作,只是他跟宁娴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很近,坐大巴车一个小时的车程。他1米83的个子,浓密的寸头,墨一样黑泛着幽蓝的光泽。俊朗的脸,时常爽朗的哈哈大笑。介绍人把他们介绍给对方的时候,宁娴对他一见钟情。出于女人的矜持,宁娴表现的很平静,之后倒是滕子辉大方的邀请宁娴一起出去吃个晚饭。滕子辉的热情带着霸气和不容置疑,宁娴还没等表态,滕子辉一句“走啊?”还有那张俊朗的脸,让宁娴忽然没有了拒绝的勇气。介绍人说了些祝他们相处愉快的话就乐呵呵的离开了。滕子辉带着宁娴出门后,说“我们去对面那家火锅店如何?”宁娴嘴角轻轻翘了一下表示了同意,滕子辉也微笑着看着她。过马路的时候,滕子辉的手从后面轻轻的推了一下宁娴的腰避过了速度并不快的车,宁娴忽然觉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对男人怀抱的向往。

        林涵有些大男子主义,还精于算计。第一次见面,林涵不是靠着就是倚着,看着素颜精致的王娟,时不时地舔一下嘴唇。王娟本能地有些厌恶。

席间,滕子辉对宁娴照顾的很周到,他吃饭好香,看着男人的好胃口,宁娴都觉得那是一种男性魅力。滕子辉时不时的从升腾的火锅热气里,眼里满是微笑的看着宁娴,宁娴的心里痒痒的都是喜欢了。

        第一次用餐是林涵请客,只是除了王娟,用餐者还有两人,是林涵项目的供应商。

吃完饭,滕子辉跟宁娴又聊了一会,滕子辉幽默逗乐,宁娴经常被他逗得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心里的紧张和不自然少了好多。说了好一会话,滕子辉停顿了一会忽然对宁娴说“你也太漂亮了!”宁娴的心迅速陷入了类似热恋的感觉里。

        这顿饭原本请林涵,刚好林涵和王娟相亲,第一次见面。借花献佛,林涵把王娟带上了。

之后的他们顺利的相处着,滕子辉经常给宁娴打电话发短信,宁娴每次都沉浸在那样的快乐里。经常是一边唱着歌一边做着手边的一切。即使夜里滕子辉很晚打来电话,宁娴已经睡着了被他的电话吵醒也感觉甜蜜,滕子辉只说“我想你了,宝贝。”宁娴就躺在那里甜蜜着不说话,有几次听滕子辉说这样的话,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大大咧咧的王娟没有多余想法,请客吃饭,一顿普通版本火锅。该吃吃该喝喝。打定主意,一会买点东西回礼就是。

之后的他们热恋着,宁娴想象着他们的将来能够执子之手,那时的日子里满是微笑和恬静。

        席间,林涵几人大谈自己的项目,总计3000亩,计划三年,对方不断夸林涵前途无量。知道王娟是林涵的对象直夸郎才女貌。还邀请王娟去周边两日游。王娟拒绝了,直言不会去。两人对视一笑,之后才知道这是王娟和林涵的第一次见面。王娟也不在意,该干嘛干嘛。

大概过了半年之后,滕子辉忽然没有原来那么勤的打电话给宁娴,短信也少了很多。宁娴出于矜持也没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后来很久滕子辉也没有消息,宁娴忍不住打电话给他,问他怎么这么久没有联系自己。滕子辉说自己得了腰脱,在家休息没上班。宁娴说要去看他,滕子辉说:“好啊!”语气里满是开心,宁娴的心才落了地,还自责自己不懂事,胡乱往不好的地方想了很多。

        这时林涵一句话让王娟有些发愣:“如果你刚才答应去,我会看不起你。”王娟懵了:有谁会第一次见面就答应陌生人的出游,有病吧。

第二天,宁娴买了车票幸福满心的坐车去看她日思夜想的滕子辉,滕子辉亲自去车站接的她,宁娴很高兴,或许是她美丽灿烂的笑容融化了滕子辉,他一把抱住宁娴,抚摸着她的头发好久没有松开。滕子辉把宁娴带到自己的住处,招来他的一帮哥们一起出去吃了饭。席间滕子辉把宁娴介绍给他的哥们,让他们叫宁娴“嫂子”,宁娴心里幸福的开了花,脸上觉得热热的。他的那些哥们跟滕子辉一样开朗热情,开宁娴的玩笑但很有分寸。滕子辉也爽朗的哈哈笑着,脸上的表情满是骄傲。

        之后,王娟带着林涵找了大半天找到充电器。林涵一边倚着一边询问王娟的家庭情况。介绍人很熟,也值得信任。王娟完全没发现套路,顺着林涵的话说下去。刚见面,林涵知道,王娟比自己大一岁,父母不靠谱,父亲去世还留下一堆三角债。但对人性的不信任,林涵觉得,这个女人还行。

有一天下午,宁娴正在班上,滕子辉的一个哥们忽然给宁娴发了个短信,问她和滕子辉相处的怎么样。宁娴说,“一直很好啊!”忽然她心生一丝奇怪:滕子辉的哥们为什么会给她短信问这个呢?过了一会她给滕子辉的那个哥们短信说“为什么问我这个啊?”那哥们好久没回短信。等宁娴下班回到家,都吃完了晚饭,忽然短信响了,宁娴赶紧拿起来,是滕子辉的哥们回的短信,说“没事,随便问问,滕子辉对你好就行。”她更加奇怪了,追着问到底他为什么今天给她发短信还说这样的话。那哥们实在没憋住,就跟宁娴说了一件让她感觉心被瞬间冰冻住的事。

        有些满意,又有些不满王娟的一脸淡漠,林涵对王娟说: “我说件事,你别生气。我看你屁股大,肯定能生儿子。”王娟心里毫不在意,但面上还是做出要打林涵的样子。

有一天晚上,滕子辉跟那帮哥们又去喝酒吃饭,他们是分头去的,到了酒店进了包房,愕然见到滕子辉带着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似乎是个商人,珠光宝气非常时尚。滕子辉似乎没注意到大家的愕然,依旧招呼大家爽朗的笑,大家也不好说什么,事后也没人方便插手问这事。这样的情况出现好几次,那个哥们就忍不住给宁娴发了短信。

        之后一连几天没有联系,王娟继续过自己的。林涵,看着不靠谱,但说实在,不算坏。内心还是善良的。

宁娴听后,整个人僵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滕子辉对她一直那么宠爱,关心备至。第二天,宁娴给滕子辉打电话打算证实这件事,滕子辉一口否认,可是宁娴分明觉得到了他语气里之前很难有的一丝迟疑,她也忽然觉得自己很难相信他说的话。宁娴甚至联想到那些天,滕子辉没有联系她的原因跟这个女人有没有关系。

        周五,林涵告诉王娟周末来看她。周末王娟带着林涵商圈古镇一日游。第二次接触,王娟觉得林涵不坏,可是有些行为却让人很不说服。地铁买票,林涵说:“我不会,你帮我买。”王娟拒绝了。买票时,林涵故意把站名尾音拖得很长。王娟不经意皱紧了眉头。

宁娴的情绪一下子受了很大影响,她变得神经兮兮,激惹易怒,经常想着想着她和滕子辉之间的事就止不住泪流满面。她变得经常给滕子辉打电话,问这问那,滕子辉解释什么她似乎都很难相信他。时间久了滕子辉忽然变得不耐烦,开始不接她的电话,也不回她的短信。宁娴受伤的心里同时挤着落寞,无处释放的疑问,打太多电话的后悔,不打电话还想知道的纠结,这些压力使得她开始患得患失,没完没了的问自己,会不会滕子辉生气她的抓狂,轻视对他的在意?一想到这里,宁娴的悔恨加上伤心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无奈,在那些折磨的时光任自己一日日憔悴下去。

      第三次见面,林涵邀请王娟去他在的城市。王娟不想去,觉得根本不熟悉。以后觉得自己已30岁,了解也要在相处的基础上。答应了。谢绝了林涵安排的顺丰车,自己买了车票,想到也许会见到对方父母,还特意提着一大包东西过去了。

后来他们的联系竟然越来越少,宁娴终于在一个午后,在滕子辉很久没有联系她了之后,给他发了短信表示要分手。滕子辉很快回来短信请求她给自己一个机会。宁娴忽然觉得希望真的就没有了,虽然滕子辉回复短信很快,但这恰恰证明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已经结束了,因为在宁娴看来,滕子辉不应该仅仅在短信里处理这样的大事。

        结果,邀请自己前来的林涵,现实和他原本的计划却不一样。原本两家供应商,却零零散散来了四五家。几波人挤满了办公室。王娟提着大包零食进来,分外尴尬。不打扰别人好一直现在旁边。倒霉的是刚好降温,林涵城市的气温完全不是王娟城市的常规装备轻薄羽绒服抵御得了的。王娟孤零零站着,无聊了,刷手机,冷了,转一转。之后,林涵出来,邀请王娟进屋烤火,看着一堆人为了业务争论不休,王娟拒绝了。最后,王娟受不了冷还是走进旁屋,和几个小女生烤火去了。但这炉子真的很不给力,靠得很近,还是冷。早上刚坐了两小时动车。出门早,到了又挨冻,到了12点,对方在谈事,1点,还在谈事,1点半,王娟受不了了。拿出零食和同屋的人直接分吃起来。

就在宁娴给他发短信表示要分手之前,本打算去看滕子辉,当面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是一切都不用了。她看着滑落在地板上被自己揉皱了的车票,眼泪模糊了双眼,模糊了滕子辉俊朗的脸,也模糊了他们之间曾经的所有。

        许是又冷又饿,大家都不多说,先填饱肚子再说。

之后很久的一段时间,宁娴忽然觉得失去了爱的勇气和能力,那些不见血的心伤将陪伴她走过相当长的一段时光。她的很多不明白其实在当时都有答案,只不过她身在此山看不见一条没有迷雾的路。宁娴的耳边忽然响起张艾嘉的《爱的代价》,是啊,懂得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唯一不同的是,宁娴永远也无法把滕子辉当做老朋友来心疼和牵挂。

        3点半,一行人终于熬不住,开拔吃饭去了。

        林涵的父亲也在公司,席间,他直接说:王娟来了,就在这住一晚。

        王娟没多说,买好了回家的车票。

        7点多,终于到下班时间了,王娟告诉林涵,自己买好了车票,麻烦林涵和叔叔说一声,就不去他家了。

        林涵说: “你要走就自己走,今天走了。以后我们都不要见面了。”

        王娟又一次愣了,大晚上人生地不熟,你让我上哪走!?

        看见林涵父亲在下面一直和林涵说话,招呼下楼。

        王娟气呼呼地下楼了。

        到了林涵家,林涵的母亲和嫂嫂都在,还有三个可爱的侄女。

        嫂嫂热情接待,笑呵呵接过王娟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王娟说不出哪不对,总觉得,嫂嫂和善的微笑中少了点什么。

        第二天中午,王娟得到了热情的款待。饭后却见到了林涵的表哥表嫂。表嫂一直夸林涵人好,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如果王娟愿意,那就带回家去见家长。大人同意,什么时候就把婚事办了。

        王娟只说:他(林涵)很忙,最近没时间。

        婉言拒绝了,内心的委屈却快要溢出来了。

        林涵在一边没说话,就看着王娟一直傻笑。

        表嫂还在一旁说:有车接亲,有路虎,应该还是看得上吧。

        王娟看着时间,快到了。直接拉着林涵的母亲,到了隔壁房间。

        说道:“阿姨,我委屈。”说着泪水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在我的家乡,没到谈婚论嫁是不会到男方家里去的。我的父亲去世了,虽然只有自己,很多事家里人也教过。昨天我过来,一个人,被晾了一天。人有多冷,心就有多冷。他对我不好,我来也没意义。”

        话说一半,王娟看见林涵母亲一边疏远一边说林涵人好,只是嘴坏。

        王娟知道,哪怕所有人口中的大善人。作为母亲,依然只会偏帮自己的儿子,而不会在意一个外人。

      时间到了,王娟终于踏上了回家的高铁。

      刚才她是故意的,在林涵母亲面前哭。人都是相互的,林涵让她不痛快,她也不会当圣母。但说白了,她也觉得幼稚。

      年龄越大,越珍惜生命中的真诚。许多事不会放在心上,看在眼里,明白就好。但相互伤害这种事,王娟真觉得没意思。可是刚才她就做着这种没意思的事。

      回到家中,王娟接到了林涵的电话。直接挂断,心里还有一肚子气。

      说着说着,眼泪不由得又掉下来,这个不靠谱男人。王娟曾经也对他有期待吧。

      王娟在电话一头哭,林涵默默地听着。王娟要求林涵当面道歉,林涵说:我没钱,买不起车票。王娟记住了,来回一百多的车费。林涵没有。

      第四天,林涵来电,位置却更换了,林涵一直在哭,说自己害怕受伤。王娟怒了,你舍不得受伤就让我受伤。王娟心软了,对林涵说,自己找一个人就是要对方对自己好。林涵却说:你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对你好。王娟也记住了。

      冷战持续了一个月,当林涵再来电,王娟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林涵依旧在那说:我觉得你很小气。王娟直接用林涵对自己说的话回击:“我只考虑我自己的感受。”林涵气结:你应该积极点。王娟到:“你对我又不好,为什么要积极。说一个理由,要说服我。”林涵纳闷:“我为什么要说服你。”“你不是说过吗?你和我说一下呢?要说服我。”林涵道:“你简直莫名其妙。”王娟道:“我只是用你和我说过的话对你说呀!”

林涵破口大骂:“神经病。”

王娟道:“从没见面你就宝贝儿,亲爱的,老婆一直叫。现在神经病骂谁呢?”

林涵道:“神经病骂的是你。你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王娟道:“我只在乎我的感受。”

林涵又骂了一句,王娟直接挂断电话了。

王娟不理解,自己用林涵和自己说过的话和他交流,最后却被骂了。

但心里其实挺高兴,林涵让自己感受到愤怒,全部全给他了。

之后,林涵又一次邀请王娟去他家。王娟要求当日来回,林涵订票。林涵答应了。

王娟对林涵早没有了爱慕,此行的目的仅仅是偿还林涵母亲和嫂嫂上次的款待。林涵来异地找她两次,这一次算还给他吧。

这一次王娟受到比上次更热情的款待,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小心眼有点让人无地自容。但她很快给自己找到更好的借口,林涵的表亲过来林涵家做客了。王娟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捎带着招待了。

      下午王娟谎称家里有事,趁早离开了。

      好巧不巧,王娟打的,手机故障,支付宝出问题,捣腾了好一小会。林涵先下车,看着满脸尴尬的王娟。

      王娟彻底看清了,对林涵说:“以后别见面了。”

      “好!”

        犹如惊雷,此时王娟依然对林涵留有期待。

        之后一周,林涵来电,王娟挂断了。

        过几天,又挂断了。

        一次,王娟还是觉得听听林涵说什么。刚接电话,林涵气急败坏地道:“你怎么不接电话?”王娟没有回答。“你怎么把我们的事给介绍人说!啊!?”王娟道:“我信任他。他是我的长辈。”林涵道:“那你说说我哪不好!如果你觉得我林涵配不上你,直接把我拉黑,打入黑名单。”王娟说了几个字,什么也不想说了。林涵还在不依不饶:“那天你对我妈说了什么?你想做我媳妇,就要……”王娟直接挂断了电话。

        王娟拉黑了林涵的微信,附言:如你所愿彻底离开你,我会过得好好的。

        拉黑了林涵的电话。

        不一会,林涵发来一条短信:“有**了不起,你嫁不出去。”

        王娟无喜无悲,也不想对林涵做任何评价。随手截图,发给了介绍人。

        介绍人直说:“看来你们真的不合适。”

        又过了几天,林涵工作来到王娟城市,短信联系她。

        王娟拒绝了。

        几日后,林涵对王娟说:“你没有当我存在,永不在给你打电话了!”

        除了短信,几乎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王娟回复:“我在你面前,你对我漠视,毫不尊重,除了自己的利益,我随时可以被放弃,看不见,不在意,事后连基本的道歉都没有,只有更多委屈。对你好,对你家人好,除了理所当然。更多是不需要。想了解你,被漠视。尊重你,得到的是威胁。对你好,不需要。拒绝你,被谩骂。不敢和你讨论太多。亲爱的,你说我当你不存在,事实是你的言行明明白白告诉我,我不存在,你是这样对待我的。珍惜身边人吧,没有人有义务当另一个人的出气筒。人得罪光了,以后的路只会越走越窄。”

        林涵回复:“电话被拒,你难道也要让我尝尝被冷漠的滋味。”

        王娟回复了之前林涵的话:“有**了不起你嫁不出去。”

        良久,林涵回复道:“算了,不要在纠缠了,我今年要结婚,如果你觉得我不是你的结婚对象,我们也不要在这种男女关系上纠结,”

        王娟道:“恭喜你。祝你幸福!”

        顺便,拉黑了林涵的短信。

        王娟31,林涵30。

        纠结往事不会让自己舒服,但选择性遗忘而不去解决,更让人觉得可怕。

        因为信任才选择谅解,因为期待才愿意继续。

        王娟害怕孤独,也明白30以后的婚姻传宗接代更强过相互陪伴。

        婚姻是一种状态,两个人相处不会因为婚姻状态而改变。如果变了,那这份功利性的好处,在发生问题时又会暴露出来。

        林涵,祝你幸福。

        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你只想找一个女人,无关好恶,能生就行。去你家,我知道,你的母亲嫂嫂除了女主人还有另一个身份,保姆。

        我知道自己直觉中的不对劲是什么了。尊重和在乎。

      还知道,你和我一样,对年龄一样有危机。

        30岁,你要今年结婚,很庆幸,不是我。

        也有些失落。

        我知道你吊儿郎当外表下的善良,也知道你除了家人谁都不信任的不安全感。

        可现在的我不愿成为你的家人。没有尊重的婚姻我不敢接。

        祝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两性,转载请注明出处: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牵挂,感情就